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正文 第2358章 诡异涉罗
    ,

    涉罗岛是位于襄平东的一座小岛,按照地理位置来看,刘封判断应该就是济州岛,历代名有岛夷、东瀛州、涉罗等。

    据水军所报的消息,岛上的人肢体短小,言语与襄平等地又不相同,其人髡头如鲜卑,多养牛及猪,地生五谷,以铁齿杷挖土,不会用牛耕地,百姓多以捕鱼业。

    涉罗岛等依附于百济、新罗等族,百姓乘船往来襄平等地巿买物品,汉军东征之时,陆抗趁势领兵向南进发,将马韩、辰韩、弁韩三支一并扫平,有人逃往涉罗岛,王濬随后派水军征讨,未料一路势如破竹的水军却在这座小岛上遇挫。

    三千水军在涉罗岛上岸之后,不但迷雾漫天,雷电不断,还遇到各种怪物阻拦,甚至士兵会莫名发狂,三日之后水军在折损数百人之后不得不退出涉罗,将军情上报。

    王濬立刻派人打探消息,才知道此岛上有妖人作怪,据说岛上之人自称是东方太白金星的后代,有仙师能呼风唤雨,有神鹿镇守岛屿,岛主自称“星主”,居于岛上最高峰瀛州山顶,与白鹿潭的鹿神生活在一起。

    夏日的海面风平浪静,舰队向东北方向而行,一路上波光粼粼,水鸟相随,碧琪招呼着一大群海豚和各类鱼群跟着,完全不像是出征的海军,倒像观光出行的。

    有碧琪这个天生亲近鱼类的本事,甚至船队都不需要指南针就能出航,有它们带路,什么暗礁、暗流等等都能轻松避开,碧琪的这个能力到了大海之中才发挥得淋漓尽致。

    船行三日,终于看到了海面上的一座岛屿,按照地理方位,应该就是涉罗岛,船队靠近海岛,远处巡逻的海军哨船也在等候,立刻前来会合。

    涉罗岛上的人虽然古怪,但他们也不敢轻易出海与海军较量,他们的那些渔船连海浪都经不起折腾,更不要说面对铁板做成船底的战舰了,碰上去就是灰飞烟灭。

    哨船来报,水军经过半月试探,终于占领岛屿北部的浅滩,那一片地势开阔,有弓箭手和步兵防备,岛上之人不敢靠近,暂时可以安营扎寨,刘封立刻传令绕到北岸登岛。

    海岛北部已经建成水寨,旗幡飘展,守卫森严,王濬在这里增派五千水军供刘封调用,另有将校以上官兵十五人,这些都是跟随王濬多年的老兵,经验十足,军中肃静。

    汉军增设水军为主要兵力之后,建立四大水师,北部以渤海湾为基地建青龙水师,江东以建邺、广陵为基地,在长江出口处建玄武水师,另外还有夷州的南洋水师、交趾合浦以山越为主的白虎水师。

    青龙和玄武水师主要是护卫九州中原之地,南部两大水师为出海做准备,南洋水师已经平定琉球诸岛,正往东瀛岛进发,白虎水师也在不断派出船队向南探查航线,只等时机成熟就可往西洋进发。

    到涉罗岛的水军就是青龙水师所部,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护卫辽东、辽西以及襄平等地,这一片区域从陆路出兵路途险阻,但从水路海湾进发,如果顺风顺水,最快三日便可从南皮到达襄平,大大增强了朝廷对四郡的管控力度。

    水军将领陆邡将岛上情况禀告刘封,陆抗出兵时,马韩有五十四国总十余万户,辰韩、弁韩各有二十国,共计为二十万户,约近百姓百万人。

    汉军平定三韩之后,约有十余万人逃至涉罗岛,周围零星散布的岛屿上也有不少逃亡,朝廷正在发布诏令召集这些逃散之人,眼下就剩涉罗岛的贼人聚众为患,极具威胁。

    陆邡在经过几次试探之后,终于在北部浅滩处登陆,起初也有岛上之人前来骚然,但都被击退,再也不敢前来挑衅。

    他们审问抓来的俘虏,才知道这岛上有一位来自东瀛岛的仙师,能腾云驾雾、隐身遁逃,甚至还会撒豆成兵,更有法术迷人魂魄,岛上的那些迷雾就是这个仙师布下的阵法。

    陆邡派出几个精明的士兵去查探情形,全都有去无回,他们再也不敢贸然进入,便建立水寨紧守不出,待等大军前来再做决策。

    刘封在营外观看,越过这片开阔的沙滩,前方怪石林立,洞穴密布,烟雾弥漫,据他的了解,这个岛就是火山喷发形成的,属于熔岩洞窟地形,所以怪石、洞窟极多,土著借助这些地形藏身其间,确实不好对付。

    当下传令人马休整三日,刘封到中军帐中与钟离权等人商议,如果这岛上真有奇人作怪,必须要先控制此人,不然这场仗根本打得不公平,无论如何,那些迷雾阵法也要破除,才好布置进兵。

    钟离权笑道:“我看此处非但没有丝毫灵气,反而妖气弥漫,想那人学的也是邪术,撒豆成兵不过是障眼法,唯独这迷雾阵颇有些章法,这些交给我们便好,将军只管行军布阵即可。”

    刘封抱拳道:“如此就有劳诸位了,只要岛上迷雾除去,那些土著贼人,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钟离权也不耽搁,马上让众人三人为一组,搭配好之后上岛查探,另外白虎和白蛇、青蛇单独走一路,它们的任务是到瀛州山去寻找所谓的鹿神,这岛上的土著都以白鹿为神祗,收拾了这个东西,自然就能收服人心。

    看着众人各自离营,周处笑道:“白虎对白鹿,倒有些意思。”

    文鸯叹道:“我们只能对付人了,等迷雾破除,看我不把他们杀得屁滚尿流。”

    周处言道:“还是老规矩,你我各领一军,最后看谁功劳多。”

    “怕你何来?”文鸯一瞪眼,冷笑道,“这次可都是步战,不用骑马,你能行吗?”

    “哈哈哈,文将军,你莫忘了我的出身!”周处闻言大笑,“若论步战和水战,在下只恐比你更强不弱。”

    文鸯冷哼道:“哼,这两年我可没闲着,一直在青龙水师练兵,水下的功夫,我现在可不怕你。”

    周处笑道:“改日有空,你我较量较量,我就不信你比蛟龙还难对付。”

    文鸯不屑道:“什么蛟龙,不就是一条蛇么,有青蛇和白蛇厉害吗?”

    周处摇头道:“那两条可是修炼前年的蛇妖,没看都要长出犄角了吗?”

    文鸯捶了他一拳,笑骂道:“那就不要整日挂在嘴上自吹是蛟龙。走,先去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