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 > 正文 一四六、闹事
    知鹤跟苏陌叶大婚的那年,青丘白家又多了一只小狐崽,取名白浅,生的十分钟灵毓秀。

    同样也异常的顽皮。

    如同当年白欣带白真一样,白浅自生下来以后,便由白真带着。

    白真被折颜惯的天不怕地不怕,白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笙笙的缘故,姜秦对白家人也一向客气。自白真当年因为生的好看而得到特殊待遇可随时入秘境之后,白浅也凭借一副好皮相,成功的在姜秦这里拿到了特权。

    又因为她比当年的白真更会撒娇些,姜秦还特意做了一枚牵魂命牌给她防身。

    所以她才三千来岁时,便敢时常溜进秘境。

    只不过别人是进去历练,不达上仙境不能出来。而她则是拿着令牌进进出出的去玩儿,浑然不在意修行。

    姜秦自嫁给东华后,因他粘人的紧,所以回招摇山的时候不多。招摇秘境也交给了大婚后的知鹤跟苏陌叶来打理。

    所以竟不知道,招摇秘境居然还出了白浅这个五万年都没能修成上仙也没死在秘境里的特例。

    直到偶然见到折颜时,听他提起,说是白止恨铁不成钢,准备给白浅找个严厉的师父管教一下。

    才疑惑道:“那小姑娘我也是见过的,极聪明的孩子,怎么会还没修成上仙呢?”

    折颜道:“还不是怪你给她的那枚令牌?她进出秘境不受限制,虽因为你那秘境里面景致殊异,时常过去玩耍。但每每遇到危险便直接捏着令牌就跑。

    知鹤又被她的一番花言巧语哄得对她心疼不已。不忍心像对待别人那样严令她御敌,所以这几万年白浅逃跑的功夫倒是见长,但修为阅历却不怎么精进。”

    姜秦却笑道:“会逃跑就已经是极好的了。那样好看的女孩子,谁忍心让她受伤呢。”

    折颜便道:“就是知道你是这样的,所以白止才不敢找你教她,否则只怕会更加娇惯。”

    “那可定下人选了?”白浅其实天资极好,姜秦倒是有几分想要收徒的心思。

    “这一两日就要送她去昆仑墟了。”折颜却笑着打断了她的念想。

    “墨渊上神?他倒是个好人选,德高望重的司乐战神。苏陌叶当年也在那里修行过。他的徒弟都很是有出息呢。只是我听说,他似乎不收女弟子吧?”

    姜秦虽觉得自己会是个不错的师父,可是若白浅拜在自己门下,她确实对着她那张脸也狠不下心来管教。便也帮着操心墨渊肯不肯收她。

    折颜道:“昆仑墟虽有这个规矩,但看在白止和我这两位同窗的份上,墨渊应该能睁只眼闭只眼。”

    墨渊也确实如折颜所料,睁只眼闭只眼的收下了化名成司音的白浅,作为他的十七弟子。甚至还送了她一把玉清昆仑扇。

    听到白浅成功拜师的消息后,姜秦对东华表达了一下自己也准备收个小徒弟的意愿。

    东华却说,如今没有什么好苗子,让她再等等。

    姜秦虽不觉得自己的徒弟要有多天资卓越,但对收徒一事也只抱着随缘的态度。提了一嘴之后,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何况不久之后,接连发生了许多事情。也让她没有什么心思再收徒弟了。

    这几万年,魔族鬼族很是出了些野心勃勃之辈。他们对资质平庸的慈正统御天族十分不满,因此时常闹些事情出来。

    就连每万年开放一次的招摇秘境,都成了他们寻衅滋事的场所之一。

    他们在其中大打出手,有时候甚至不以通关晋升为目的,只一味阻拦天族中人的历练,对他们围追堵截,甚至追杀。

    当年对天族众人来说,是修炼捷径的招摇秘境,已经成了他们避之不及的地方。生怕在里面遇到魔族或鬼族的人,受了暗算。

    秘境之中的规矩,进入秘境之后各方死伤,招摇山的人都不管。所以这些年包括姜秦在内的灵鹤族人,都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出了秘境后不惹事。

    慈正多次跟姜秦提起这件事情,让她稍微约束一下。

    姜秦却道:“修行本就各安天命,招摇秘境以前或许是登天梯,但也一样存在风险。天君应该庆幸,鬼族和魔族素来不合。

    秘境之中的摩擦只是小事,秘境之外他们的企图才是天君应该操心的事情。”

    此事对姜秦造成的最大影响,就是因为那些人的大打出手波及不少魔兽。她时不时的得去补个货。

    只是这次去白水山,她却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东华找了数万年都没有踪影的孟昊,居然被穿了龙脊锁在白水山的深处。

    姜秦见到他的时候,他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已经神志不清癫狂异常。

    化作龙身疯狂攻击姜秦。

    姜秦一边施法控制住他,一边施展叠宙之术,连通白水山和太晨宫,喊来了东华。

    见到孟昊的这种情况,东华显然也很惊讶。

    孟昊虽神志不清,但一听到东华喊他的名字,还是本能般的沉静了下来。

    东华打开孟昊身上的重重禁制,唤醒了他的神智。

    从孟昊的口中,他们得知他其实是自愿被锁在这里的。就连这白水山深处与外界隔绝的结界都是他自己设下的。

    所以这些年,即便是姜秦都没有打探到他的行踪。

    若不是这次姜秦需要大量补货,进到了深处。又看出了此地有结界,好奇下打破结界,只怕他会在这里被锁到神魂消散的那天。

    孟昊也跟东华大致的说了下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又跟东华请了罪。可是却不愿意跟他回去,只说自己在这里还有要守护的人。

    他虽不多说,但已经找到人了的姜秦,很容易就能从八风中查探到自己想要知道的准确消息。

    只是在心里叹一声,虽然与有夫之妇纠缠不清很是不道德,但他如今也算是在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赎罪了。她作为一个局外人也不好去指责。

    至于他想守护的那个人,因为如今在魔族中的地位不低,过得也不错。所以姜秦和东华也没有多做什么。

    只是临走时,东华对孟昊说,若是有一日遇到难事,依旧可以回一十三天。</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