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人与潮 > 正文 80、食尸鬼
    人间是一座熔炉。

    无数的爱恨情仇在业火中无休无止地焚烧着,人们总是在暴雨中呐喊,在黑暗中奔跑,企图在那众多易燃易碎的杂质中寻找到某些坚硬、宝贵,可以称之为永恒的东西。

    天空下起大雨一场,浑浊的泥水在倾斜的山道上滚淌。

    水的深度不经不觉已经没及脚踝,漫山遍野的树叶和枯草都被这场忽如其来的磅礴大雨压低了腰杆,但抬起棺木的两位沉默的年轻人却并没有止步的意思。

    他们仍然在走,越过陡峭的山坡,来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空地上。

    即便空气被雨水冲洗了多次,但依然残留着一股浓重的腐臭味。

    许多坟墓都被挖开了,原本埋下的棺材被搬了出来,钉有铁钉的棺盖被砸碎,里面的尸体不知道被什么拖出来,在被啃掉了大脑以后,便随意地丢弃在泥堆的一旁。

    “是食尸鬼。”陈学长忽然放慢了脚步,轻声说。

    “这里怎么会有食尸鬼...那种级别的凶煞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的城市附近啊...”

    “就算是出现了,学校和协会的人不应该都能感知得到么?”

    木易迷惑地望着那些被刨开的坟墓,愣愣地看着那些散乱丢弃的无头尸体。

    仅从残缺的躯体判断,这其中的大部分死者都已经分不清其生前的姓名了。

    无名无姓,就像一只只无人在意的阿猫和阿狗。

    “它留在这里很久了,”陈学长压低声音说,“估计是有什么术法屏蔽了它的存在,食尸鬼的煞气很重,不应该没人察觉。”

    “即便只是五阶段的我,从贫民窟来到这里的途中也应该感应到它的波动才对。”

    “但我什么也没感应到。”

    “那会不会就不是食尸鬼,”木易小声地说,“只是一些恰好饥饿的野鬼而已?”

    “不清楚,有这种可能,但不能抱有侥幸心理,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那学长的计划是?”

    “你先回去,向协会汇报情况,我...”他望着水雾涌起的尽头,“就留在这里,把它送回地狱吧。”

    他的声音不容拒绝,在说话的时候,他便已经放下了手中的棺木,转手拔出一把别在腰间的铁制长剑。

    他一声不吭地在雨雾中缓慢行走。

    空漠的水流声仿佛抑制了他的呼吸,在逐渐深入的路途中,残留在他身上的生命特征随之变得越发的稀少。

    彷徨间,他就像是个空白的幽灵。

    站在远处观望的木易不知为何会产生一种错觉,下意识地认为陈学长正在消失。

    随之不断地深入,他的身影也跟着变得越发的虚幻。

    古老的雷霆无声无息地浮露在他的身体上,他提着那把闪烁着电弧的铁剑,平静地踏过一汪积水,然后,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迷雾中的那一道高大的身影,身影也看到了他,但却没有急于对他发动进攻,而是一边看着他,一边用乖张的爪子抓取一具装在木棺里的尸体。

    它把那具尸体的头颅提到嘴边,近乎是要把整个口腔外翻出去那般,张开了它那獠牙密闭的裂嘴。

    下一刻,它上下两边的獠牙猛地切合,瞬间咬掉了那一颗已经开始腐烂的头颅。

    陈学长没有等它吃完的耐心。

    在那一阵阵密切有力的咀嚼声中,他横起那一把剑,目光冰冷地看着食尸鬼那一双浊白色的眼睛,旋即爆冲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甚至能在空气中拉扯出剧烈的音爆声。

    在食尸鬼还没来得及把那颗头颅吞咽下去时,陈学长便抵达至它的身前。

    他在刹那间挥斩出那一把电弧闪烁的冷剑,锋刃切在食尸鬼那漆黑的肌肤上。

    又一个刹那飞逝而过,电光破碎,铁剑犹如遭受重击般被它那硬化的肌肤格挡。

    就此停滞不前。

    咀嚼的声音还在持续,陈学长这风驰电掣的一次杀招甚至没能打断它的进食。

    暴雨狂流,雷霆撕碎了昏沉的天空,陈学长想到要后撤,重新组织进攻。

    可已经晚了。

    食尸鬼没有给他撤退的机会。

    早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它的肌肉便已膨胀到了某个极点,血管随之爆凸,滚烫的气息甚至蒸发掉许多淋落在身上的雨水,仿佛流淌硬化血管中的不是血液...

    而是灼热的铁水。

    它高高地扬起一只肱二头肌几乎都要涨爆的手臂,体内燃烧的温度一涨再涨,它的拳头热得像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块。

    它把这一记充溢着死亡的拳头迅猛地砸在陈学长的身上,轰烈的音波顷刻间震碎了在风中飘摇的雨水。

    陈学长就这样被它一拳打飞了出去,跌跌撞撞地泥泞的道路上翻滚,冲碎了无数座歪歪斜斜地插在泥地上的墓碑,最后闷沉地撞在一棵老迈的大榕树下。

    哪怕是沉默了多年的大榕树也因为这一次的撞击而发出嘶哑的悲鸣。

    枝叶被冲击力震得摇颤不止,水珠从叶片上掉落,淅淅沥沥地坠向大地。

    宛若一场雨中的雨。

    陈学长禁不住吐了一大口血水,瘫坐在暴雨里剧烈地呼吸。

    在拳头命中他胸膛的那一瞬间,他上半身的衣服便已经被那依附在拳头上的高温烧蚀出一个狰狞的圆形。

    裸露出的胸膛,在他飞速往后倒飞时,不经不觉沾满了恶臭的泥沙。

    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被这头恶鬼打得狼狈不堪,他依靠在大榕树的树干上,细致入微地感受着来自大地的震颤。

    不多时,他抬起眼睛,看到了那头黑黝黝的恶鬼正快步朝他狂奔过来。

    它的啸声尖锐贯彻冗长的水幕,扭曲的声音在风中狂摆,充斥着喜形于色的激动,它似乎是觉得自己吃定这个年轻魔法师的脑袋了,它估计已经在幻想这一颗脑袋的滋味,在犹豫着究竟是杀了他再吃他的脑袋好,还是吃了他的脑袋,顺手杀掉他好?

    木易惊恐万分地望着距离自己不远的那棵摇晃的榕树,他想跑过去帮助他的陈学长,但心中的呼声却在拼命地制止他不要冲动,他这三阶段的实力,在这头恶鬼面前压根儿就不够看。

    可就在他劈开完难,斩断犹豫,准备冲过去的时候...

    他看到了陈学长在雨水中站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的表情在雷电交加的苍白片刻里显得格外的幻灭,脸上没有恐惧,也没有平静,有的只是狂热的欣喜。

    他死死地看着那头恶鬼,一如猎人看着自投罗网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