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三章·血胭脂
    待到丁香把那两个从凉州物色来的丫鬟带走,不多时豆蔻便给我端来了晚膳。这会儿已经月高风黑,说是夜宵才算合理。我坐在桑木凳子上朝外打望,看了一会儿始终没瞧见我想见的人。

    豆蔻略一思索,与我说道:“公主,魏舍人先前说身体有些不适,此时估计已经歇下了吧。”

    “连着和我一道骑马赶路这么长时间,也确实难为他了。告诉厨房给他煨一盅合欢肝煎汤,等他明早起来了便送过去叫他了,你亲自去盯着他喝。”我说完,就低头开始吃自己面前的这碗粥。

    我只用了小半碗便没再吃了,豆蔻在旁边奇怪的看着我:“公主怎么不吃了,可是这里的厨子手艺有不好的地方?”我转头借着烛光无语的去看她,这丫头才几天不见,都敢质疑我的决定了。

    我没和豆蔻这傻姑娘解释那么多,只说夜里吃多了容易积食,就把她给蒙过去了。

    外头夜色正浓,我借着屋檐上微弱的烛光寻了半晌才找到魏峥住的那间屋子,我在门外的廊檐下站了许久。我知道魏峥其实根本没有睡,他心中藏着事憋着一股郁气,怎么会睡得着呢。

    我也不知道究竟在门口站了多久,直到我被风吹得开始打喷嚏了,才发觉甘州的夜晚这样冷。

    魏峥拉开门,手上拿着一盏刚刚点亮的烛灯诧异地看着我,他急忙回过身去把手中的灯盏放下了,取了一件自己的外衫来给我披上:“甘州夜里风大凉的很,公主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

    “阿峥,我冷。”我把一双被冻地发红的手递了过去。

    从小到大,只要我说一句冷,魏峥便会将我的手握在他手中暖一会儿。

    今晚他却没这样做,只是和我说:“公主冷的话,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臣送你回去。”

    我的手离他只有半尺的距离,此时又是一阵冷冽的夜风吹过来,我委屈地望着他。我知道这个男人最终还是会心软的,在我旧疾隐隐发作之后,便将我带到了他的房间里给我找毯子。

    我裹成厚厚的一团坐在屋中,悄悄地把脚伸出来叫他瞧见:“阿峥,我要从戎。”

    “行伍匹夫粗俗不堪,公主千金之躯怎可去那样的地方。”魏峥坐在我面前,明知道我是故意把脚伸出去的,还是认命一般的把我的脚放到他怀里用体温给我温着。

    我见他特地又将屋中其他的灯点亮,还在我与他共处的中室放上了璀璨耀眼的明珠照明,便不由得一阵好笑又委屈。魏峥其实是喜欢我的,去岁我笈笄的那晚,他不知与谁对饮喝醉了。

    我去他屋中寻他,想他再去给我煮一碗红糖酒酿圆子,却突然被他一下扑倒在地。他约莫是记得那一晚的,我那样真诚的回应过他的亲吻,在我心里从来没有在意过他的宦官身份。

    我喜欢他,恰好他也喜欢着我,但身份之别还有难以启齿的隐言,让他不敢再向前一步。

    我将身上裹着的毯子弄掉,一手撑地一手伸向魏峥的衣领抓住了,我眼中倒映出他面上惊讶的表情,以及眼眸里羞涩且喜悦的神色。

    我用手勾着他的脖子与他相拥,他如一个清纯少年,在我的勾引中慢慢地红透了脖子:“阿峥,你于我而言,无比重要!所以,请不要瞧不起自己,也不要放弃喜欢我呀。”

    魏峥的手在我后背上用力抓了一下,又轻又疼,但他没有再松开我:“阿玉,我心甚喜你。”

    我知道门外有人正看着这一幕,但我一点儿也不在乎,甚至毫不介意别人知晓我和魏峥的关系。阿玉是我的乳名,是哥哥慕容瑛给我起的,魏峥说过,我是他心头的珠玉,如获至宝。

    他太累了,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点了他的睡穴,然后他的身体便朝我这边倒了下来。

    门外的人这才出声:“永寿公主,在下这双眼是否恢复地不算好时机?”

    “你千方百计拉着我登上你的贼船,怎么反过来却让我做了船长?安莲止,你莫不是当真以为我慕容璐是单纯好骗的不成!?”我动一动手指,寂静的夜色里很快跳出来两个黑影。

    安莲止诧异道:“咦,竟是燕影卫!”

    燕影卫乃我大燕朝历代帝王专属的影卫特务机构,他们的直属上级是皇帝本人。

    我父皇那个小气鬼才不会把最顶尖的燕影卫指派给我,不过是让身为燕影卫首领的燕一从燕影卫中,给我抽了两个手脚还算利索的人暂且使唤使唤罢了。

    魏峥也是燕影卫中的人,我虽然不知道他在燕影卫中的排名和代号,但估计不会是在十八卫以下。

    两名燕影卫帮我把魏峥扶到了卧榻上,在我与安莲止说完话,回过身来打算重新去看看魏峥时,他们又很快消失。

    安莲止的眼瞳确实是墨绿色的,在月光下所见,才会呈现出来的墨绿。深邃又清澈的墨绿眼瞳里,渐渐反衬出我的形貌来,“安阁主,你还有事?”

    “三更半夜,公主千金之躯常留内宫宦官居所,是否要在下送殿下一程?”

    我起身从魏峥的房间里出来,“风华阁的其他人知道他们的主子如此八卦么?多谢阁主的好意,有月光指路,本宫自己回去即可!”

    “公主如此说,可真是伤人心啊,若不是碰巧遇到沉鱼姑姑说找不见公主,在下又何必多此一举,平白惹公主你生气呢。”安莲止不说这话还好,叫他提起沉鱼之后,我更恼了。

    我原本就是要让沉鱼来亲自瞧见这一幕的,这个该死的安莲止!

    我大概是大燕史上最倒霉的公主了吧,等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沉鱼坐在椅子上愁苦着一张脸望天。

    “公主,是不是奴婢们没有伺候好您,才让您大半夜的一声不吭到处乱跑……”

    “又来了又来了,沉鱼你好啰嗦呀!我这不是好生生的回来了吗,乖来笑一个,别愁眉苦脸啦。”

    真的,我宁愿和东宫里的那头白虎玩赛跑,也不想哄自己的宫女。

    沉鱼鼻息一阵抽抽嗒嗒:“公主…这儿可不是长安,也不是皇宫啊,在这里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你要是出了事,奴婢们左右不过是两眼一闭头点地,可是您……”

    我知道沉鱼会很啰嗦,所以我也不跟她继续争辩了。

    我去睡觉,睡着了啥也听不见了。

    睡觉不香吗?</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