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战少,一宠到底! > 《战少,一宠到底!》 正文 第1422章 1422 是不是该负责任?
    床上的女孩,在一团凌乱的被子中坐起来,目光迷离,眼底连焦点都没有。

    她身上穿的是轻质薄纱睡裙,薄薄的衣料,完全挡不住身上万种风情。这

    凄迷的目光,柔弱无骨的身子,急促凌乱的呼吸……该死!这丫头竟然打扮成这样,想要勾引男人不成?

    不,她现在确实就是在勾引男人,勾引他!张

    新河送给他的女孩,为什么会是她?安

    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只知道,好热!

    床边好像有个人,只是看不清楚五官,但现在,她一点都不想看清楚,她只知道,自己好热,快要热疯了!用

    力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却一点都扯不掉,身上那份炙热的气息不仅没有半点停歇的一起,甚至像是一把火,越烧越旺。“

    热……”“

    需要我帮忙吗?”战慕白走了过去,大掌落在她的下巴上,把她一张小脸勾了起来,“嗯?”这

    张红扑扑的小脸上,竟然施了一点脂粉,上了一层薄薄的淡妆。不

    让人觉得化妆品将她的脸弄脏,反倒,给她添了一份平时没有的妩媚气息。这

    样的气息,让他浑身血液顿时沸腾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安缨顺着他的力量,抬头迎上他的目光。想

    要将他的五官看清楚,但,好像根本不可能。

    药力在身体里不断膨胀,那团火越烧越旺,她动了下唇,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要……”男

    人一下将她扯入怀中,沙哑的声音,从耳际灌入:“记住,是你求我的!”

    ……

    是你求我的,这是什么话?什么意思?她

    好像想着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很久,就像是想了整整一夜那般。

    想到醒来的时候,头痛,身体痛,哪里都痛……

    “好疼……”被子里的女孩皱着眉,纠结着一张小脸,慢慢睁开眼眸。好

    不容易真的清醒了,下头一看,却吓得整个人魂飞魄散的,差点被眼前的一幕吓晕过去。身

    体很疼,那种酸痛的感觉太熟悉,好多记忆一下子就涌入了脑际。她

    已经不再是单纯不懂事的小丫头,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浑身一点遮挡物都没有睡在被子下,身体还是这种感觉,这代表着什么,还能不明白吗?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到底是谁……是谁祸害了自己?张

    新河……昨天晚上,最后一个见到的人,是张新河!一

    下子,安缨心如死灰,整个人彻底凉透了,也是彻底绝望了!难

    道,真的是张新河?浴

    室的门刷的一声被打开,一道修长熟悉的身影从里头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条干毛巾,正在擦头发上的水珠。

    看到他的那一刻,安缨心里百感交集,震撼,不敢置信,不知所措,最后,竟然是庆幸……

    不,她在庆幸什么?怎么会是庆幸?

    难道是因为,自己以前也没少被他欺负过,所以现在,知道祸害自己的人是他,至少还不至于绝望到活不下去?毕

    竟,如果真的是张新河的话,她……她真的会活不下去……“

    醒了?”战慕白走了过去,将毛巾丢在一旁的椅子上,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香

    肩半露的样子如此蛊惑人心,大清早的,又想来祸害他?不

    对,现在已经不是大清早,看起来很晚了,快中午时分?见

    他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打转,安缨下意识将被子揪紧,将自己严密裹住。

    抬头看他的时候,她鼻子都酸了:“为什么?”

    “你主动的。”他要过去,但这丫头看他的眼神满满的全是防备的气息,防他就跟防狼似的。“

    怎么?现在吃干抹净了,就开始翻脸不认账?”

    “你胡说什么?”什么叫她主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到底都做了什么。倒

    是有句话,一直在脑袋瓜里盘旋:是你求我的。好

    像,昨晚真的有人在自己耳边说了这句话,但,她求他?怎么可能?“

    看来,你已经不记得自己昨晚做了什么,嗯?”战慕白扒了扒落在额前的短发。

    头发没有擦干,短发上还有水珠在落下。不

    得不承认,这样的八爷真的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但现在的安缨,哪里还有心思关注他的容颜?

    “我是不记得,可是,我绝对没有……”

    “既然你自己都不记得,哪来的信心肯定自己没有?”“

    就算有,也一定是被人下药了!”印象有点迷迷糊糊的,好像想起来那么一些画面,她主动抱着他,似乎真的是自己主动的!

    安缨心情很复杂,懊恼,难过,痛苦!

    猛地抬头看着他,她眼底怒火渐渐燃起:“你和张新河合谋害我!”“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战慕白挑眉,斜睨着她。安

    缨咬着唇,眼角有点热,但,自己知道,可能性真的不大。

    八爷如果想要她,可以直接用强的,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唯

    一的可能性便是,张新河那混蛋为了讨好他,将自己迷晕过去之后,送到了他的床上。

    “那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自愿的。”她一定是被人下药了!要不然,脑海里怎么会有自己主动抱他的画面?

    而这个混蛋,明知道她不是在正常情况下抱他,竟然还真的将她……他根本就是在趁人之危,他这个坏人!

    “你是自愿的,你亲自开口求我。”关于这点,战慕白是绝对的一口咬定。

    “我是被人……”

    “不管你是被人下药还是下了降头,又或者根本就是你自己心甘情愿,事后否认,你开口求我是事实。”

    是事实,就不能抹杀,不是他那么喜欢强迫她,不过是帮她解决问题,满足她的需要而已。

    真把他当成禽兽了不成?禽兽会询问她的意见吗?

    禽兽,都是上来直接用做的,向他这么斯文,还等她点了头再开始?他

    慢条斯理,将她额前凌乱的长发拂开:“既然是你主动,那么现在,应该是我被你祸害了,你是不是该负起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