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总裁爹地宠上天》 正文 第1739章 愿世界温柔待她
    杨楚楚抿嘴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样说,她觉的莫名的安心,他在害怕,害怕她会离开。

    “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对你的感情从来没变过,倒是我很害怕,害怕哪一天,你会不要我,我之前做过一场梦,对我来说,记忆犹新,梦里你放开了我的手,我一直在追着你跑,可你离我越来越远,最后我再也找不到你了,那个梦,让我很害怕会变成现实,所以,那天早上起来,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要生下一个我们的孩子,哪怕有一天你离开我了,我至少还有一个身上流趟着我们血脉的孩子,他肯定不会离开我的。”杨楚楚目光望着一处,带着一抹忧伤的说出了一件她觉的这辈子都不会说的事情。

    洛锦御震讶的看着她,这件事情,她怎么从来没提过?

    难道她跟自己生孩子,就是因为做了一场梦?

    杨楚楚说完,满脸羞赫,觉的自己说这种话很傻。

    “楚楚,这就是你迫不及待要孩子的原因?”洛锦御为此表示受伤,还以为她是爱他爱的不行才想要孩子呢。

    “差不多吧,那天早上醒来,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了一根针。”杨楚楚抬眸笑看着他,说出了自己的窘事。

    洛锦御胸口起伏的厉害,他急需要掐一下人中自救了,这个小女人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你别生气啊,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杨楚楚见男人脸色不太对劲,她赶紧解释道。

    “你爱我的方式,可真特别。”洛锦御无奈的笑了起来,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种方式吧。

    杨楚楚低头笑出了声:“我说了这么窘的事情,你可不许拿这件事情来取笑我?”

    “不会,我只希望你下次别做这种梦了,不然,我们的二胎就又会以这种方式到来。”男人苦笑起来。

    杨楚楚:“……”

    还说不取笑她的,这不就是变着法儿的笑话她吗?

    “好啦,开玩笑的,别当真。”洛锦御赶紧伸手摸摸她的长发,温柔安慰。

    杨楚楚白了他一眼:“我中午约了我妈吃午饭,商量婚事,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我中午有会议要开,可能赶不过去,你跟你妈好好商量就行,把结果告诉我就好了。”洛锦御对于婚事,完全是听从杨楚楚的要求,他是没要求的。

    “那行,我先走了,你可得老实点哦。”杨楚楚说完,还故意像女王似的伸出一根手指,挑了一下男人坚毅有型的下巴。

    洛锦御表示无语,这个女人有时候可爱的招人喜欢,有时候又调皮的让人头痛。

    “放心,保证老实。”洛锦御附身,在她微仰的脸上亲了一口,像是宣誓。

    杨楚楚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了。

    她约了母亲中午在餐厅见面,程盈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自从方洋这件事情解决好后,她的生活就有了另一番起色,程盈本来就漂亮,气质很出众,如今她一出场,在别人眼中,就跟杨楚楚像姐妹似的,半点不像母女。

    “妈,我看你脸色红润,有喜事啊?”杨楚楚立即笑眯眯的问她。

    “算有吧。”程盈现在也是无事一身轻了,以前有个不听话的女儿要教育,搞的她有些头痛,现在,这个女儿完全的交给了洛锦御去照顾,她倒是闲的不行了,她也是时候抓住一点美好年华的尾巴,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了。

    “妈,你交男朋友了?”杨楚楚一双眸子睁大,又惊又喜的问。

    程盈立即神神秘秘的把手机拿出来,打开一张照片,放到了杨楚楚的面前:“如何?帮妈妈把把关吧。”

    杨楚楚立即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照片上的男人,目测四十多岁,气质儒雅,五官端正,倒是一表人才。

    “妈,他做什么工作的?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妈妈要交男朋友了,杨楚楚可是比谁都关心,也很替她高兴,她终于要开始她全新的人生了。

    “是在一场工作交流会上认识的,别人有意介绍我们,我当时是很排斥的,可后来见了面,聊了几句,发现两个人的三观挺合的来的。”程盈一边说一边端着咖啡喝了两口,人一旦沉浸在感情的世界里,身上就会有一种温暖的气息,程盈现在的状态,就是给人积极向上的样子。

    “妈,很开心你能走出来,不再被过去所累了。”杨楚楚眼眶有些酸,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母亲的身上看到这种很放松的气质,以前的她,都是绷着一根神经在过每一天的,自己的不懂事,公司的事又多,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看来,上天还是公平的,不会让一个人永远都活的那么累,会给她开一扇窗,让阳光照进来。

    程盈端着咖啡杯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抬头看着女儿,轻笑起来:“楚楚,你真的是长大了,懂事了,妈妈好欣慰,看来,洛锦御这个女婿,我是真的找对了,以后,你就由他负责了,妈妈无事一身轻,是该考虑一下我自己的人生了。”

    杨楚楚抿唇笑了笑:“妈,要不,我把姓氏改回来吧,我随你姓,反正这件事情也过去了。”

    杨楚楚的姓氏是随了别人的,当年程盈生了孩子,家人为了不影响到她的前程,就随了别人的姓,可后来,程盈不舍得把杨楚楚送人家带,就又把孩子要回来了,但户口本上的姓氏却是改不过来,所以,一直以为,杨楚楚还是姓杨。

    “没事,我不在乎你姓什么,你是我女儿就行了。”程盈微笑说道。

    “对了,我找你过来,是想跟你说说,我和洛锦御打算近期结婚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吗?”杨楚楚立即笑着问她。

    “要结婚了?好啊,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谁提的?”程盈顿时为女儿感到高兴。

    “洛锦御的妈妈提的,我们没意见,婚礼策划已经洛锦御已经找人去做了,趁着肚子还没鼓起来,把这事先办了,我也能安心一些。”杨楚楚低头看了一眼肚子,有些不好意思。

    “你跟洛锦御说了是儿子的事吗?他怎么想的?”程盈也早就做好当外婆的心理准备了,只是,一想到女儿要经历生育的疼痛,她就揪心,可这是每一个女人必经之路,她只希望小家伙不要太折腾自己的母亲了。

    “说了,他看到你上次买的衣服和玩具,就猜到了,我只能说实话。”杨楚楚忍不住笑起来,洛锦御为此事还生气了。

    “儿子好啊,儿子好。”程盈感叹着说,不是她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只是觉的儿子不需要经历生育的痛苦。

    杨楚楚自嘲道:“妈,你会不会觉的我很现实?”

    “不会,唐棋肯定也希望你怀的是儿子,这是每一个婆婆都希望的事情,楚楚,说实话,我还是心疼你的,唐棋对你肯定还是有要求的。”程盈做为母亲,也感到很无奈,很无力,她多希望这个世界对自己的女儿温柔一些,可她办不到,只有自己是真心疼她的。

    “好了,妈,我们商量的是婚事,就不扯这些伤心事了。”杨楚楚倒是想的很开,反正做人家儿媳,还是得拿出对婆婆的一份尊敬来的。

    “我当然没意见了,如果需要我帮忙的,你只管说,不管是出钱还是出力,妈妈都会出的。”程盈温柔的说道。

    “当然不能要你出钱了,给点意见就行。”杨楚楚笑嘻嘻的答道。

    “我的钱,未来也是留给你的你孩子的,你还客气什么啊。”程盈也跟着笑起来。

    杨楚楚听了这话,又心酸,又幸福,妈妈为她真的付出太多了,余生,她要好好的陪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