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正文 第4843章 忘恩负义的小陈
    云娴惊讶道:“你作为人子,却连自己父亲的命也不顾,你未免太狠毒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田秉涵目光眯缝了下,眼神中透着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云娴问道:“刚才你用云音螺通知的人是谁?”

    “三公主云雪。”田秉涵直言不讳道。

    “什么,三姐/三公主?”

    云娴、秋心、冬心三人,异口同声发出惊呼。

    虽然云雪处处刁难云娴,但她毕竟是云光族的王族,怎么会投靠天行族呢?

    云娴心神巨震,诧异道:“三姐她……”

    “不用惊讶。”

    田秉涵打断云娴的话,冷笑道:“就连她的父亲云巅,也已经和天行族联合起来,她又怎么会继续效忠云光族。

    而且,你以为这次狩猎,真的只是为了狩猎吗?

    肖栩召集你们的目的,就是要给我和云雪创造机会,将你抓起来。

    你的父亲和你的六位哥哥最在乎你,而他们又掌控云光族的军事重权,只要用你威胁他们,云光族就不攻自破了。”

    这番话,再次令云娴脑袋嗡嗡作响。

    沉默了好一会,她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二伯他竟然背叛云光族,他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活命、野心。”田秉涵回答了云娴的问题,道:“外来者和天行族联手,绝不是我们云光族可以抗衡的。如果负隅顽抗,最后所有的王族,都会被诛杀。云巅的决定很聪明,只要他当内应,到时候,他就会被天行族封为诸侯,统领云光族的领地,号令降服的云光族人。”

    “他竟然……”

    云娴叹息一声,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摇头道:“身为王族,二伯却还不如田将军。”

    “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能说,我父亲不如云巅识时务。”田秉涵冷笑道。

    秋心怒不可遏地骂道:“你们这些胆小鬼、叛徒,以后都不得好死。”

    田秉涵狠狠地瞪了眼秋心,打算收拾这女婢一顿,他正欲迈步走过去,云娴却问道:“既然三姐和你联手,那她为何还未现身?”

    田秉涵目光在秋心身上转过,然后对云娴笑道:“这会只怕云雪正和你那男仆颠鸾倒凤,哪里会那么快过来。她可是个真正的欲女,即使我让她赶紧过来,她也不会着急的。”

    “她和小陈在一起?”云娴惊讶道。

    田秉涵点头道:“对呀,很惊讶吗?昨晚她和我玩乐的时候,说对你那俊俏的男仆十分感兴趣。以她的姿色、地位,只需一个眼神,你那男仆还不乖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任其驾驭。”

    听到这话,秋心怒骂道:“小陈这个混蛋,居然忘恩负义,做出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他不是好东西。”

    “呵呵。”

    田秉涵不屑一笑,斜睨了眼云娴,道:“如果不是你暗中贪恋男色,也不会藏个男仆在殿中。想必昨晚,你已经尝过了那人的滋味,不知如何?”

    云娴面色刷的红了,咬牙切齿道:“你别胡说,我之所以收留陈阳,只是因为对外面的世界感兴趣,想要询问他,对他并没有其他任何意图。”

    “这种话,也只有你自己信。”田秉涵摇头道。

    秋心怒道:“田秉涵,你个混蛋,休得把七公主和你、云雪这种垃圾相提并论,她不是你们这种背叛民族的人,可以……”

    啪。

    没等秋心把话说完,田秉涵瞬息出现在她面前,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她整个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这才停下来。

    只见秋心半边脸颊破裂,鲜血满脸,看起来十分狼狈。

    可她的一双眼睛,依旧是恶狠狠地盯着田秉涵,冷声道:“就算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你是个胆小弱者的事实。”

    “看你有多嘴硬。”

    田秉涵走上前,一把抓住秋心的衣领,嗤啦把她的衣服扯开,只剩下里面的亵衣亵裤,包裹这挺拔的身躯。

    秋心不怕死,但却在乎自己的贞洁。

    她面色刷的变了,吼道:“田秉涵,你干什么,你如果是男人就杀了我!”

    “你和冬心虽然姿色不及三公主,但也颇为俊俏,我哪里舍得就这么把你们杀了,当然要好好品尝一番,然后才割下你们的人头。”

    田秉涵脸上露出贪婪的笑容,蹲下身来,手指勾住了秋心的下巴,道:“你这副凶悍的样子,我非常喜欢,不过,待会你别哭就好。”

    “住手!你住手……”

    七公主、冬心大惊失色,慌张大喊道。

    田秉涵笑道:“反正云雪还在品尝那外来者,我大可好好玩弄你们一番。”

    “住手,你这个混蛋,住手!”

    云娴大声地嘶吼着,她着急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秋心、冬心都追随她多年,虽然是女婢,但实际情同姐妹。

    此刻当着她的面,秋心被人侮辱,她哪里看的下去。

    “杀了我,你杀了我。”

    秋心怒吼着,目呲欲裂。

    此刻她不能动弹,这是她唯一的抗争。

    秋心喊得越痛苦,云娴越揪心,她咬牙道:“田秉涵,你不要伤害秋心,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这句话,终于奏效。

    田秉涵已经把秋心的亵衣扯开,露出了圆润的肩膀,他突然停下来动作,回头看向云娴,笑道:“你说得很对,我应该先品尝你,想必你会比云雪那个荡.妇,更有滋味。”

    说完,田秉涵嗖地移动到云娴面前,没等云娴回过神,他一爪扯破了云娴身上的劲装,露出了粉色的亵衣亵裤。

    “啊!”

    云娴大惊失色,失声大喊。

    秋心、冬心情急不已,连忙道:“田秉涵,你不得侮辱公主,你冲我们来!”

    情急之下,秋心、冬心只想用自己,来替代云娴受罪。

    田秉涵用手捏着云娴的下巴,打量着这张精致可爱的脸蛋,道:“你的两个女婢,可真是关心你,不过,我还是决定,先让你侍奉我,然后再对付她们。不过你放心,我身体好,一定让你们都满足。”

    云娴心里充满了恐惧,已是吓得不知所措,只是盯着近在咫尺的田秉涵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