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31 莽猿功
    莽猿劲、,莽猿吐息术,这二者相合,就是三河帮内部普及的肉身奠基功法莽猿功了。

    这是一门炼体法门,可以把肉身修炼到圆满,可以冲击内气境界的地步。

    皮膜、筋骨、五脏,都有涉猎!

    当然,这门功法算不上出彩,甚至可以说在诸多炼体功法之中是垫底的存在,唯一的长处,怕就是根基尚算扎实。

    莽猿功修炼缓慢,即使认真修行,天赋也不错,修炼到大成地步,往往也需几十年。

    而且就算修炼到大成,肉身强度也远不能与某些强悍的功法相提并论。

    另外,人的身体从三十岁就开始走下坡路,虽说四十岁之前不能进阶内气境界,终身无望。

    但实际上,三十岁就已是普通人的极限。

    而修炼莽猿功的,几乎不可能在三十岁之前达到大成。

    在三河帮内气高手中,也几乎没人是单纯依靠莽猿功进阶的,丹药、其他功法的辅助,同样必不可少。

    这些,申独并没有告诉孙恒,他也并不觉得孙恒有希望成就内气境界。

    甚至就连功法的传授,申独都显得十分敷衍,在确定孙恒记下功法,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就把他赶了出去。

    那捏住功法要诀,一点点的传授,这样才能让孙恒一直给自己卖命、挣钱,这是上位者的必修课。

    至于这么做,会阻碍了手下人的前途,这点又岂是他会关心的?

    怕是手下人天分惊人,反而会引起申独的担忧。

    只可惜,他终究是低估了孙恒的天赋。

    夜晚的房间里。

    孙恒点燃油灯,把完整的莽猿功一一默写下来,随着手腕的有序转动,他心中激荡的情绪也渐渐平复。

    良久,以上一世文字书写的莽猿功,密密麻麻占据了数张纸张。

    闭上双眼,脑海中回忆此功的关窍,片刻后,他已来到房屋正中,开始尝试着修炼这门功法。

    莽猿功的功法描述当中,有不少地方有着歧义,可以有几种解释,但除了寥寥几处,其他地方申独都未点明,需要慢慢摸索。

    常人如若没有师傅指导,胡乱修炼的话,怕是功没练成,五脏就已受损,身体也就废了。

    不过这难不倒孙恒。

    以他对身体的感知,但凡出现差错,都可提前发觉不对,多做几次尝试,就能找出正确的路子。

    千言功法,多是气息运转、锻炼内俯之用,孙恒依照功法,一点点的开始了尝试。

    如此一试,就是七日!

    这七日之中,他每天白日里正常巡视狼毒鞭制作,拜访黄莫、申独,一切正常。

    其间,他也曾向申独询问过功法的关窍,可惜申独总是顾左右而言,如果问的急了,还会训斥孙恒一顿,让他不要好高骛远,先把学会的吃透再说。

    如此,孙恒也就对他死了心,继续独自专研。

    七日之后,深夜。

    孙恒扎着马步,手臂轻轻下沉,体内气息依序鼓荡,在五脏之间轻微震动。

    某一刻!

    “噗!”

    孙恒口一张,一口带着些许不明物质的黑血就喷了出来。

    口中喷血,孙恒的脸上却露出欣喜之色,双眼明亮,精神焕发。

    他明白,莽猿功终于入门了!

    吐出黑血,是洗伐内脏的开始,待到杂物彻底清除干净,以后自己的内脏就可重获新生,在功法持续修炼之下,越来越强。

    默默感受一下身躯,整个身体都处在一股温热之中,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皮膜筋肉,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

    甚至,就连他那进无可进的皮膜强度,也有了长进。

    这种进度很慢,孙恒却感受明显,心中更是欣喜。

    只要保持这种进度,孙恒自信,他绝对可以在数年之内,肉身成长定型之际,就达到功法所述的大成境界!

    而皮膜筋肉的强度,还要超出!

    这对其他人而言几乎不可能,但孙恒却有把握做到,一如他把莽猿劲修炼到现在的地步。

    营地里,申独、雷天来两人,已经把莽猿功修炼到大成,皮膜、筋骨、五脏都已经达到人体巅峰状态,每一个都可以在前世吊打一众极限运动选手。

    而孙恒,皮肉的强度怕是已经超过他们,但筋骨、内脏的支撑不足,论起整体实力,自是不如。

    如此又是十天过去,经过如此长时间的休养、准备,终于又到了进山的时候,而此时的孙恒,体内五脏也洗练完全,开始一步步壮大。

    这一次进山与上一次不同,梅山药铺的人,显然是打定主意要一次性进山采集完药材。

    所以,这次不仅仅会在山里待的时间会很长,人数也比前次多了很多。

    将近五十人的队伍,其中有着不少攀山越岭的好手。

    孙恒目光转动,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禁微微眯眼。

    申独、周景,他们都参加,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周景竟然没有跟自己提起过这事!

    “孙师弟!”

    黄磷恰好也把目光转了过来,当即迈步朝着孙恒走来:“听说申师傅传你真正的莽猿功了,不知道入门没有?可需要师兄教教你?”

    他语气轻佻,态度居高临下,一如往日,只不过话语间的冷意,更重了一些,也让孙恒越发感到不对。

    “不劳师兄了。”

    压下心中的情绪,孙恒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师弟初学乍练,还需要时间入门,不敢劳烦黄师兄。”

    他目光转动,放在黄磷身后的一个小胖子身上:“张师弟,想不到这次你也跟着进山?”

    此人却是张重九,曾与他一起入门,不过最近几年一直待在城镇药房那边,倒是不怎么见过。

    “孙师兄。”

    看着孙恒,张重九也是一脸复杂,当场一起入门的几人,可算是各有各命了。

    二丫与他暂且不提。

    当初跟他关系最好的陈铁鹰早早病逝。

    两人共同心慕的对象初夏,因为出落的水灵,会讨欢心,如今已经成了药铺陈少爷的房中人。

    石少游跟着内务师傅已经开始诊病,前程远大。

    而孙恒更是早早的攀上申师傅,如今眼看着就是正式弟子了。

    如此种种,让小小年纪的他也是忍不住心思起伏,复杂百变,羡慕、嫉妒、恨,兼且有之。

    他低下头,小声开口:“雷师傅说,这次进山人手不够,所有从药房那里找了几个人来,这边狼毒鞭的进度不能耽误。”

    “是这样啊!”

    孙恒点头,也没有多言:“我去见过黄前辈,黄师兄要一起吗?”

    黄磷当然不会放过与黄莫攀谈的机会,即使看孙恒不顺眼:“当然要去。”

    在黄莫身边,还有着一位内务的年长之人,已是四十多岁的年纪,正躬身述说着这次进山的计划。

    “我会带一多半人去猴子谷、无回崖,前辈只需赶往千刃峰即可,到时候晚辈也会尽量多采集一些血红花,前辈那边只要能采集到十株就行。”

    这位名叫陶颂的男子,也是药铺的老人了,常年进山采药,也是一把好手。

    “嗯。”

    黄莫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只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递了过去:“一次别倒太多,三滴就够了,要不然最后不够用的,我找你算账!”

    “晚辈明白。”

    陶颂躬身,缓步退下。

    这边孙恒两人也迎了过来,一一见礼,如此待到一切安排妥当,一行人终于上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