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56 混乱
    夜色渐渐变暗,白天忙碌喧哗的药铺也开始慢慢变的安静下来,只有几个新进杂工,在外收拾最后手尾的声音隐隐传来。

    房间里,孙恒并未入睡,而是合衣躺在床上,睁着双眼盯着上面的房梁发呆。

    夜色里,他的双眼依旧明亮,就如一对灿星,闪烁着夺人光芒。

    上方的屋顶上,那一根根檩木、椽子,整整齐齐的排列,就如牢不可破的规矩,支撑着整个世界的运转。

    木梁虽然牢固,却太过呆板,充满了压抑,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白天里,赵平拓的话犹在孙恒的脑海里回荡。

    但他当时的怒意已经在心底沉淀下去。

    恼怒只会冲昏理智,对解决事情毫无帮助。

    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实力,不再受人挟制。

    只要实力足够,大不了自己一走了之,还能有谁拦的住自己不成?

    眼神一动,孙恒已经从床上坐起,买步来到屋内的宽敞处。

    在他体内,圆满境界的童子功无时无刻不在运转,无漏之体给他提供着几乎永不疲倦的体力,支撑着十三横练不停进步。

    孙恒的肉身,此时已经达到莽猿功的极限状态,但要想抗衡内气境界的青松剑赵平拓,还远远不够!

    “哼!”

    “哈!”

    音波震荡之中,十三横练有序运转,肉身的精细感知,让孙恒清楚的知道,如何锻炼身体,才能把效果发挥到更大。

    “呼!”

    大摔碑手不停击出,掌力雄厚却没有多少外溢。

    他同样清楚,身体如何发力,才能让掌劲更大、更强,杀伤力更足!

    虽然这两样功夫他才修炼不久,但自己的却已牢牢记住那种感觉。

    熟练度,不亚于常人积年累月的修炼。

    自己的身体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发掘,就算短时间内不去郡城,也不会有太多影响。

    倒不如压下怒火,趁此机会夯实根基,为更进一步,打好基础。

    心念一定,孙恒彻底扫去心头杂念,专心修炼。

    沉浸于修炼之中的他,渐渐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屋内,孙恒手足运转,姿势协调而有力,一举一动虽然缓慢,却如挪动巨石一般,筋肉绷起,充满了爆发力。

    “轰……”

    脚下一颤,虽然只是细微的晃动,不易被人察觉,但依旧让孙恒从刚才的那种状态中惊醒过来。

    “发生了什么?”

    皱眉来到窗前,孙恒侧耳倾听,并朝着远处眺望。

    得益于他优于常人的感知。

    遥远处,些许的喧哗隐隐约约传来,甚至,还能听到马蹄震动大地的声音。

    无数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孙恒只有一个感觉。

    混乱!

    “嗯?”

    屏心静气关注着外面动静的孙恒眼眸一挑,强行忍住口中将要发出的讶异之声。

    透过窗扇,在稀薄的月光下,他竟然看到有好几个人潜入了梅山药铺,无声无息的包围了陈四龙和赵平拓的住处。

    他们身法灵活,落地无声,就如黑夜里的鬼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他也绝不会察觉。

    喊还是不喊?

    看着那几人灵活到吓人的动作,想到今天白天的遭遇,孙恒双眼收缩,选择了屏息噤声。

    不过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已经从怀里拿出一双手套,轻轻戴上。

    黑夜中,杀机酝酿,而药铺里,却只有一人察觉。

    “动手!”

    不知是谁开口发声,青松剑赵平拓的房间外,一人已经撞破窗扇,疾如闪电般穿进屋里。

    趴伏在陈四龙门前的一人,也是身躯一涨,闷不哼声的朝着屋内冲了进去。

    “轰隆隆……”

    这人肉身之强悍,比栾启山那位巨汉还要夸张!

    坚固的房屋,在他身前就如纸糊的一般,随手一挥,房门就碎成无数碎片。

    坚固的大地上浮现一道道裂缝,伴随着人影的狂冲,那房屋也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蹋下来一般。

    内气境界的高手!

    除了这两人之外,屋外还有两人戒备,不出意外,怕也是修成内气之人!

    四个内气高手,孙恒眼眸一缩,心中已有退意。

    “什么人?”

    “轰……”

    惊恐的怒吼声中,房屋碎裂,无数泥块、木棍四下翻飞。

    衣衫不整的陈四龙从房屋内穿出,一只手臂怂拉在身侧,面露惊恐的朝后大叫“我乃是三河帮……”

    在他身后,那恐怖的大汉闷头直追,脚步所过,震动接连响起。

    “去死吧!”

    陈四龙防备着身后,却不想身前一人突然冒出,单掌一迎,煞气逼人,让陈四龙脸色陡然一青。

    黑煞掌!

    此人功力之深,掌法之强,带给陈四龙的危险感觉,竟然丝毫不亚于身后的那个巨汉!

    “啊!”

    情急拼命,陈四龙一声怒吼,降龙伏虎拳全力击出。

    “砰!”

    拳掌对撞,巨力涌来,沉浸内气境界二十几年的陈四龙喉咙一甜,竟是直接斜飞数丈,撞塌一堵高墙。

    烟尘四起之中,身前那人脚步狂踏,身下犹如龙卷,引起劲风呼啸的黑煞掌再次击出。

    “降龙伏虎!”

    陈四龙从地上爬起,来不及抹去嘴角的血迹,一声大吼,身躯一拧,脊椎节节抖动,就如神龙翻身,凶狠一拳迎面击出。

    “砰!”

    “咔……”

    骨节断裂的声音响起,陈四龙再次惨叫,身躯借力朝后飞退。

    “刷刷刷……”

    十几道寒光从地下冒起,当空一闪而过。

    “呃……”

    后退之中的陈四龙双眼一凸,喉咙滚动,身躯当即僵滞在地,艰难的回头,眼中之间一道寒光闪过,再看下去,才发觉自己的头颅已经与身躯彻底分离。

    另一边,青松剑赵平拓的情况同样糟糕。

    突然的袭击,让他腰腹受伤,血流不止。

    而围攻他的两人,一人拿刀,一人持剑,同样都是内气境界的高手!

    尤其是拿剑那人,虽然蒙着脸,从身材上却能看得出她是个女性。

    此人剑法凌厉,寒气逼人,就是她刚刚偷袭重伤的赵平拓。

    他们三人刀光剑影战个不停,所过之处,窗扇分离,墙屋倒塌,整个梅山药铺,眨眼间就是一片狼藉。

    “黑山匪、青竹盗、猛虎寨,你们竟敢招惹三河帮?”

    虽然对方蒙着面,但附近的高手就那么几位,武功就是标志,提前打听过的赵平拓如何不认识“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们死定了,死定了!”

    “哼!”

    一声娇哼,发自那持剑女子“我们死不死不知道,但你今天是死定了。还有,我们以后不再是青竹盗,而是飞棠山十三盟会!”

    “什么?”

    赵平拓脸色一变。

    女子剑光闪动,继续开口“我们盟会今日成立,正要拿青阳镇开刀!”

    “你们疯了!”赵平拓一脸不可思议的大吼。

    女子不屑冷笑,朝着那边结束的战局招手“都别闲着,一起动手,杀了他!”

    与此同时,药铺里早已乱成一团。

    “杀人了!杀人了!”

    “快逃!”

    “老爷……”

    “去叫官,叫官!”

    “噗……”

    不知哪里来的暗器,直接贯穿了那咆哮之人的咽喉,又有几个人影跃入药铺,手持兵刃在附近游走,所过之处,一个个药铺的人接连倒地。

    这群人,见人就杀,似乎想要把梅山药铺的人赶尽杀绝一般,毫不留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