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53 袁盈袖
    三河帮帮主的大夫人任惜文、二夫人沈蝶兰,两人不对付早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此时一同出现,可谓是罕见。

    “两位夫人,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二人,刚才还满面威严的余静石,此时也不由的面带笑意,从座位上起身迎了过来。

    “哼!”

    任惜文轻哼一声。

    她年岁与余静石相差仿佛,但保养的好,依旧风姿绰约,让人看不出具体年纪,只不过此时满面寒霜,也不知是摆给谁看。

    倒是沈蝶兰,笑容依旧和煦,上前挽住余静石,柔声开口:“知道夫君最近劳碌,我与姐姐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熬了碗参汤给你送来,补补身子。”

    沈蝶兰与任惜文相比,身材更加有致,而且她年轻,就算任惜文再怎么美容养颜,肌肤光泽上也是远不如她。

    平日里单独碰到,还不明显,此时两人并列,差距就很容易看的出来。

    孙恒跟郑纶对视一眼,没有帮主开口,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当下只得把身子往一边移了移,继续杵在大殿的一侧。

    好在这里还有不少人在,他们也不显眼。

    上首,任惜文在余静石身旁坐下,淡声开口:“听说,你要见那个眠月楼的女校书?”

    “我听说,那个袁盈袖虽然不怎么抛头露面,但美艳惊人,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赞不绝口。这种美人儿,我也想见上一见!”

    沈蝶兰立在余静石身侧,伸手揉捏他的肩膀,此时面上双眼也是忍不住闪了闪。

    很显然,她们此来,就是为了监督余静石与那女校书袁盈袖的见面。

    “是这样没错。”

    余静石干笑两下,大殿中那么多人,被任惜文如此直白的质问,他的面上也有些挂不住。

    “眠月楼是郡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年入万金,以前是雁浮派的产业,我也是与江家商量了好久,才拿下来的。”

    “是吗?”

    任惜文侧首看来,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语气的不善,终于缓了缓声音,道:“眠月楼那种地方,能出什么干净的人?就算模样再美,身子也是脏的,夫君你可注意点。”

    余静石面色一僵,苦笑着点了点头:“知道,知道。”

    随后声音一提,朝着殿中传唤那人开口:“去,把那位袁校书请来。”

    到了现在,他就算心里有过其他心思,也已荡然无存,只想早早把此事了解。

    “是!”

    片刻后,一位身着白色纱衣的女子跟在侍者身后,缓步踏入大殿。

    随着那女子的步入,大殿之中的声音也越来越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那女子的脚步,缓缓朝前移动。

    即使是孙恒,自问自控力不错,但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之时,心中也是有过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女子身材高挑,一身洁白,面容被一层薄薄纱巾笼罩,如同罩了一层薄雾,让人望眼欲穿,却怎么也看不通透。

    露在外面的那一双眸子,清澈纯粹,宛如夜空之中闪烁的明珠,让人一见难忘。

    明明此女身上裹得严严实实,不露分毫肌肤,但那高挑婀娜的身姿,却仿佛自带一股无形的魅力一般,勾人心魄。

    只是往那里一站,所有人的目光就自动被吸引了过去,似乎就连那里的光芒,都比别处亮上一些。

    “小女子袁盈袖,见过余帮主。”

    袁盈袖轻轻抬手,摘下面上的纱巾,娇躯微微一礼,宛如清泉流动的声音也从那唇中涌现。

    刹那间。

    一副堪称完美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眼前。

    红唇轻启,却不知还有几人注意到她到底说了什么?

    殿内猛然一静。

    似乎就连呼吸声都没了一般。

    即使是身为女子,任惜文和沈蝶兰的眼中,也露出惊叹之色。

    但下一刻,她们已经心生警惕。

    这种女人,简直就是为了勾引男人而生的!

    万万不能让自家夫君与她有什么瓜葛!

    孙恒微微眯眼,突兀加速的心跳也降了下来。

    再朝那袁盈袖看去,虽然模样依旧美艳,但那股动人心魄的感觉,却已经消失无踪。

    而且……

    明明自己从未见过对方,但在这袁盈袖身上,他竟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位眠月楼的袁校书,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遇到过的一位名叫朱子瑜的小姑娘。

    两人给他的感觉极其相似!

    “袁校书练过武功?”

    上方,余静石眼中精光一闪,若有所思的看向下方的袁盈袖。

    “回帮主。”

    袁盈袖再次纱巾遮面,惋惜声当即从不少人口中发出,包括孙恒身旁的郑纶。

    “小女子确实习过一段时间的武艺,只不过这功夫并不能与人厮杀。”

    “看得出来。”

    余静石面色渐冷:“女子魅惑之术,在武林中相对少见,你倒是有些机缘,难怪能掌控眠月楼。”

    场中不少人心中一惊,目光下意识的偏移,但心中依旧有些舍不得。

    袁盈袖闻言,也不以为意,只是柔柔一笑道:“习练这种功夫,也是为了让客人高兴而已。至于眠月楼,小女子只是帮着诸位大人看家罢了,里面的事物,还是大人说的算!”

    “贱人!”

    一声冷冰冰的咒骂,让在场大部分人都心头不悦。

    即使是说话那人是大夫人任惜文!

    任惜文却犹不停口,双眼冰冷的盯着袁盈袖:“修炼那种功夫,真是没脸没皮!”

    魅惑之术、房中之术,向来为人不齿,就如三河帮的苗二娘。

    “夫人冤枉啊!”

    袁盈袖闻言双眸含泪,让人心中垂怜,当场就有几个人忍不住脚步挪动,差点就要上前规劝。

    “小女子身处烟花之地,学这些也是迫不得已,如若有良家可供投靠,难道小女子愿意呆在那种地方,受人冷眼辱骂不成?”

    “好了!”

    余静石声音一沉,更有股无形威压,笼罩大殿所有人的心头,某些人心中的旖念,也一扫而空。

    “今日招你来,是想跟你谈一谈眠月楼以后之事。以往,你们与雁浮派是怎么合作的?”

    “雁浮派的薛长老是个不怎么爱管事的。”

    袁盈袖微微一礼,身上的魅惑之意一敛,正色道:“他与小女子等人约定,雁浮派保证眠月楼的正常运转,而我们要为雁浮派每年上供八万两的白银作为报酬。”

    八万两!

    而且还只是一年!

    大殿里的呼吸已经变的沉重起来,就连美色也不能让他们如此动心。

    眠月楼身为陈郡第一销金窟,果真是名不虚传!

    “八万两?”

    余静石默默点头,顿了顿才继续开口:“既如此……”

    “等一下!”

    在他身旁的任惜文突然伸手一拦,冷声插口:“你说八万两就是八万两?”

    “小女子带来了眠月楼最近三年的流水。”

    袁盈袖红着眼,一副委屈的模样,在腰间摸出两本薄薄的账册,朝前递去:“夫人可以看一看,小女子并未撒谎。”

    “唰……”

    任惜文眼眸微动,单手朝前一伸,场中劲气牵引,那账册已是落入她的掌中。

    这一手,劲气入微、内气操纵之精妙,都让孙恒忍不住挑了挑眼眉。

    这位大夫人竟然是位一流高手!

    不过,她是前任帮主之女,年岁好像也过了半百,有这种修为,也不奇怪。

    “十万两!”

    任惜文一目十行的扫过账册,随后往身侧的桌子上一放,冷声开口:“你们一年的利润,足有十万两!”

    袁盈袖强笑着开口:“夫人,我们眠月楼,也需要有其他的花销啊!总要,留下一点的。”

    “那是以前!”

    任惜文从座位上直起身子,面露威严:“从今天起,你们的花销全由我们三河帮负责,而利润,也同样归三河帮所有!”

    …………

    走出大殿,孙恒忍不住舒展了一下筋骨。

    大殿之中的气氛,实在是让他不怎么自在。

    “大夫人真是强势啊!”

    郑纶摇头晃脑的在一旁开口:“听说,她的性子像老帮主。当初帮主纳二夫人,可是闹了好久才行的。”

    孙恒摇头:“这是帮主的私事,咱们就别管了!”

    “孙兄弟说的是。”

    郑纶点头。

    两人正往前走着,前方一人急匆匆的奔来,拦住孙恒。

    “这位可是孙恒孙兄弟?”

    “是我!”

    孙恒一脸诧异的看着对方,确认这位自己从未见过。

    “帮里养老的地方,有一位名叫黄莫的人去世了,他走之前,提到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