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98 身不由己(求订阅)
    迎宾楼。

    门前迎来送往,热闹非凡。

    只不过与往日不同,今日迎宾楼的门口,还立着四位身着三河帮服饰的彪形大汉。

    他们一个个虎背熊腰,目若铜铃,往门前一战,就如四个门神,凶神恶煞之气扑面而来,当即就把普通的客人给远远拦住。

    “护法,您准备选那边?”

    长街之上,任远正自紧紧跟在孙恒身后,小声问道:“咱们既然来这里了,那二夫人那里就不必去了吧?两面讨好,可是不行的。”

    他实在有些看不懂孙恒的做法,即答应了前来赴宴,又答应会去见过二夫人。

    这不就是墙头草,两面倒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当着孙恒的面说出来的。

    “为什么一定要选一边?”

    孙恒背负双手,腰挎长刀,不紧不慢的沿着长街而行,丝毫没有紧张的意思。

    他眺望不远处的迎宾楼,道:“对我来说,帮主的位置到底由谁来坐,都一样!”

    两方邀他,自然是为了余静石走后留下来的帮主之位。

    两方代表着两位夫人,帮主的位置,自然是她们的儿子来争夺!

    孙恒无意掺和进去,就如他所说,谁当帮主,对他来说都一样。

    三河帮只不过是他暂时的栖身之地,不像其他人,已经把这里当成了一整个天下。

    他们一辈子,怕都没有想过脱离三河帮!

    “护法!”

    任远却不赞同孙恒的想法,在后面苦着脸开口:“这可一点的不一样!”

    他探头缩脑的四下环顾,小声道:“这可是从龙之功啊!现今帮中高手死伤惨重,还在的一流人物寥寥无几,您现在不管往哪里一站,可都是顶尖的高手。”

    相比起他人,任远对孙恒的实力了解的更多。

    他很清楚。

    自家这位年轻的护法,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实则一身实力,怕都可以与陈郡新出炉的四大俊杰相提并论了。

    堪比一流高手!

    当然,他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就连他心目中曾经至高无上的帮主,都是被孙恒双拳所轰杀的!

    “以您的手段,只要功成,怕是一个副堂主之位落在身上,都不过分。”

    看着孙恒不急不躁的表情,任远到是急的满头大汗:“这可都是权利啊!这么好的机会,一旦失去,可就再也难来了!”

    “那如果站错队了哪?”

    前方,孙恒依旧是不紧不慢。

    “站错队,也比不站队强!”

    任远双眼一睁,道:“历来权利倾辄,站错队的自然要受罚,但没站队的,有哪个不是被分到边角旮旯、远离权利中心的?再说,护法以为不站队,别人就会放过咱们?”

    “而且,大夫人有内务堂、三大河道的支持,二夫人家的天雄少爷更是远在天边,怎么可能会输?”

    “原来你属意大夫人这一边。”

    孙恒点头,又道:“不过东河道不是一直跟二夫人走的很近吗?”

    “东河道堂主去世,现今是副堂主苏洋管事,他似乎跟二夫人有些过节,站在了大夫人这一边。”

    任远侧首,道:“护法,我觉的,这对您来说是个大好机会!要不然,换做他时,何年何月您才能更进一步?”

    “嗯。”

    孙恒闻言点头,任远面色一喜,却不料孙恒紧接着一句话,又把他的喜意给压了下去。

    “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不过你要是站队的话,可以随意,不用管我。”

    “呃……”

    任远面色一僵,在他后面喃喃开口:“这怎么能成?这怎么能成?”

    虽说口中不成,但看他的表情,怕是真的打算去投靠大夫人那一脉的人。

    “站在!”

    说话间,两人已是来到迎宾楼门前。

    正欲迈步入内,立在门前的四人已经大手一伸,拦住了去路。

    “干什么?”

    不等孙恒开口,在他身后的任远已经怒道:“都不长眼睛吗,连执法堂的孙护法都不认识了?”

    “抱歉!”

    当头的那位大汉面色冷然,道:“我们只知道没有请帖的人,今天不能入内!”

    “哦!”

    孙恒面色不动,闻言点头:“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

    “啊!”

    任远一呆,急忙拉住孙恒:“别啊,孙护法,郑执事还在里面等着哪。”

    “你们四个,不长眼啊!”

    与此同时,楼内也有一人急急奔来,朝着看门的四人大吼:“孙护法是我的客人,你们找死是不是?”

    来人面色焦急,正是内务堂的郑纶。

    “不敢!”

    看门大汉面色齐齐一变,当即低头,散开道路:“我们也是听堂主的安排。”

    “堂主?”

    孙恒朝着楼内某处望了一眼,道:“苏洋?他不是副堂主吗?”

    “哎,哎!”

    郑纶一拉孙恒,强笑着开口:“老堂主已经不在了,苏堂主自然就接替了位置。”

    他知道孙恒与苏洋有些过节,急忙接过话头,道:“咱们上楼,上楼!我在楼上准备了好酒好菜,我们兄弟许久没能聚聚了,这次一定要喝个够!”

    “任兄弟,一起请,请!”

    三人迈步踏入迎宾楼,今日楼内宴请的大都是三河帮中人,六个堂口的人都有。

    很现在,这里已经是大夫人拉拢人手之地。

    看场中的气氛,人人都是满面红光、热闹喧嚣。看样子,他们也与任远一样,对大夫人信心十足。

    “哗啦……”

    单间木门滑开,一桌子精致酒菜当即入目,酒香扑鼻,热气蒸腾,让人食欲大开。

    郑纶哈哈大笑,引着孙恒在座位上坐下,道:“孙兄弟来的正好,我这才刚刚让人把酒菜上齐,你倒是好口福啊!”

    孙恒扫眼酒桌,道:“这么多酒菜,郑兄不是只叫了我一个人吧?”

    “孙兄弟猜的没错。”

    郑纶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道:“可惜,除了孙兄弟,其他人是一个也没来。这不,我都打算自个儿把这桌酒菜包圆了!”

    “来,来!”

    他单手虚伸,指着正中的一个菜肴道:“这是迎宾楼的招牌菜,火灼肥牛,牛肉乃是精选的上等肥牛,一日只做三份,孙兄弟还没吃过吧?”

    “尝尝,尝尝!”

    孙恒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夹了一片牛肉放进嘴里。

    油而不腻、稚嫩爽口,果然是上等的佳肴。

    只不过……

    这菜里加了点料!

    孙恒眼眸一冷,面上却没什么表情,三两口就把一片牛肉咽了下去。

    随后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以前也来过迎宾楼,可惜从未点到过这道菜,今日倒是添了郑兄的光了。”

    “真那么好吃?”

    任远在一旁咽了咽口水,当即拉过一个椅子坐下,伸手拿起一双筷子,就要伸过来。

    “彭!”

    身侧的一声闷响,让他身躯一颤,当即停下手上的动作。

    “任远,我让你坐了吗?”

    “啊?”

    任远一愣,再看孙恒满脸的冰冷,不得讪讪一笑,放下筷子,老老实实的起身站起,立在孙恒后头。

    “呵呵……”

    郑纶在对面坐定,笑道:“任兄弟也不是外人,孙兄弟太严厉了。”

    “手下人没有规矩,让郑兄见笑了。”

    孙恒拿起筷子,不急不慢的扫荡起桌上的菜肴,倒也吃的津津有味。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正事:“郑兄,你这个时候叫我来,应该不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吧?”

    “哎!”

    郑纶轻叹一声,道:“你我兄弟,都不是外人,我也就不兜圈子了。”

    他定了定神,继续道:“现今帮中因为帮主出事,人心不定,上下一片混乱。所谓国不可一日无主,咱们三河帮也是如此,总要尽快选出新的帮主出来,好让帮中安定下来,不负混乱才可。”

    “郑兄言之有理。”

    孙恒点头:“不知郑兄属意谁?”

    “自是天泽公子!”

    郑纶面色一正,道:“余帮主之所以胜任帮主,还是因为娶了老帮主的独女,现今的大夫人才上的位。现今余帮主遇难,帮主之位,自然应该回到大夫人这一脉。”

    “可是,我听说天泽公子性子风流,爱美人爱没酒,独独对武艺权势不感兴趣,如今三十几许,才刚刚进阶内气境界。”

    孙恒端起酒杯,往肚子里灌了一口,道:“如此品性,怕是难以胜任帮主之位吧?”

    “孙兄,那是以前!”

    郑纶正色道:“自打帮主遇难之后,天泽公子已经与往日不同,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反之那余天雄,不过是一个刚满十二岁的少年,由他做帮主,也太不像话了吧?”

    他却没说,余天雄天资出众,虽然年轻,修为却不比那个哥哥差。

    而且,他可是在欧阳家呆了几年的。

    有着欧阳家的关系,做个帮主,就算是明义上的,以后怕也会有不少好处。

    “郑兄。”

    孙恒轻叹一声,道:“其实我对谁当帮主,并无异议。”

    “不过……”

    他低头,看了看满桌的菜肴,嘴角微微翘起。

    “现在我倒是觉得,余天雄当帮主,更恰当一些。”

    “嗯?”

    对面,郑纶面色一沉,双眼死死盯着孙恒看了半响,只把那任远看的双腿发软,胆战心惊,才轻轻点头。

    “我明白了。”

    他起身站起,反身拉开木门,道:“如此,我叫其他几位朋友招呼孙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