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99 杀人(求订阅)
    “哗啦……”

    隔间的木门拉开,四位面色冷肃之人,出现在任远眼眸之中。

    四人中两人抱剑,一人持锏,一人赤手空拳。

    他们何时出现在门前的,任远并不清楚,但四人的身份,他却是久有耳闻。

    “虎林双剑尤家兄弟!”

    “铁锏震八方尹山!”

    “一串鞭雷虎!”

    四个人,全都是二流高手,而且还是帮中鼎鼎有名的老牌高手!

    他们不入一流,却也绝不会被一流高手小觑。

    “郑……郑执事。”

    任远双腿打颤,看着门外的四人依序入内,面上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误会,都是误会啊!”

    郑纶转身欲要离去的脚步在门边停下,折身看向孙恒,眼带遗憾的道:“孙恒,你身上有太多二夫人的印记,你不知道,有人根本就不想给你机会!是我专门为你设了这场宴席,为此,我可是欠了不少人情。”

    他摇了摇头,继续道:“可惜,本还想着相交一场,留你一条性命,你却不领情!”

    “倒是让郑兄费心了。”

    孙恒冰冷一笑,起身从座位坐起,扫视全场,道:“我只想说,你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错误的决定?”

    一串鞭雷虎身姿雄健,浑身筋肉高鼓,乃是罕见的硬功高手。

    他冷哼一声,冰冷双目直视孙恒,眼中似有不屑:“就凭你,就算是错误,也用不着改正!”

    “彭!”

    他双手握拳,轻轻一碰,场中当即有闷响传来。

    “不知道你现在身上还剩几分力,我其实一直想领教领教,你的金身功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雷兄小心。”

    郑纶在后方开口:“孙恒的刀很快,也很锋利,不要大意。”

    “我知道!”

    雷虎闷声开口,同时身躯一抖,全身每一个骨节突然都传来爆响之声,一连串,响个不停。

    他修炼的硬功名叫百骨锻体功,每次出手,浑身骨节就会爆响不停,因而得了一个一串鞭的名头。

    响声如雷,沉闷、有力,只听那爆响,就可知承载响声的肉身该是多么的强悍。

    “喝!”

    爆响连绵,瞬息百记,雷虎也于响声达至巅峰之时,猛然前跨,一拳击出。

    虽然口中不屑,而且知道孙恒吃了下药的酒菜,但他出手,依旧未留余力。

    雷虎拳出如龙,拳锋四周劲气环绕,风声震荡,不大的隔间里,当即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菜盏、酒坛一一碎裂。

    而直面拳锋的孙恒,却立在当场,不动不摇,似乎呆了一般,任人宰割。

    眼见此景,场中几人,尤其是出拳的雷虎,眼中已经露出得胜之色。

    只有任远,满脸的绝望。

    “彭!”

    一声闷响,宛如轰在的坚韧的皮布之上一般,势沉力大的拳锋落在孙恒胸膛正中,只觉劲力一沉,当即消散一空。

    雷虎面色一变,双眸陡然大睁!

    这不可能!

    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就觉头顶一暗,仿若天倾一般,一股恐怖威压陡然临身。

    抬眼看去,只见一只泛着淡金光辉的手掌,正自平平罩向他的脑门。

    “不!”

    一声低吼,雷虎身躯疯狂颤动,但在那无边威压之下,却是丝毫动弹不得。

    “彭!”

    一声轻响,犹在挣扎的雷虎当即静滞,身躯一抖,体内无数爆响声连成一片,骨节尽数爆裂,身躯一软,当场瘫倒在地。

    一串鞭,雷虎,死!

    “雷虎!”

    在孙恒出掌的那一刹那,场中其他人面色也是陡然一变。

    铁锏震八方尹山与雷虎相交最好,一声低喝,举步挥锏,就朝着孙恒脑门砸去。

    他手中重锏力大势沉,锏法走古拙雄浑之路,堂堂正正,力道惊人。

    锏出,劲风呼啸,四周桌椅板凳当即碎裂,狂砸之势,更是让身处孙恒之后的任远生出避无可避之感。

    可想而知,直面其锋的孙恒,又该是面对多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虎林双剑尤家兄弟彼此对视,也同时拔剑出鞘,双剑交叉,朝孙恒绞杀而来。

    虎林有猛虎,威猛无俦。

    尤家兄弟的双剑,也是至刚至阳。

    但剑出,却快绝人寰,只见剑光一闪,双剑就如猛虎张开的巨口,后发先至,獠牙狰狞,迎面咬下!

    “铮……”

    一声刀鸣。

    孙恒拔刀,一道冷肃刀芒当即冲天而起,如长河倒卷,横扫虚空。

    刀光纯白,纯粹的白芒,带给人的却不是温暖,而是冰冷至心底的寒意。

    “叮……”

    一声轻响,却有两柄长剑从中而断。

    刀光一闪即回,返还鞘中。

    而扑来的尤家兄弟,身处半空,胸腔处却陡然浮现一道裂痕,两人身体,就如他们手中的长剑一般,齐齐断成两截!

    尤家兄弟,死!

    此时,重锏也已砸至,孙恒左手一抬,大手只是随意一挥,就于当空绘出一道完美的曲线。

    手掌与重锏一碰,尹山身躯一颤,只觉一股沛若难挡的巨力沿着重锏传来,摧枯拉朽一般,涌入他的体内。

    “噗!”

    大口一张,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笔直冲来的尹山已是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

    身在半空,他体内五脏已经被巨力彻底碾碎,眼眶中血丝密布,怒目圆瞪,命丧当场。

    铁锏震八方,死!

    “噗通!”

    直到此时,尤家兄弟的断尸,才重重落地,鲜血混合着内脏,沿着木板四下横流,浓郁血腥气,甚至压下了那满屋酒香。

    “咕噜……”

    任远身躯贴着木质墙面,喉咙滚动,双眼呆滞的看着笔直挺立身前的孙恒,眸子里尽是茫然。

    死了?

    四个二流顶尖的高手,就这么死了?

    他知道孙恒隐藏了一些实力,但他却没有想到,孙恒竟然会那么强!

    “你……你……”

    相比他的惊讶与不可置信。

    对面门前站在的郑纶则是两眼震惊,恐惧自心头浮现,让他脑海一片空白,指着孙恒却说不出话来。

    “郑兄,我说了。”

    孙恒迈步前行,来到他的身侧,淡声开口:“你们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孙……孙兄弟……”

    郑纶眼神收缩,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开口:“饶命,饶命啊!”

    “饶尼玛!”

    一声低吼,身处墙根的任远已经猛扑而来,长刀一挺,直接把郑纶给扎了个透心凉。

    郑纶虽然在内务堂地位不低,但实力却并不强,而且没什么厮杀经验。

    此时心惊胆战之下,竟是连任远的一刀都未能躲过。

    “噗!”

    任远拔刀,鲜血喷溅而出,落了他一脸。

    此时的他,倒是豪气大盛,伸手往脸上随意一抹,看着孙恒大声道:“护法,任远这条命今天就交给您了!您说,往哪里走?属下给您开路!”

    随后往屋子里一片狼藉的地面扫眼一看,道:“可惜了酒菜,要不然还能壮壮胆!”

    “里面有毒。”

    孙恒扫了他一眼,负手朝外行去。

    “啊!”

    任远一愣,随后干笑两声:“原来有毒啊!难怪……”

    “我呸,原来这家伙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该杀!”

    而此时,单间里的厮杀,也早已惊动了迎宾楼的其他人。

    混乱的脚步声响起,一群持刀握剑的汉子,已是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面泛杀机的盯着两人。

    “孙恒!”

    一个平静无波的声音,从楼梯处传来。

    伴随着有序的脚步声,一身青衫的锁魂客苏洋缓步行上二楼。

    “好得很!好得很啊!”

    他扫眼场中战况,嘴角抽动,眼中恨意浮现:“看样子,邵安、邵刚他们两父子,都是死在你的手中!我儿……我儿怕也是受你牵连而死的!”

    “呵……”

    孙恒轻呵一声,道:“多年前的事,苏堂主倒是念念不忘。不过,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

    “不错!”

    苏洋点头,双手一伸,两根锁链已是滑落地面。

    随后,冷肃之声,瞬间点燃战局。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