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31 铜尸(为书友无聊之念加更)
    前后夹击,更有鬼打墙遮住去路,钟泰来的脸色瞬间就是一白。

    而前面的铜尸却没有话痨的习惯,口中一声语意不明的嘶吼,就朝着顶替钟泰来位置的孙恒扑去。

    它周身阴煞之气汇聚,简简单单的一跃一扑,就如一座尸山血海拔地而起,遮蔽天日。

    而直面铜尸的孙恒,只觉得眼前一暗,似有一片阴影蔓延而来,眨眼间就把自己笼罩在内。

    视野之中,除了这具浑身上下满是死气的铜尸之外,再无他物!

    恐怖的威压,扑面而来。

    如若换做普通人,直面此等威势,怕是不等铜尸近身,已是魂飞魄散。

    就算是武艺强悍的内气高手,能够抗下这等威势的,怕也不多!

    “小心!”

    后方,钟泰来扬声提醒,同时脚下一点,身周被宝珠光晕包裹,急急朝后退去。

    看他的动作,怕是并没有打算上前与孙恒联手对敌的打算。

    而前面,直面铜尸的孙恒,只是眼眸一跳,就已面色不变的提刀迎了上去。

    “咔……”

    一声利响,长刀已是横隔铜尸双爪之前。

    铜尸的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之名倒是没有虚传,即使以雷陨刀之利,竟也只是斩破皮肉,就再无寸功。

    “呵!”

    一声低喝,孙恒脚踏大地,腿出无影,携巨力朝铜尸胸膛轰至。

    “彭!”

    一声闷响,这头一击就让钟泰来踉跄倒退的铜尸已是被他一脚轰飞十米开外。

    不过落地之后的铜尸,只是身躯微晃,就再无异常。

    不知道是不是孙恒的错觉,他竟是从铜尸那双惨绿的眸子中,看出了些许的挣扎与混乱。

    随后。

    “嘶……”

    丝丝缕缕的气流,在铜尸嘴角穿梭不定。

    “呼……”

    洞空气一晃,远处的铜尸陡然一闪,瞬息间出现在孙恒面前。

    前冲之时,他右拳回缩,收于腰间。

    随着他拳势的收缩,四周的虚空仿若也随之塌陷,无数气流,绕着他的拳锋选择。

    这当然是错觉!

    但以孙恒的感知,竟也被其拳势影响,不自觉的把目光投入他那拳锋之上。

    仿佛,天地间,此时此刻,除了这包揽一切的拳头,再无他物!

    先天武技!

    这头临时炼制的铜尸,竟然还保有这具身体曾经拥有的武道意识!

    孙恒却是不知,这头铜尸炼制之时,这位武者还并未彻底咽气,还有着些许意识残留。因而,此时的虽然意识混乱,但遭遇强敌,依旧可以激发他的某些潜能。

    不过,作为临时的产物,它能够留在世上的时间,并不多!

    待到气势收缩到极限之时,铜尸拳锋陡展!

    “彭!”

    虚空似乎也被拳锋撑开,陡然一涨!

    此时的铜尸,即使胸膛开裂,一片焦黑,气势依旧是无比的伟岸。

    在他拳锋之下,似乎万物都变的渺小起来,不堪一击!

    而直面锋芒的孙恒,早就查知不妙,体内真气如云龙飞腾,身躯随之一变。

    唰!

    三道身影,三记刀光在场中浮现。

    身影如娇夭云龙,势如潜龙升天,撑破拳意压制,三刀相合,笔直撞来。

    金刚不坏神功的第八重,太过强悍的肉身,让孙恒暂时还不能如臂所指,此即云龙三变已是极限。

    但饶是如此,他此时此刻所爆发的力道,依旧是远超曾经的恐怖!

    “彭!”

    拳刀相撞,虚空中乍起狂风,风声呼啸,却只在两人身周蔓延,即使把岩石消磨的光滑如镜,竟也不离一人一尸米许之地。

    这是把劲力掌控入微的表现!

    “呼!”

    铜尸手臂一伸,拳封变爪,一爪之下看似平平无奇,却有囊括万物之势。

    气走三阳脉,力走指掌间。

    铜尸指爪之迅疾,竟是快绝人寰。

    孙恒正自长刀轻颤,一时来不及阻拦,竟是被它一手扣住了手臂。

    “吼……”

    古怪的嘶吼声中,铜尸身躯一蹲,单手猛甩,握住孙恒的手臂,气势凶狠的把他提起狠狠朝地面砸去。

    “彭!”

    坚硬的岩石地面,瞬间多出了一个人形凹陷,更有道道裂缝,沿着凹陷朝四下蔓延。

    而孙恒手中的雷陨刀,更是跌落一旁。

    而铜尸并未就此善罢甘休,手臂再次甩动,左右挥舞,孙恒的身躯,就这般被他拉扯着来回撞向两侧坚硬的山岩。

    “彭!”

    “彭!”

    那一记记撞击,一声声闷响,都让后方的钟泰来脸色发白,心头狂跳。

    当下猛咬牙关,剑光舞动,在宝珠光晕的包裹下,就朝后方的通道飞速逃去。

    他有宝珠护体,那几道怨魂每每扑及,都会被金光消磨,散去缕缕青烟,不得靠近。

    此即见钟泰来逃走,它们也只是在山岩间不时冒头,却也不敢紧逼。

    不过几个呼吸间,那人影,就已消失不见。

    “彭!”

    嘶吼着的铜尸再次把孙恒重重砸下地面,正欲提臂发力,却发觉手中的东西陡然一沉。

    “呵……”

    满头岩石粉尘的孙恒细索索的从山岩凹陷处探出头来,虽然他动作缓慢,但任凭铜尸如何发力,此即竟是也不能让他动摇分毫。

    抬起的面颊上,孙恒的肌肤透着股纯粹的淡金色泽,一双眸子之中,更有尺许金光爆射而出。

    “力气果然不小。”

    咧嘴狞笑,孙恒手掌反扣,陡然握住铜尸的手腕。

    狂暴的发力,更是直接让铜尸的手掌因此扭曲变形。

    “彭!”

    单手朝下一扯,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铜尸已是一头扎进地面山岩之中。

    对这一人一尸来说,这坚固的岩石,柔弱的仿佛豆腐,一碰就碎!

    “呼……”

    孙恒从地下的凹陷处一跃而起,捡起长刀,立在洞穴之中咬牙低吼:“给我出来!”

    单手一提,那还欲挣扎的铜尸已是被他狠狠甩向另一侧的山岩。

    “彭!”

    山岩晃动,碎石呼啦啦落下。

    仿若情景重演,但其中的演员却颠倒了个。

    这一次,换做孙恒拉扯着铜尸疯狂肆虐!

    而且,他的动作更加的凶狠,气势更加的狂暴。

    甩动间,更是直接一手捏住铜尸的脖颈,低吼着疯狂朝山岩砸去。

    “轰隆隆……”

    山岩震动,那疯狂肆虐的人影,手臂舞出道道残影,在坚硬的山体之中横冲直撞,如同暴熊冲入竹林,前行处肆无忌惮。

    前方,山岩碎裂。

    手中,铜尸也禁不住如此折磨,骨肉开始剥离,一片片的跌落地面。

    “彭!”

    再次一声巨响。

    一道长约十余米的山道,竟是被孙恒用铜尸的尸首,硬生生砸穿!

    而在山道的另一侧,却是一处小小的空旷地。

    在这空旷处,有幽冷烛火燃烧,劲风吹拂而不倒。

    一根黑漆长幡矗立,有道道怨魂环绕。

    更有一位形销骨立、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盘膝端坐,双眸闪烁的盯着破山而至的孙恒。

    “找到你了!”

    孙恒单手一松,那仅剩头颅和些许椎骨的铜尸当啷跌地。

    声音不大,却让那黑袍男子心头猛跳,面色发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