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35 尾声(求订阅)
    庞大的山体,微微摇晃着,猛然下沉,压塌了内里的洞穴,也封死了出入的路口。

    低沉的轰鸣,让大地晃动延绵数里,那不可抗衡的巨力,更是让刚刚掏出来的几人面色发白。

    于大自然的浩瀚伟力相比,即使是先天高手,也渺小如蝼蚁!

    烟尘在前方荡漾,孙恒与同行的一位先天高手天锤岳阳并列大山不远处凝神观望。

    岳阳也入了山洞,不过早早就察觉不妙,逃了出来。

    除了两人之外,也只有守在山洞边缘的几位内气高手逃过了这一劫。

    其他人,无不陷落山体内部。

    而山体坍塌,巨力积压,即使里面的人实力不弱,也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

    “这里以前应是一座矿山。”

    岳阳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山峰,幽幽一叹:“我曾经看守过矿山开采,里面的情况跟这里差不多。不过,这座山里面早就被人挖空了,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坍塌。”

    “嗯。”

    孙恒默默点头,并不忘追问:“岳兄真的没有看到有其他人从里面逃出来?”

    “没有。”

    岳阳摇头,道:“怎么,孙兄弟在找什么人吗?”

    “不,只是随便问问。”

    孙恒摇头,却是想起那位魔门修士似乎会一门遮蔽身形的法术。

    如若他施展法术,确实不易被人察觉。

    “人来了!”

    岳阳陡然开口,也让孙恒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闻声朝天空看去。

    “这么快?”

    孙恒面色一动,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些东西,面泛肉疼之色。

    “唳!”

    数头仙鹤在天际浮现,破空而来,其势如箭,瞬息间就已来到众人上空。

    “呼……”

    风声回旋,几道身影已是从百米高空轻飘飘落下。

    他们一个个衣袖翻飞,清风徘徊,就如落叶般虚不着力,宛如谪仙下凡。

    仙法神妙,如若换做武者,就算是实力如孙恒,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心中怕也要发悚。

    几人落地,冷眼扫视众人,眉头不禁一皱。

    “通妙哪?”

    开口说话之人一身登仙司服饰,面如童子,却白须白发,让人无法辨识他的年纪。

    但他身上那股无时无刻都与四周天地相合的气息,无不说明了来人的实力。

    这是一位练气后期的修士!

    “回前辈。”

    孙恒上前一步,拱手道:“我等在山里面遭遇魔门妖人,通妙道长虽然击杀了对手,却也身受重伤,未能逃出大山。”

    “嗯?”

    对方面色一沉,一股无形的威压,已是瞬间笼罩在幸存下来的几人身上。

    “噗通!”

    “噗通!”

    除了在场的两位先天之外,其他人无不扛不住这股恐怖压力,直接跪倒在地。

    “通妙遇难,你们却逃了出来?”

    冰冷的声音,带着股刺骨寒意,让孙恒皮肉一紧,身旁的岳阳更是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前……前辈。”

    岳阳面色发青的开口:“当时的情况太过凶险,我等……我等也是无法可想。”

    “还敢狡辩!”

    清脆中满含怒意的声音从几个修法之人中传来,一位年纪轻轻的修士手中一挥,一道夹杂着电光的鞭影已经狠狠抽在岳阳的身上。

    鞭影速度不快,他虽然可以闪避,却咬了咬牙,选择了硬抗。

    “噼啪……”

    “彭!”

    只听一声闷哼,岳阳已是跌飞数米,身躯上电光闪烁,吃痛不止。

    “你身边的是什么?”

    那年轻人收起长鞭,冷眉看向孙恒。

    孙恒深吸一口气,拱手开口:“是在下与人厮杀之时,得的一些战利品。”

    “哦!”

    场中那位白发修士面无表情的一招手,孙恒身边那根魔门修士的奇异石棍,已是落入他的掌中。

    “法器……”

    他嘴角微动,似笑非笑的看向孙恒:“是你一个人的战利品?”

    “当然不是。”

    孙恒轻摇头颅,道:“如无其他人帮助,在下自然也无法得到这些东西。”

    “还算老实!”

    那人轻轻点头,状似随和,紧接着却陡然双眉一扬,怒气爆发,一股劲风更是推着孙恒倒退十余米,重重撞在一株巨树之上。

    “这些东西,你能带的出来!人,你却带不出来?”

    吼声回荡,卷起无边落叶,也让在场众人心头一凉,身躯几不能控的瑟瑟发抖。

    “噗!”

    孙恒撞在大树之上,更是面色一白,陡然大口一张,喷出一口鲜血。

    他背部被离火勾玉砸出一个小坑,灼热的火气还在体内肆虐不止。

    其后又被魔门修士法术攒射,刺中身躯,还遭了雷法余波,身上伤势严重。

    此即被人气势压迫,气息激荡,当即有些压制不住体内的伤势,导致逆血上涌。

    一口鲜血喷出,孙恒的精神瞬间萎靡,不过体内激荡的气血,也平复了下去。

    “哼!”

    眼见孙恒如此疲态,对方才冷哼一声,略微收敛眼中的寒意。

    “拿来!”

    手一伸,一股无形的力道,已经缠住孙恒的身躯,如道道触手一般,在孙恒周身一捞,已经带着一件件事物朝着那修士飞去。

    那飞出的东西,有符纸、有玉石、有法器,还有一瓶瓶的煞丹。

    那本是孙恒的战利品。

    “……”

    那白发修士扫眼身前一应事物,眼眸一挑,托起三盏青铜灯:“幽火盏?为何只有三个?”

    孙恒低头,闷声开口:“另外三个碎了。”

    “可惜!”

    修士面泛可惜之色,似乎这东西极其珍贵,就算是面对那棍状法器,他都未露出如此表情。

    “前辈!”

    孙恒喉咙滚动,缓步朝前迈出两步,拱手道:“在下修有煞身,能否把煞丹……”

    “嗯!”

    他话音未落,就被一个满含冷肃的哼声打断。

    那修士目泛灵光,面带冷意,盯着孙恒开口:“你们行事不力,害的几位修法之人陷落此山,竟然还想独留战利品?”

    “嗯?”

    沉闷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威压,再次落在身上,也让孙恒身躯一晃,摇摇欲坠。

    “罢了,云道友。”

    几位修士当中,一位手持拂尘的道士摇头轻笑:“莫要动气,你要煞丹也是无用,留给他几瓶又有何妨?”

    “哦!”

    那修士闻言看向对方,面泛沉思。

    顿了顿才大袖一摆,把声音放缓,道:“既然丹阳道友开口,那就留他几瓶吧。”

    言毕,他身前的三瓶煞丹在虚空一震,电闪朝孙恒射去,宛如劲弩。

    “啪!”

    孙恒双手变换,面色有些发白的接下丹药。

    随后才朝着两人低头道谢:“多谢前辈。”

    只是在他低下的头颅中,那一双眸子尽是冰寒。

    片刻后,一干修法之人升入高空,在天际徘徊,其中几人更是远远离去。

    直到此时,才有一位内气高手,小心翼翼的来到孙恒身边,关切的开口:“孙堂主,你怎么样?”

    “无事。”

    孙恒摆了摆手,看向这位钟泰来带来的武者,强笑道:“倒是多亏了阁下,要不然那些东西,我怕是一点也剩不下了。”

    “孙堂主客气了,客气了!”

    对方双手交错,咧嘴轻笑:“您放心,我已经把几样东西藏的严严实实,定能给您送货到家。”

    “多谢!”

    孙恒倚着一块大石,缓缓平复气息:“待回去之后,在下定有重谢。”

    “客气了,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