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54 天蝎蛊(求订阅)
    被百毒叟称之为天蝎蛊的毒物,巴掌大小,通体漆黑,两只鳌钳隐有寒芒闪烁,蝎尾高高翘起,攒射如电,当空化作道道虚影。

    不同于其他的蝎子,这头蝎子生有一双透明的翅膀,翅膀震动,嗡嗡作响,也带着它急速飞掠。

    此即,这头天蝎蛊就趴伏在孙恒的煞身之上,鳌钳舞动、蝎尾攒射,如锯齿般的牙口,不停的撕咬着煞身凝练而成的煞气。

    在这天蝎蛊的口中,煞气,仿若也成了它的食物,一点点的被它吞噬。

    而煞身对它的消磨,竟是只能让它身躯微晃,无法伤至内里。

    当然,这也是孙恒听到百毒叟的声音,未曾全力以付的原因。

    但饶是如此,这头天蝎蛊,已是让孙恒惊疑不定。

    “唰!”

    百毒叟身如电闪,瞬间出现在孙恒身侧,手一探,已是把那天蝎蛊抓在掌中。

    他拿捏的恰到好处,正好避开了鳌钳和蝎尾可以伤及到的地方,两指轻扣,劲力爆发,这只天蝎蛊就僵在他的手中,不得动弹。

    “天蝎蛊。”

    孙恒定眼打量着在百毒叟手中躺着的毒虫,道:“这东西是人养出来的吧?”

    他也不是没有常识。

    蛊虫,可是与其他的毒物不同!这东西,是由人后天培育出来的!

    据闻,蛊虫,是把无数毒物放在一个瓮中,让其拼杀,最后只剩下最后一头剧毒之物。

    其间,施有秘法,这最后一头剧毒之物,容纳瓮中所有毒物的特性,就称之为蛊!

    每一种蛊虫,都是天地间的异类!

    “没错!”

    百毒叟把玩着手里的天蝎蛊,道:“不过,这东西的主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哦!”

    孙恒眼眸闪动,却没有多言。

    “咱们此行的目的,就与此物有关。”

    百毒叟晃了晃手上的天蝎蛊,看向孙恒,道:“倒是想不到,你竟然修炼了凉国的煞身,这个功法虽然不错,但最后能落个好下场的,却是不多。”

    “多谢前辈关心。”

    孙恒淡然开口:“在下自信还能压制的住。况且,此时还不到关心它的时候。”

    “嗯,你说的不错。”

    百毒叟点头:“你身上的毒已经够麻烦了,煞身的问题,确实不用着急。”

    说完手一摆:“咱们走吧!”

    孙恒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的蛛丝,手一抖,雷陨刀带着些许电光劈至,电花闪过,蛛丝当即化作灰烬。

    再抬头,百毒叟已经朝前跃出百米开外。

    微微沉思,他也运使身法,跟了上去。

    如此走走停停,两人一路上也经过几场激斗,倒也让孙恒见识了百毒叟的实力。

    踏入先天中期,神识强大,真气也会变得精纯,操纵起来,也如臂所使。

    强大的神识,与真气交汇,甚至能引动外在,真气一动,有异象浮现。

    如孙恒的金刚不坏神功。

    第八重神功护体,整个人宛如金身神灵,自有一股不朽不灭的韵味。

    而与他交过手的一掌乘风黄道荣,一出手,身周就是风起云涌,气象万千。

    而这位百毒叟,毒气森森,黑气笼罩,浩瀚的真气带着股腐蚀万物之意,简直是所向披靡!

    “嘘……”

    前方,不停飞跃的百毒叟陡然停下脚步,一手竖在唇前,示意孙恒不要出声。

    此时,两人沿着这长长的山坳已是行进了不知多远。

    一路上杀机不断,各种毒物层出不穷,怕是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多少人会深入此地如此之远。

    侧方,一处狭小的山谷,朝着外侧延伸出去。

    峡谷内柳绿花红,溪水潺潺,一片祥和,竟是一副极其雅致的场景。

    只不过,其内时不时响起的嗡嗡之声,却让孙恒忍不住脸色一沉。

    侧首探头看去,他眼眸一缩,心头几乎是一片冰凉。

    却见,在这峡谷之中,花草树木之间,竟是密密麻麻都是一头头的天蝎蛊!

    那一头头天蝎蛊,形象狰狞,气息强悍又带着股残忍暴虐之意,此时汇聚成群,不时升空飞起,起伏不定,只是远远观之,就让人头皮发麻。

    只是粗略一扫,此地的天蝎蛊,怕是不下千余头!

    一头天蝎蛊,已是能让孙恒心生惊讶。

    此地这么多,怕是齐齐扑来,他的煞身在三两个呼吸间,就能被它们啃食的一干二净!

    “你疯了!”

    孙恒面色铁青,传音给百毒叟。

    别说他此即身体虚弱,就是实力完好无损之时,见到这群东西,也要有多远就逃多远!

    就算加上百毒叟,两人在这群天蝎蛊面前,也绝对不够看。

    怕就是先天后期的高手,也不会轻易招惹这些东西!

    “你过来。”

    百毒叟不答,朝着孙恒轻轻摆手,同时手脚并用,沿着山谷一侧朝上攀爬而去。

    孙恒立在当场,看着对方那回首扫来的冰冷目光,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两人爬到高处,从山岩之间微微探头,在此地,已是能把这小小的山谷尽收眼底。

    “看到那里没有。”

    百毒叟传音入密,伸手朝着山谷某处遥遥一指。

    孙恒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眸不禁微微闪动。

    却见,在这山谷一角,竟是有着一处简陋的木屋,不过此即木屋早已被蔓藤覆盖,腐朽不堪,仿佛随时都会坍塌下去。

    这里曾经有人居住!

    想来应该就是这些天蝎蛊的主人了。

    不过,这还不是孙恒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在那木屋不远,有着一块巨石,巨石裂开,一具白骨尸骸镶嵌于裂开的巨石之上。

    在那白骨的胸前,还插着一柄小剑,剑长不过尺许,灵光内敛,贯穿了白骨,钉入了山岩。

    修法之人的法器!

    看情形,似乎是有人御使法器,贯穿了那人的心口,把他轰入山岩之中。

    巨力轰碎山岩,因而造成这幅场景。

    不过,下手那人的下场想来也绝对不好,要不然,他的法剑又岂会遗留在这里?

    想来,被天蝎蛊吞噬一干二净的可能性,倒是较大!

    看着那具尸骨,孙恒的眼眸再次闪动。

    从尸骨周围的蔓藤痕迹来看,这人遇害的时间怕是最少也有十几年了。

    据孙恒的观察,这万毒山坳内,终年毒气弥漫,就连花草树木,都带有一定的毒性,常人入内,一时半刻就会中毒身亡。

    肉身,也会赵毒气侵袭,快速腐朽。

    但这具尸骨,过了那么多年,竟然依旧保持完整,那一根根白骨,晶莹如玉,堪称完美的艺术品。

    如果此人活着,肉身的强度,怕是不亚于他实力全盛之时!

    而且,那白骨额头有一枚暗沉宝珠镶嵌,腰间挂着个古怪兽皮袋,手腕上还有着一个血玉镯子,看上去都极为不凡。

    百毒叟趴伏在孙恒不远,双眸凝然盯着他,缓声开口:“你帮我把天蝎蛊引开,我把那人身上的东西拿走,成功之后,我就帮你解除你身上的毒。”

    “如何?”

    “前辈,你太看得起我了。”

    孙恒木然开口:“这么多天蝎蛊,我送上去,还不够它们三两下吃的,引开它们,你觉得可能吗?”

    “当然可能。”

    百毒叟的声音渐渐变的冰冷,眼神转向孙恒的阴魂葫芦:“你不是有一件血炼法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