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78 玄阴聚魂幡(求订阅)
    黑云罩落,日月无光。

    阴风凄凄,鬼啸连连。

    场中飞沙走石,阴寒之气直扑面门。

    怨魂!

    不同于孙恒以前见到的怨魂。

    在这黑云之中的怨魂,面目清晰、身躯凝实,除了脸色发白之外,几乎与活人无异。

    只差一步,它们就已炼虚返实,化作可作乱人间的厉鬼。

    这等程度的怨魂,放在外界,每一头,都堪比先天后期的武者。

    而在这黑云之中,这等程度的怨魂,竟是足足有着一十八头!

    此即黑云之中,怨魂齐齐张口,无形的波动,瞬间冲向下方众人的识海。

    更有那诡异黑烟,降下道道黑气,朝着一行人锁拿而来。

    “呜……”

    阴寒之气扑面而来,沉重的威压让身躯一紧。

    “呔!”

    一声怒喝,声音饱含阳刚浩大之意,音波如烈阳,瞬间驱走了四方的阴暗。

    狮吼功!

    孙恒感悟雷霆所发的音波,最是善于应对这些鬼物。

    众人身躯一松,面对从天而降的黑气,也各使手段,发起了返攻。

    只见,在这片山坳之处,黑云卷动,鬼啸连连,一只只鬼爪不停探出。

    所过之处,山岩开裂,万物生机凋零!

    这些怨魂,聚散无形,不惧肉身之力,真气轰击也效果微弱。

    而直攻心神的音波,无视防御的鬼爪,宛如瞬移般的速度,可致万物凋零的阴魂之气,让它们的实力,堪称恐怖。

    放在外界,就算是渊山第一高手楚天机遇到了,怕也要落荒而逃。

    只可惜,在这渊山之中,灵气匮乏、气机压制,让它们的实力十不存一。

    就是面对眼前这伙实力陷入低谷的一行人,竟也是毫无建功!

    “三阳交泰!”

    阴阳玉人御使的钢针,绽放出炽热白芒,如同根根白色流线,在场中纵横穿梭,即使是那一头头怨魂,也被攒射的惨叫连连。

    魏秀容的昊阳真气,更是鬼物的克星,此即一抬手就是一团烈日,轰在黑云之上,当即震散一片鬼烟。

    而剩下的三人,则是严防死守,把这一干怨魂尽数格挡在外。

    虽然看似危机重重,但短时间内,安全也是无虑。

    下方,孙恒眼眸闪动,陡然一拍腰间的阴魂葫芦。

    “啵……”

    葫芦嘴弹跳手中,阴魂葫芦一跃而起,跃入半空。

    一股吞噬之力,从葫芦中陡然而生,天际那被崩散的鬼烟,受其牵引,当即化作道道烟气,朝着阴魂葫芦中没去。

    短短片刻,在孙恒的感应之中,阴魂葫芦里的碧磷鬼罗烟,竟是在飞速狂增。

    尤其是把一头重伤的怨魂吞吸炼化之后,那股充足感,更是前所未有。

    “出!”

    心头狂喜,孙恒心念一动,刚刚炼化出来的碧磷鬼罗烟,已经从阴魂葫芦中穿了出来。

    烟气鬼火汇聚,寻了一个方向,朝着场中一头严重受创的怨魂狠狠扑去!

    这些怨魂,无人操控,也毫无理智,只知对活物疯狂攻击,在这渊山深处,早晚会魂飞烟灭。

    倒不如炼化至阴魂葫芦之中,化作自身的实力。

    如若把它们全部炼化……

    想及此处,孙恒的嘴角不禁微微一翘,原本压抑的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

    而其他人,看向孙恒的眼神也变的古怪起来。

    一行人拼命厮杀。

    到最后竟然便宜了他!

    …………

    洞穴之中。

    蒙面女子身周黑烟卷动、扩张,瞬即化作一张庞大的巨网,无视山岩的阻隔,把这山峰尽数笼罩在内。

    巨网收缩,在触碰到一股柔韧的抗力之时,才缓缓停了下来。

    “哒!”

    漆黑的洞穴尽头,是处一片狼藉的废墟,山石散碎之中,散落着几具白骨。

    “师叔祖,”

    蒙面女子轻飘飘的落地,足下轻点岩石,朝着这洞窟缓声开口:“出来吧,晚辈送您返回宗门。”

    “放屁!”

    一个宛如躁鸦咆哮般的声音在洞窟内回荡,让人分不清她所处的位置。

    “我肉身已失,红练她们会放过我?”

    蒙面女子轻摇头颅,缓声开口:“师叔祖想多了,红练师叔祖在百年前就已寿数耗尽,回返幽冥之地了。”

    “她死了?”

    洞窟里的声音一顿,随即陡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贱人,你终究还是走在了我的前边!”

    “不对!”

    笑声陡然一滞,那声音蓦然变冷:“你说她是寿元耗尽?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蒙面女子道:“距离师叔祖失踪,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

    “三百多年……”

    石窟内陡然陷入沉默。

    片刻后,才有那幽幽之声传来:“为何过了那么多年,你才找过来?”

    “当年天刀门门主蒋伯端把渊山分舵一网打尽,未留下一个活口。”

    蒙面女子解释道:“师叔祖的命牌,在宗祠也告碎裂,所有人都以为您已经遇难了。”

    “直到前些年,我才偶然得知了此地的消息。”

    “天刀门的情况如何了?”

    洞窟中,那躁鸦一般的声音,再次变冷,浓郁的恨意,几乎无法遏制。

    “曾经的天刀门已经灭绝。”

    蒙面女子道:“天刀密地不现人间,师叔祖也算大仇得报,应该了无遗憾了。”

    “……”

    沉默半响,洞窟内再次有声音传来,却已变的平稳许多:“你是谁的弟子?”

    蒙面女子单手微礼,道:“家师李妙元。”

    “李妙元?惠秀那个色胚的弟子,我记得她当初唯唯诺诺的,毫不起眼。”

    声音飘来,似乎带着些许的惊讶:“她还在?已经进阶道基了?”

    蒙面女子声音平稳开口:“家师安在,现为本宗宗主。”

    “她竟然成了宗主?”

    洞窟内,虚空微荡,显然这个消息大大出乎此人的意料之外。

    蒙面女子头颅微侧,朝着洞窟某处看去,但并未有所动作。

    “惠秀哪?我记得他修炼的是阴罗冥天法体,寿元悠长,现在可还在?”

    洞窟内声音回荡,似乎带着股好奇。

    蒙面女子淡然开口:“师祖因违反门规,在二百年前就已被家师处死。”

    “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那声音笑的畅快、肆意,随后猛然一顿,道:“女娃,我们打个商量如何?”

    “前辈请说。”

    女子无可无不可的开口。

    “你帮我找一具肉身,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包括我在外界留下的几处藏宝地。”

    那声音飘忽,带着股魅惑人心之力:“我手上有着几十种罕见的天材地宝,还有三件顶尖的法器。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才刚刚进阶道基,那黑莲也是借的别人的,手里怕是不宽裕吧?”

    “只要你以心魔立誓,我曾经的一切,就都是你的!这些东西,足可让你节约数十年的积累!”

    她的声音高低起伏,直入人心,音波过处,就连那山岩似乎都变的松软起来。

    “前辈想要肉身?”

    女子不置可否的开口:“莫不是想重新修炼,据晚辈所知,夺舍重修的,在此方天地,几无可能再次进阶道基。”

    “嘿嘿……”

    那声音飘出:“总归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不如这样。”

    女子轻摇头颅,道:“晚辈这里还有一个好去处,不但可保有前辈道基境界的实力,而且以后寿元延绵,长生可期。”

    “嗯?”

    那声音一愣,道:“说来听听。”

    “呼啦啦……”

    女子单手一挥,七杆丈许长幡已是凭空浮现,矗立当场。

    那长幡漆黑发亮,阴气森森,只是一看,似乎就能让人神魂离体,投入其中。

    “晚辈手上有一套玄阴聚魂幡,其中主幡之上尚差一主魂,不如就由前辈来做如何?”

    “贱人!你竟想拿我炼幡!”

    一声怒吼,洞窟内陡生一道黑芒,势若闪电般朝着女子面目冲来。

    “呼!”

    场中那几杆长幡一抖,百余道黑色烟气已是冲了过来,把那黑芒撞至一旁。

    “前辈何必动怒。”

    女子声音依旧清冷,道:“这是晚辈诚心之举,一般人想要,还不够资格。”

    她素手一伸,身侧那一张张幡面当即展开,其上一个个凝实的身影,悄然浮现。

    “这是晚辈的两位师姐,当年她们在晚辈年幼之时,对我疼爱有加,我才让她们登上此位。”

    “这两位,玄清宗年青一代的绝顶高手,玄清妙法已是修至第十二重,有望进阶道基。”

    她朝着面前那一个个虚影轻指,柔声开口,却透着股刺骨寒意。

    “还有这两位练气后期的宗门前辈,看中了晚辈的玄阴之体,想要拿我当做练功的炉鼎,晚辈也把他们请到了上面。”

    “只可惜……”

    介绍完镇幡的魂魄,女子又是轻轻一叹,道:“这些魂魄实力太弱,炼化之后就没了灵智,我这一套玄阴聚魂幡也一直不得圆满。”

    “贱人,贱人!”

    场中,黑烟穿梭,追逐着那道黑芒。

    黑芒之中,怒骂连连。

    都是同门中人,她自然知道玄阴聚魂幡是何物。

    此物乃是她们阴罗宗最为难炼的法器之一,七面成一套,其中幡面主魂实力越强,威力也就越大!

    这个女人,竟是妄想把她也炼入其中,以增强法器的威能。

    但一旦入幡,能否熬过那炼魂之苦暂且不提。

    生死自此以后,也再不有己!

    “前辈,我是诚心相邀。”

    女子挥手散去场中追逐的烟气,声音郑重的开口:“只要打开上界之门,以晚辈的玄阴之体,道基境界,绝非晚辈的极限。”

    “待到晚辈法力有成,就算是放了前辈又有何妨。甚至,到那时,前辈未必舍得离开。”

    “玄阴之体?”

    没有了黑烟围剿,那黑芒也是一顿,两道幽深的眼眸在其上悄然浮现,朝着女子看去。

    片刻后,略带震惊的声音自黑芒之上响起。

    “真的是玄阴之体,难怪……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进阶道基境界。”

    “不过……,打开上界之门,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这就要问前辈了。”

    女子声音微提,道:“玄清宗耗时两千年,仙山也未圆满,而前辈在这渊山深处,可曾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

    “……”

    微微沉默,那黑芒之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此即,已是带着股凝重与思索。

    “当年我们猜的没错,渊山绝灵之地的深处,确实有两界石。”

    “只要在渊山气机变换之时得了两界石,再有百万生灵血祭,就有可能打开上界之门。”

    “到那时……”

    黑芒中,声音渐渐低沉。

    倏忽,她生意一提,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朱子瑜。”

    “朱子瑜。”

    黑芒跳动,道:“我可以答应你做玄阴聚魂幡的主魂,但你也要与我立誓,待到去了上界,定要恢复我自由之身,而且还要帮我夺舍重修。”

    “没问题!”

    面纱荡开,朱子瑜那堪称完美的精致容颜上,笑意轻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