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79 六年后(求订阅)
    六年后,渊山。

    天际一片蔚蓝,只有些许白云点缀其间,充满了一种宁静、祥和之气。

    如不是白云间穿梭追逐的那几只凶禽,一切都会是那么的完美。

    而在天际之下,这群山之中,无时无刻的厮杀、掠食,则是在上演着一幕幕原始的蛮荒之景。

    万蛇窟山顶。

    孙恒身披披风,盘膝而坐。

    他双眸堪然,神光内隐,面上的肌肤如白玉般通透,更透着股金石般的坚硬。

    跌坐的身躯,在这山头极不显眼,但身上那股浩大沉稳之势,却几乎压下了这一方天际。

    “呲呲……呲呲……”

    古怪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黑影一闪,一头浑身长着褐色毛发的巨大狮子已是飘至山头。

    说是飘,盖因为这头狮子已经无力动弹,却是被两物从下面托上来的。

    定睛看去,就见在这狮子身下,有着两头长约三尺有余的蜈蚣。

    蜈蚣背部泛光,呈黑色,百足赤红,腹下暗黄,鄂牙、毒肢摆动间,一股狰狞、凶煞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一望就胆颤心惊。

    狮子体型庞大,重量自然绝对不轻。

    而这两只蜈蚣不过三尺来长,托着它竟也来去迅捷,显然力大无穷!

    这两头蜈蚣,就是经由孙恒这些年精血浇灌,于去年孵化出来的飞天金蜈蛊!

    短短年余时间,它们已是从蚯蚓般大小,长至现今的这般模样。

    只可惜,如今的它们也许是因为年龄尚小,还没有飞天之能,浑身也是漆黑发亮,只有腹部带着点金黄。

    与蛊神经记载的天下第一蛊虫飞天金蜈蛊的神威,天差地别!

    但饶是如此,这两头金蜈的实力,依旧带给了孙恒不小的惊喜。

    即使是如今的他,如不是用尽全力,竟然也不能伤及它们两个分毫。

    而且它们速度惊人,穿梭似电,一身奇毒更是常人沾之毙命,在这渊山之中,也是一把好手。

    能以单体之力,压下天蝎蛊、金蚕蛊这等动辄成千上万的蛊群,自然有其特殊之处。

    此即,金蜈托着狮子来到孙恒面前,身躯一探,就已各自落在狮子的脑门、心口。

    “咔嚓……咔嚓……”

    异响之声不断,不过片刻,两个血洞已是出现在狮子的尸体之上。

    金蜈挑食,非心头血、脑浆不食。

    幸好它们食量不大,要不然还真是一个麻烦。

    吞玩血食,两头蜈蚣把身躯一盘,就扎入山岩缝隙之中消失不见。

    孙恒轻摇头颅,一抖腰间的皮袋,当即就有一群天蝎蛊在嗡嗡之声中猛扑而出。

    “咔嚓……咔嚓……”

    一群天蝎蛊把尸首裹成一个黑球,吞噬声不断,短短眨眼间功夫,场中的尸身已是彻底消失不见。

    甚至,就连那尸身之下的山岩,都被天蝎蛊给啃食去一层,留下狰狞的瘢痕。

    “嗡嗡……”

    放出这些天蝎蛊腾空游荡,孙恒也不担心它们脱离掌控。

    抬头看天,他再次闭上双眼,进入到定境之中。

    六年过去,有着万毒珠、百毒锻金身等各种丹药、秘法的辅助,孙恒的实力可谓是突飞猛进。

    比之六年前,更是天差地别

    而且,不同于以前。

    如今的他,精气神齐头并进,实力再无弱项。

    …………

    某一刻。

    杂乱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让闭目修行的孙恒眉头微皱,睁开双眸。

    山脚下,有七道身影正自施展轻功,朝着他所在的山头狂飙而来。

    这七人有男有女,实力都殊为不弱,最差的一位青年,也有着二流巅峰的修为。

    带头的一男一女,更俱是先天高手!

    不过看他们的表情,慌张中带着些许的惊恐,脚步急促凌乱,显然遇到了什么不妙的情况。

    “师兄。”

    带头的两人中,男子把注意力放在身后和帮助自己人身上,未曾察觉山头的人影。

    倒是那位女子,脚步陡然一顿,一拉男子的衣袖,示意他朝上边看去。

    “怎么了?”

    男子面目棱角分明,带着股豪迈之感,虽年岁依然不小,对女子依旧有着不小的杀伤力。

    此即侧身回首,待看到上方端坐的人影之时,脚步也是一顿。

    恰在此时,山头的孙恒也自垂首朝着他们看来,四目相撞,男子双眼当即一痛,急忙侧首避开对方的直视。

    “高手!”

    而且,不知道为何,对方对自己这一行人,竟是带着股敌视之意。

    “上面的朋友。”

    男子深呼一口气,拱手朝上开口:“在下王鼎昌,这位是内子穆霏,途经此地,绝无打扰之意。”

    孙恒扫眼几人,面无表情的开口:“外来人,刚到渊山?”

    “朋友慧眼。”

    王鼎昌强笑着开口:“我等本是中洲人士,确实是刚来渊山不久。”

    “原来如此。”

    孙恒点头,眼眸微合,道:“这里禁止外人来的,念在你们事先不知情,这次就算了,以后莫要靠近此地。”

    他声音冰冷淡漠,带着股疏离感,让人听起来不是那么舒服。

    “凭什么?”

    七人中,有一年轻男子当即就有些不服气的开口,脖子高昂,道:“难道这里是你的地盘不成,渊山深处,不是说只要有本事,哪里都能去的吗?”

    “周崎,住口!”

    王鼎昌面色一沉,朝着年轻人闷声低斥。

    随后朝着孙恒遥遥拱手,道:“在下教徒无方,让朋友见笑了。既然此地是朋友的地方,那我等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他不问缘由,却也知道面前这位男子实力恐怖,如今情况紧急,不宜招惹其他的麻烦。

    再说,这渊山之中也不比外面,没有什么秩序,还是暂且服软为好。

    当下压下弟子心头的不服,沿着山坡,微微绕了个圈,就准备朝远处行去。

    “嘎嘎……嘎嘎……”

    就在这时,一阵古怪的尖笑声,从下方的密林之中传来,声音初起还在远方,落下之时,竟是已至耳边。

    笑声落入几人耳中,一行人的面色当即煞白。

    那位刚才口气还有些强硬的年轻人,更是面无血色,哆哆嗦嗦的开口:“怎……怎么可能?他怎么又追上来了?”

    “小心戒备!”

    王鼎昌面色一紧,已是拔出腰间宝剑,眼神凝重的朝着山下看去。

    他的妻子与他并列,双剑一出,二人气息竟是融汇如一,气势也随之暴涨!

    他们精通合击之术,本身又都是先天高手,此即竟依旧是面色紧绷,眼眸隐泛慌乱之色。

    “烟雨双剑!你们以为被老夫碰到,还能逃得了?”

    一道黑影,如同展翅飞腾的苍鹰,一跃二十余丈,身上黑袍猎猎,跃至山头附近。

    “离开了清平郡,在渊山又碰上老夫,这是上天注定,你们命中该有此一劫!”

    “哈哈……哈哈……”

    黑袍下是一老者,老者身材瘦高,面色阴翳,鹰钩鼻、三角眼,眉毛下垂。

    一副阴狠之色,几可止小儿夜啼!

    此即他仰天长笑,浑身浓郁杀机毫不掩饰,直逼七人。

    “毒大夫,当年之事皆因你儿子**熏心,死有余辜。”

    王鼎昌手持宝剑,面色阴沉的开口:“你携私报复,以为我们青邬山会放过你吗?”

    “哈哈……,当老夫是吓大的!”

    毒大夫面带不屑,冷声开口:“况且,在这渊山之中,杀了你们,谁能知道?”

    “至于我儿当年之事……”

    “老夫做事,何曾论过对错?我只知是你杀了我儿,自当报复你全家!”

    说话间,他眼眸扫过不远处的孙恒,嘴角一翘,阴冷之意一闪而过。

    “看来,最近渊山最近来了不少外人。”

    这个时候,孙恒也再也在那山头坐不下去,当下轻摇头颅,缓缓直起身子。

    他双眼扫过众人,语气微沉:“不论你们以前有什么矛盾,现在,离开这里!”

    他语气冷肃,驱逐之意尽显无疑。

    “嗯?”

    王鼎昌一行人还未出声,毒大夫已经语气一沉,侧首朝着孙恒闷声开口:“小子,你好大的胆子!这里难道是你的地盘不成?”

    “你说对了!”

    孙恒点头,道:“这里还真是我的地盘。所以……”

    “给我滚!”

    滚字出口,虚空陡然一荡,无形的音波,夹杂着一股震颤人心之意,瞬息而至。

    远处的毒大夫面色陡变,身躯一晃,两眼泛花,几乎当场跌坐在地。

    虽然音波并未波及王鼎昌一行人,但他们的面色也是猛然一白。

    毒大夫可是一位先天中期的高手,就算是在中洲武林之中,也算是能够排的上名号的存在。

    但在这年轻人的面前,竟然连一声闷喝都几乎承受不住!

    “师兄。”

    一个轻柔之声,飘至王鼎昌耳中。

    却是那位女子神情紧张的朝他悄悄使了使眼色,传音入密道:“有蛇,这里是万蛇窟!”

    蛇!

    眼神扫过不远处的岩石,在那岩石阴暗之处,确实有不少毒蛇盘踞。

    细细一看,四周隐藏的毒蛇,简直触目惊心。

    “万蛇窟……”

    王鼎昌心头电光一闪,眼中当即露出惊恐之色,压低声音开口:“他是百花宗的孙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