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85 先天后期(求订阅)
    那巴掌大小的雷火,看似不怎么起眼,却能轻而易举的把一块一人高的巨石轰成碎片。

    每一团,都堪比先天初期高手的全力一击。

    而今,十来团电闪而逝的雷火,与那碧磷鬼罗烟一撞,就如沉入大海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黑烟漫天,瞬即笼罩一方天际。

    “血炼法器!”

    壮汉面色阴沉,一字一字的开口。

    而且绝不是普通的血炼法器,这铺天盖地的鬼烟,笼罩数亩天际,给他的感觉,强横的可怕。

    鬼烟中,碧磷鬼火忽闪忽灭,九头宛若凝实的怨魂,隔着虚空投向二人。

    那一头头怨魂,身上鬼气之浓郁,更是让人胆寒!

    孙恒立于远处,身躯纹丝不动,隔着碧磷鬼罗烟,凝视着那两人。

    六年前,在那万蛛山之后,当时一共有十八头怨魂出洞,他以阴魂葫芦炼化了其中的九头。

    这些怨魂,都来自于道基修士的法器。

    能被道基修士炼化降服,它们在生前,定然都是顶尖的修法高手。

    虽然时隔数百年,威力十不存一,但它们的对手,也同样不是道基高人。

    “出手!”

    威势恐怖的碧磷鬼罗烟缓缓压来,下方那一男一女面色一变,已经抢先发动了攻势。

    “吼……”

    一声宛如实质的怒吼冲天而起。

    那老妪一擎手中乌木龙头杖,那杖破空而起,龙头大张,身躯摇摆,竟是眨眼间化作一头长约十余米栩栩如生的黑龙!

    此物名乌龙夺!

    乃是以生于毒潭之中的恶木所炼,内有千年阴沉之气凝结,蛟龙魂魄入驻,可化无物不噬的黑龙,威能强悍。

    此即黑龙腾空,凶威赫赫,龙躯一折,已是闯入那鬼烟之中。

    龙爪一探,周遭当即风起云涌,龙躯内部的阴沉之气,更是化作暗沉之雾,朝着四下弥漫开来。

    那雾气,可腐蚀万物,就算是碧磷鬼火,与之一碰,也瞬间变得暗淡起来。

    此龙身躯腾挪宛如活物,龙尾一摆,就是百米之遥,大口一张,就连这阴沉鬼烟都能吞噬,如遇武者,怕是绝难是其敌手。

    但碧磷鬼罗烟之中的怨魂,更加凶残,齐齐嘶吼一声,场中阴风乍起,数道黑影,已经扎入黑龙体内。

    若论速度,黑龙又怎能比得上没有实质的鬼物?

    “咔嚓……”

    那一只只鬼爪,如同磨盘大小,伸入黑龙体内,陡然往外一拽,巨木撕裂之声当即响起。

    另有剩下的四道黑影,从天而降,裹挟着鬼火、鬼烟,直扑下方二人。

    “轰……”

    一团烈火,陡然当空炸开。

    那烈火内蕴大日火气,最是善于克制阴沉之属,火光一亮,周遭鬼烟当即朝后收缩起来。

    扑来的四道黑影,更是一声鬼啸,反身遁入碧磷鬼罗烟之中。

    却见场中,那位壮汉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面闪耀着赤白之光的镜子。

    在那镜面之上,有着些许火焰花纹图绘,镜面一转,就有一团人头大小的烈火穿出,朝那怨魂撞去。

    元阳镜!

    此物以万年阳玉所制,内蕴大日火气,可护身辟邪、秉持元阳,有诸多妙用。

    此即放出烈阳真火,当即就把那一头头凶戾怨魂给顶了回去。

    与此同时,男子身侧荷叶法器绕身一转,严防死守,逼开那趁隙包裹而来的鬼烟。

    老妪则张口一吐,吐出一枚宝珠,宝珠莹莹生辉,也把此地照耀的通透。

    有宝珠光晕照耀之处,怨魂、鬼烟的速度,竟是也变的慢了一些。

    外面,默默旁观的孙恒眼眸闪动,心中也不禁为二人的手段赞叹了一声。

    这夫妻两人,应都是练气六层的修为,还未进阶练气后期。

    但一身手段,层出不穷,都殊为不弱。

    怕是一般的练气后期修士,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他们身上的东西,也不知是从哪些人手中抢来的!

    只不过,如果他们的手段只有如此的话,还难逃碧磷鬼罗烟的围杀。

    毕竟,他们的手段,只能迫退鬼烟,却不能击溃怨魂。

    时间一久,法力耗尽,他们必死无疑!

    身临其境的一男一女,对他们自己的情况更加清楚。

    “娘子,别犹豫了!”

    那壮汉不停催动元阳镜,法力转瞬已经有些不支,当即朝着老妪大吼。

    “知道了!”

    两人心意相通,老妪闻言银牙一咬,陡然一掐印诀。

    法力一催,那被碧磷鬼罗烟包裹,五头怨魂撕扯的黑龙陡然一僵,身躯内沉郁雷光闪烁。

    下一刻。

    鬼烟中陡然一亮!

    “轰……”

    天际瞬间震爆,狂暴的气浪瞬息横扫里许之地,卷起的尘土、沙粒,弥漫一方天地。

    “轰隆隆……”

    后方的山体轻轻一颤,当即就有无数山石滚落而下,堵在山道正中。

    乌龙夺的自爆,瞬间震开碧磷鬼罗烟的包裹,更有一头怨魂直接魂飞魄散,另外几头也身形暗淡。

    “死!”

    不过破开包裹的两人,并未选择逃亡,而是一转元阳镜,一团烈火已经朝着孙恒罩来。

    那老妪自爆与自己心血相连的法器,也是口角溢血,气息翻腾。

    不过此即她却是管不了那么多,一张手,数根绿油油的针形法器,也朝着孙恒飙射而来。

    他们久经厮杀,明白如何取舍。

    此即逃亡,未必能躲过对方的追杀,倒不如趁孙恒阴魂葫芦失去控制之际,杀了他!

    一旦杀了孙恒,他们不仅能逃过一劫,还会到手一件强悍的法器。

    一位先天高手,在他们看来,没了血炼法器,绝非他们的对手!

    不得不说,他们的抉择极其果断。

    只不过,他们猜错了对手的实力。

    面对两人的攻势,孙恒只是轻摇头颅,单手一扬,长刀已然在手。

    “铮!”

    场中刀光一闪。

    电光夹杂在刀光之中,宛如从天而降的雷霆,在虚空之中蜿蜒转动。

    “彭!”

    烈火悄然崩散。

    “叮……”

    几根针形法器同时磕飞。

    他们两人的全力一击,竟是被孙恒随手破去。

    “嗡……”

    更有无形的音波,轰然落在二人所在的位置。

    强悍的音波,轰碎了他们身下的山岩,也让他们身周的那件荷叶法器,泛起涟漪不断。

    不知何时,在那碧磷鬼罗烟之上,已经铺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天蝎蛊。

    如同一片黑色的幕布,笼罩了一方天际。

    烟尘弥漫之中,远处手提长刀,面无表情的孙恒脚步朝前一踏。

    哗!

    如同分身幻影,九道身影瞬间分开。

    气息的分散,也让对面的一男一女动作一缓。

    “铮!”

    爆裂的刀光,凭空而起,九道一合,化作横跨二十余丈的光晕,如天河席卷,轰然落下。

    刀光之下,虚空倏忽一分!

    那恐怖之威,几乎不亚于刚才的法器自爆!

    “不好!”

    壮汉面色陡变,吼声未出,身前荷叶法器已是疯狂旋转,化作一个圆球,把两人包裹在正中。

    刀光凝聚,丝毫未有分散。

    与那荷叶法器一撞,那沛然刀光,已是化作无数道细小的电光,扎入其中。

    “彭!”

    一声闷响,场中旋转的荷叶陡然一滞,无数道裂缝悄然从上面浮现开来。

    “咔……”

    荷叶碎裂,竟是发出如同珠玉一般的声响。

    “怎么可能?”

    壮汉双目圆睁,陡然口喷一口鲜血,浑身颓废。

    在他看来,就算是先天后期,也不应有如此实力才对!

    那老妪则是一声怒吼,把体内残余的法力,尽数涌入几根飞针之上。

    灵光一闪,飞针已至孙恒的面前。

    那身影站立不动,仿若刚才爆发的太过,此即竟是未曾反应过来,也让两人心中一喜。

    但下一刻。

    “叮……”

    一声脆响,孙恒左臂一动,屈指连弹。

    那足可以洞穿金石的飞针,已是被他弹至一边。

    孙恒此即的肉身,圆满无暇,混元一体,竟是丝毫不弱于法器的硬度!

    随手一挥,就掐灭了两人的心中仅剩的希望。

    “嗡……”

    此即,早已等候多时的天蝎蛊齐齐振翅,不等孙恒吩咐,已是趁隙冲至两人身前。

    “咔嚓……咔嚓……”

    鳌钳舞动,尾针攒射,那修法之人身周的护体灵光,瞬间就被一窝蜂的天蝎蛊给吞噬的干干净净。

    而毫无杂质,日日经由天地灵气浇灌的肉身,更是让一干天蝎蛊兴奋的惊声嘶鸣。

    虽然内里时有灵光闪动,不停炸开,但散出的空隙,自有那迫不及待的天蝎蛊补上。

    不过片刻功夫,场中的两道身影,已是被它们啃食的干干净净,就连衣物、毛发,都未剩分毫。

    只留下一块破布,和天蝎蛊眼中的几块破铜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