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94 神秘黑棺(求订阅)
    那都演一身金色长袍,浑身光晕外溢,整个人都仿若下凡的天神一般。

    这等灵光外放,自然不仅仅只是为了炫耀。

    至少在金光笼罩之下,气机感应隔绝,孙恒就无法准确把握住他的位置。

    如若不然,以两人相隔百余米的距离,激发真武七劫剑气,以剑气的速度,很有可能做到一击必杀!

    如无意外,他身上的长袍应是一种法器,有防御、聚拢灵气之能。

    在这种情况下,都演施展起法术,灵气汇聚速度也是快的惊人。

    此即演变诸多兵器,几乎眨眼即成,金光凝聚的兵刃,与真正的神兵利器看上去也几乎毫无二致。

    挥手间,那一柄柄金色的刀枪剑戟,带着股锐利锋芒,如同急雨一般,朝着孙恒飙射而去。

    兵刃破开的速度远超劲弩,堪比前世的子弹,威能之强,更是足可轰碎山岩巨石!

    法术之威,确实强悍。

    迎着漫天金光,孙恒也是单手一抖,精血涌入符纸,化作漫天金刀烈焰!

    “轰……”

    无数道烈焰,裹挟着锋锐金刀,与漫天金色的兵刃撞在一起。

    眨眼间,金光崩碎,烈焰纷飞,这百米之地,就如陡然绽放了漫天烟火一般。

    “唰唰!”

    都演虽然法力高深,但随手施展的法术,自是比不过孙恒手中的上等符纸。

    一个碰撞,就有少半金刀烈焰破开漫天兵刃,朝他当头罩落。

    “咦?”

    孙恒能够发挥出符纸的威能,而且威能如此强悍,显然也是出乎都演的意料之外。

    当下轻咦一声,大袖一挥,一件金光璀璨的圆盾已是浮现在身前。

    圆盾上光晕一起,当即把他所在的位置给团团罩住。

    漫天金刀烈焰落下,只不过在上面激起些许的涟漪,就告崩碎。

    不过此即,都演的位置,也显露无疑。

    孙恒立在远方,单手前伸,面色凝重。

    “唰!”

    三道剑气,成品字形朝外飙射,百米之地,几乎是瞬息即至,转瞬撞在那金光圆盾之上。

    真武七劫剑气!

    前不久的厮杀,让孙恒身上的手段几乎告竭,阴魂葫芦、御兽袋也已不堪大用。

    实力降至低谷。

    此即对付一位练气后期的顶尖好手,他自然也不会再故意藏拙。

    剑气飙射,他体内也觉气息一弱。

    “彭……”

    剑气撞至金盾,场中当即金光乱晃,身处金盾之后的都演更是面色一白。

    他与金光盾心血相连,自然知晓虽然挡下了孙恒激发出来的剑气,但金光盾内里竟也受创。

    这怎么可能?

    都演心头狂跳。

    他手上的金光盾可是上等法器!

    而且专司防御,就算是同境界修士施展法器疯狂攻击,也只能加快速度消耗他的法力,难以真正攻破金光盾的防御。

    而今,竟是被人一击即伤!

    都演念头狂转,就见对面的孙恒再次挥手,十几道与刚才一模一样的剑气再次飙射而出。

    “不好!”

    心中低吼一声,他的眼眸之中已是遍布惊恐。

    当下狂催体内的法力,身前金光盾当即暴涨,转瞬化作丈许之大,朝着前面的剑气顶了上去。

    而他本人,则顾不得与同伴打招呼,身上金光一盛,就欲朝着远处遁去。

    “咔……”

    即使是上等法器,面对十几道真武七劫剑气,也是瞬间浮现道道裂缝。

    而刚刚穿起升空的都演,也是面露绝望之色。

    在他的感知之中,几十道剑气,铺天盖地的涌现,锁死了他所有的转折方向。

    “不……”

    伴随着一声竭嘶底里的惊吼,都演身上灵光绽放,法衣、护身符箓,护体灵光,齐齐破碎。

    “彭!”

    一声闷响,天际就如盛开了一朵金色的烟花,一具残尸随即跌落在地。

    而远处的孙恒,则是面色惨白,身躯如同虚脱一般,急忙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吞入口中。

    金乌丹!

    这枚丹药果真如青玉道人所说,入口即化,瞬间化作一股温热气流,涌向全身,滋养着他的精气神。

    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功夫,陷入低谷的孙恒已是恢复了五六成的实力。

    与此同时,一个古怪的声音,也从另一侧响起。

    “咔……咔……”

    这宛如咀嚼食物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只见不知何时,夏侯胜背上的棺材已经彻底打开,棺材板跌落在地,一股黑烟从黑漆漆的棺材内部冒出,缠绕在与都演同行的那位修法之人身上。

    而那古怪的声音,就是响自那棺材之中。

    棺材不大,宽高不过两尺有余,但那黑漆漆的内部,却仿若隐藏着一个深渊一般,深不见底。

    只是遥遥一望,竟是能让人生出一股神魂离体之感!

    此时的夏侯胜,面色凝重,一手按住棺材顶,掌中鲜血流淌,仿若在镇压着什么。

    而与都演同行的那位修法之人,实力也绝对不弱。

    但此即被黑烟缠绕,竟是做不出丝毫有效的抵抗,身上灵光闪烁,被拉扯着渐渐投入到那棺材之中。

    他的身躯,一点点没入棺材,那咔咔咀嚼之声,也越来越响。

    “啊!”

    凄惨的嚎叫,从棺材里响起,随后就见地上的板面砰然合上,场中再无声息。

    虽然看似轻松的解决掉了对手,但夏侯胜的面上依旧是一脸凝重。

    看着孙恒的双眸,更是透着股深深的警惕。

    “真武七劫剑气!”

    他盯着孙恒,一字一句的开口:“你竟然会这门功夫?”

    “阁下倒是见多识广。”

    孙恒身躯轻挪,目视对方,缓声开口:“金刚不坏神功、真武七劫剑气,我倒是很好奇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我也只是偶尔听闻!”

    夏侯胜身躯一缩,整个人都躲在那黑棺之后,朝着孙恒干笑两声,道:“看来是老夫多此一举了,就算没有我,小兄弟也能解决对手。”

    他舔了舔嘴角,道:“既然小兄弟无事,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话音未落,他已扛起那奇异黑棺,缩着身躯朝远处跃起,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踪迹。

    孙恒皱眉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没有出手阻拦。

    此人身上的那个棺材处处透着股诡异,让他下意识的不敢轻举妄动。

    摇了摇头,随后披风一展,他的身影也出现在都演的残尸身旁。

    随手在地上翻了翻,一个瓷瓶已是入手,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两枚金乌丹。

    孙恒展颜一笑,不看其他,只是此物,这笔买卖,也做的值了!

    …………

    第二十三天!

    渊山古城,军营重地。

    一位身着蓝衫的中年男子立于空荡荡的库房之中,面色阴沉。

    “什么时候的事?”

    他声音浑厚,如铜钟大吕回荡,此即却透着股压抑不住的怒意。

    “回郭前辈,是一个时辰之前!”

    回话的那人,是一位练气圆满的修士,此即立在此人面前,却是身躯微颤,不敢抬头。

    能够让如此高手畏惧,此人自是坐镇渊山的道基高人郭抱真!

    “一个时辰之前!为什么到现在才发觉?”

    他大袖一挥,朝着对方怒吼:“一个时辰,那人早就逃出古城了!”

    “前辈,不会的!”

    一位身披金甲的将士上前一步,闷声开口:“此地有重重关卡,进出一趟最少也需要耗时半个时辰。再加上城中戒严,此人绝对逃不了多远?”

    “不过,库房乃是禁灵之地,所用的东西都需常人一点点搬运,此人是如何把那么多草药运走的?”

    “是血炼法器!”

    郭抱真冷声开口:“储物袋虽少,但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可以供习武之人使用的,却还是第一次见!”

    “下令,彻底排查这段时间进入库房之人,重点排查其中的习武高手!”

    “能打开储物袋,那人最少也是内气一流的境界!”

    “找到他,在他毁掉药物之前,把东西夺回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