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101 变化之术(求订阅)
    此时,恰逢孙恒身受重伤,又处在九星点命术的后遗症之中,精力衰竭,意识虚脱,竟是对煞身的异变毫无阻拦之能!

    “吼……”

    一声巨吼,煞身自动浮现。

    那凶猿虚影双眸赤红,獠牙狰狞,现身之后双足矗地,就是仰天长啸。

    天际那靠此地较近的流光,竟仿佛受到了某种感应,猛然一折,朝着凶猿虚影扑了过来。

    天际流光多不胜数,但大多落在空无一物之处。

    这流光不知是何,落地即化,转瞬消失不见,仿若不是实体一般。

    而没入凶猿虚影的流光,却非如此。

    “噗噗噗!”

    道道流光破空而来,在那虚影的表层撞出些许的涟漪。

    流光入体,凶猿猩红的双眸越发兴奋,双臂‘砰砰’作响拍打着胸膛,虚影在流光汇入之后,竟是渐渐凝实、膨胀起来。

    “吼……”

    长啸声中,凶猿的身躯在短短片刻功夫,竟是狂增一倍有余!

    粗壮的手臂几能跑马,宽阔的脊梁可顶山岳。

    它身上那黑色的毛发虚影,也渐渐转为光亮的银白。

    身上的凶煞之气,更是暴涨,并朝着某种不知名的状态转化。

    凶猿咆哮不断,流光也不断受其牵引,不停自高空飙射而来。

    煞身不断的变化,也不只是在膨胀变大、变的凝实,道道血痕,也随之在孙恒皮肤表层浮现。

    异力侵袭,朝着他的身躯内部渗透而去。

    曾在修炼百毒锻金身之时,孙恒的肉身就已有了一定程度的异化。

    此即煞身入体,侵袭的速度更是惊人,那血痕往里一穿,竟是与他本体的血脉交融在一起。

    而此即,本就虚弱无比的孙恒,已是无力操控肉身,他甚至就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晓。

    识海深处,也早已是一片混乱,无边的凶煞之气,来回冲撞着他的意识。

    只有一尊金身巨佛盘膝端坐正中,金光凝然,稳稳镇压着核心范围。

    但受煞气冲撞,金光笼罩的范围,也是在不断的缩小。

    在那灵光受煞身吸引,汇入体内之时。

    孙恒的脑海中就如狂轰乱炸一般,无数场景此起彼伏,接连闪现。

    这些幻影一一闪过,最终凝实在一处巨大的宫殿之中。

    宫殿之中富丽堂皇,雕梁画栋,仙禽飞鹤盘旋其上,灵光流转,不似人间。

    一位头顶犄角,白须垂胸的魁梧老者端坐于大殿正中,正自面带笑意的开口。

    “白灵,我等蛟龙血脉,他日是要成就真龙之躯的,变成人身,有什么好?”

    老者浑厚的声音,仿自响自九天之上,悠远飘忽而又满是威严。

    “不嘛,不嘛!”

    一个娇嗔之声响起,却不知从何而来:“父王,我就是要学,听说人类的地方很有趣的,学成之后,我也要想哥哥姐姐他们一样,却那里看看。”

    “人类所居之地,虽然有趣,但也很危险!”

    老者眉头微皱,但眼眸里却流露出的慈爱之意,当下轻摇头颅,道:“也罢,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就传你一门变化之术,白灵,你且挺好。”

    “轰……”

    脑海一震,孙恒瞬间恢复清醒。

    梦耶真耶,一切宛如虚幻。

    但那门名曰变化之术的神通,却已深深印入他的记忆之中。

    而此即,外界流光也已掠过此地,不再入体,但对于肉身的感知,却已脱离了他的掌控。

    那头凶猿,也不知何时出现在识海之中。

    此时的它,身高足有十丈,曾经遍体黑色的毛发早已化作银白,正自裹着无穷的凶煞之气,朝着孙恒所化的金色巨佛不断冲撞。

    对于孙恒来说,识海中的一切,俱是虚幻,就算是演化开天辟地,也是正常。

    但对于这头凶猿来说,却不一样。

    它没有灵智,分不清真伪,此即显形,在外界也定然会一般无二。

    “凡所有相,皆为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如是我闻……”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往,如是降伏其心……”

    在金刚不坏神功的功法下面,有着一篇金刚经,长诵此经,可壮大精神,无畏无惧,自得圆满。

    孙恒虽无佛门高僧的大智慧,但历经两世,经历坎坷,心境也远超常人。

    此即默诵经文,当即压下心头的疲倦和些许惊慌,金身一盛,开始与这凶猿争夺起对识海、肉身的操控权来。

    有了刚才一场虚幻的经历,此时孙恒已是明悟刚才外界划过虚空的流光到底是何物。

    那是一头名叫白灵的妖怪的神识碎片!

    流光之中,包含着她的一些散碎记忆,可激发生灵的灵智,引其走上妖修的道路。

    人妖殊途!

    本来此物对孙恒来说没有效用,落在他身上应该如落入虚空一般无二,转瞬就会消失不见。

    但偏偏,他修炼了煞身!

    煞身实则另有玄妙,与妖修有着莫大的渊源,神识碎片入体,当即就把煞身吞噬。

    而且因为他与煞身同体,那碎片之中的记忆,也被他感知消化。

    此外,那碎片之中还有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不能被他接纳,尽数融入煞身。

    这也让煞身实力暴增,竟是超出了他的肉身承受能力。

    甚至如不是他这些年刻意忽略煞身的修炼,自身又极其强悍,怕是早就承受不住那股异力灌体,爆体而亡了!

    饶是如此,暴增的煞身,也开始异化他的身躯、反噬神魂。

    识海之中,金光与煞气碰撞,各自占据一方。

    肉身上,煞身侵袭肉身,肩胸处的伤口,得了煞身之力加持,竟是肉芽滋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吼……”

    凶猿咆哮不断,身躯也渐渐凝实,在识海之中的冲撞之力也变越来越大。

    孙恒意志坚定,金光凝然,已经打定主意与它耗到底!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最终会占据上风。

    他就不信,自己两世为人,竟然还压不下一头毫无灵智的野兽!

    凶猿意识混乱,并未接受神识碎片之中的记忆,但其他的东西,却都被其融入,渐渐影响着他的变化。

    妖化!

    某一刻,凶猿虚影身上的煞气渐渐开始变质,开始浮现一股妖异之气。

    那股妖异之气,透着股阴冷、诡异,更是把凶煞之气尽数凝练,化为凶狠。

    妖气一聚,识海之中的凶猿身躯也是一凝,猩红的眼眸里竟是开始浮现出些许的灵光。

    对于凶猿的变化,孙恒自是了如指掌,此即不禁心头一沉,暗叫不妙。

    但下一刻。

    凶猿的表情陡然变的惊恐起来,身躯轻颤,竟是砰然一声炸裂开来,化作道道残魂碎片。

    孙恒一呆,金光当即横扫当场,曾经烦恼他多时的凶猿魂魄,竟是在金光之下渐渐消融,尽数化作他神魂壮大的资粮。

    片刻后,识海之中除他之外,再无他物。

    神魂强度陡然大增,反而有些不怎么灵便,宛如突然吃了太饱一般,意识转动略显缓慢。

    但没了杂质的神魂识海,也让他油然心生一股通透、畅快之感。

    体外。

    那妖气仆一浮现,就朝肉身深处穿去,理所当然的,也碰到了那漆黑的天刀。

    那天刀劈在孙恒肩头,本快被顶开,此即被妖气一激,竟是陡然一亮。

    “砰!”

    妖气崩散。

    识海之中,那凶猿虚影也随之炸裂。

    “怎么回事?”

    孙恒猛然睁眼,眼眸中精光大盛,单手从肩头拔出长刀,凝神朝着刀身看去。

    黑色刀身,看上去平平无奇,毫无异样!

    但就是此刀,硬抗真武七劫剑气而无损,更是轻易剿灭了那初生的妖气和妖灵。

    这把刀对煞身没有反应,唯独遇到了妖气,突然就显露某种威能。

    在蒋离随笔之中,也未曾记载此刀对妖气有这等效用。

    不过……

    凉国成立之时,蒋离早已陨落。

    那时也未有煞身功法,至于把煞身修成妖气,就算是孙恒再此之前也未听闻。

    摇了摇头,轻抬手掌看去,青黑的血管在手臂上浮现,狰狞之意透体而出。

    虽然看不见面上的情况,但孙恒却知,自己此时的尊容,绝对可以止小儿夜啼。

    抬头望天,周遭的风卷在灵光穿梭之下,已是不成形状,但风压依旧惊人。

    此地不宜久留!

    环视左右,蒋莫然的尸首也不知被狂风卷到了那里。

    孙恒微眯双眼,招呼起两头金蜈,身躯一动,已经朝着武盟宝库的方向冲去。

    行步之间,他也发觉,自己的肉身之力经由煞身融合之后,不仅伤势几乎痊愈,没了九星点命术虚脱的后遗症,肉身强度竟是再增一筹!

    但这并不一定是好事。

    煞身虽然失了凶魂,但对他肉身的侵袭,却已深入血脉,让他曾经对肉身的完美掌控不再!

    此时肉身虽然变的更强,但速度反而不增反减!

    离天大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