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14 变化(求订阅)
    道观客房之中。

    孟婷婷微躬身躯,端着个茶壶正自斟茶倒水。

    她相貌绝美,身段窈窕,举手投足间一丝不苟,演绎着标准的大家闺秀姿态。

    只不过脚步挪动间,眼神不时会飘向场中的另外两人,眸子里带有浓浓的好奇之色。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姑母竟然认识一位如此厉害的高手!

    而且,这些年她与自己姑母相依为命,为了保住商行更是心力憔悴,却也从未见过刚才姑母那如此复杂的眼神。

    “你成就先天了。”

    孙恒打量着对方,面色露出久违的笑意:“可喜可贺!”

    “侥幸罢了。”

    孟秋水身着绣有蓝色纹路的淡紫长裙,身披一件素白的披风,于对面端坐。

    她的表情有些僵硬,甚至隐隐带着股疏离。

    仿若是不愿面对孙恒一般。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孙恒审视着对方,缓声开口。

    面前的这位女子,年轻时满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早已不在,雪白青丝夹杂其间。

    略显浑浊的双眸,面颊上那道道皱纹,仿若是在诉说着这些年生活的艰辛与无奈。

    坐在她的对面,看着那陌生而熟悉的相貌,一股沧桑感就是扑面而至。

    孟秋水比孙恒大上不少,如今已是年约五十,年岁早已不小。

    不过她既然成就了先天,肉身就等于再次焕发活力。

    成就先天境界之人,如无离奇际遇,向来都是在四十岁以后。

    五十岁,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常人来说,已是到了人生的末年。

    但对于先天高手,却是正值精力充沛的时候。

    孟秋水现在的情况,精气虚弱,宛如垂暮之年的老者,很不正常。

    面对孙恒的询问,孟秋水侧过头颅,眺望屋外。

    片刻后,才语气幽幽的开口:“我们南陵商会在你走后,受到了某位某些人的打压,那些人下手狠毒,如不是丁仙师出言相助,就连现在的这些家底都未必能留得下来。”

    孙恒点头,当初孟秋水说过她们商会面临麻烦,不过似乎可以解决。

    现今看来,当时的她过于乐观了!

    “现今天下动荡、兵荒马乱,行商艰难。”

    “我虽然成就了先天,但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却也护不住家产。”

    孟秋水看了眼不远处俏生生立着的孟婷婷,眼神变的温和:“当时婷婷还小,也不能助我,现在好了,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姑母……”

    孟婷婷双眼一红,当即低下螓首,遮住面容。

    “后来……”

    孟秋水深吸一口气,道:“我舍弃了一部分家产,托丁仙师换得了一件东西。”

    她伸手,自腰间取下一个小剑,放在桌上,道:“就是它,血炼法器血毒剑!”

    不足半尺的袖珍小剑,外有剑鞘,静静的放在桌面上,如同孩子手中的玩具。

    “铮……”

    一声铮鸣,小剑出鞘。

    霎时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那凌厉杀机甚至让孙恒的身躯都为之一紧。

    “好剑!”

    这柄小剑,给他的威胁竟是比那练气后期修士赤杖尊者的火龙杖还要大!

    “确实是好剑。”

    孟秋水点头:“据丁仙师所说,此剑乃是以魔门秘法炼制,材质独特,只能炼制血炼法器。其锋锐,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不亚于顶尖的法器。”

    “只不过……”

    她面带苦涩之意,继续开口:“使用它,需要耗费大量的精血,即使是魔门高手,也不会轻易使用。”

    “我……,用过三次,解决了商会的三次麻烦,这才在这石安郡有了立足之地。”

    她虽然语气平缓,并无多少波动,但其中的曲折艰难,也可想而知。

    舍弃南陵商会的名号,带着一个小女孩远走他乡,靠着一己之力,在石安郡立足。

    这些年的辛苦与艰辛,绝非寥寥几句可以说清。

    “嗯。”

    孙恒点头,探手轻轻拿起这柄小剑,通红的剑体仿若流动的鲜血,让人目眩。

    拿在手中,体内气血都隐隐起伏,欲要离体而出,投入此剑之中。

    难怪孟秋水会一副精气大损、气虚衰弱的症状,这东西怕是就连现在的他都不能轻松御使。

    不过有这柄剑在,就算是面对练气六七层的修法之人,孟秋水也有一拼之力。

    “这剑不错。”

    孙恒再次赞了一句,抬头看向对方:“我正好需要一件护身之物,此剑送我如何?”

    孟秋水一愣,转首看来。

    “当然,我也不白拿你的东西。”

    孙恒继续开口:“你也知道我去了渊山,那里善产灵植,我这些年手上也收集不少东西,正要拜托你们商行售卖。”

    “……”

    孟秋水眼神复杂的看了孙恒半响,才声音低微的开口:“谢谢!”

    孟家商行现在的情况并不好。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作为商人,她们不缺经验、也不缺物资,缺的是强有力的靠山。

    也许孙恒真的需要这柄血炼飞剑。

    但孟秋水依旧要感谢他,因为他愿意站在孟家商行的背后,做她们的靠山。

    “各取所需罢了。”

    孙恒摇头,随手一挥,面前的桌上已经码放了十几瓶的丹药。

    “这是一些培元壮骨一类的丹药,你可以拿回去尝试着试一试。”

    他身上不止有在渊山得来的东西,在绿柳山庄的秘库,他可不是只拿了筑基丹。

    有着储物袋,不把那里搜刮一空,又岂是他的作风?

    因而他现今手里面的丹药、灵植,还有两件顶尖法器,甚至能让道基修士都为之动容!

    “嗯。”

    孟秋水点头,双眼一闭,起身道:“既如此,那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这就告辞。”

    “姑母……”

    孟婷婷面色一呆,暗自诧异。

    你们可是故人相见,商行也是急需和对方攀上关系的时候,自己姑母为何要这么着急着离开。

    就仿若是不愿与这位前辈多待一般?

    但看两人的关系,应该是不错啊?

    “我送你们!”

    孙恒起身,并朝着孟婷婷开口:“婷婷姑娘,等下还要麻烦你把我的东西送来。”

    “那个棺材,最好不要让别人看见。”

    “哦……,是,是。”

    孟婷婷连忙点头,急急开口:“前辈放心,我回去后一定安排人,不,我会亲自带人把东西送来的。”

    “走了!”

    孟秋水转过身去,迈步前行,银发垂下,也遮住了自己的面颊。

    行至道观门前,推掉了孙恒的继续相送,孟秋水一行人才朝着山下行去。

    “姑母。”

    马车上,孟婷婷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朝着一盘闭目养神,一声不吭的孟秋水开口:“您怎么认识前辈的?他又是何来历,竟然……竟然那么强!”

    “您不知道,就算是练气后期的修法高人,在前辈面前,也是毫无还手之力,说杀就杀!”

    说话间,她也是满面潮红,一脸的兴奋。

    顿了顿,孟婷婷又有些不自在的开口:“就是,杀气重了点,有点吓人。”

    “看来,他又变强了。”

    孟秋水睁开双眼,让自己的身躯贴着车厢,缓声开口:“这不奇怪,毕竟已经快十年不见了,以他的修为进度,就算再强,我也不会意外。”

    孟婷婷探身开口:“那……这位前辈到底是谁啊?”

    孟秋水摇头:“他既然没有告诉你,你就别问了。”

    “哦!”

    孟婷婷嘴角一撇,顿了顿,又道:“那姑母你和前辈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什么关系?”

    孟秋水眼带茫然:“也许,算得上是朋友吧。或许对他来说,我只是他的一个故人而已。”

    “至于怎么认识的……”

    孟秋水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往昔的那一幕幕。

    第一次见面。

    十岁出头的孙恒躺在地上,即使身受重伤,也是面色不改,双眼深邃。

    而自己,则是风华正茂,洋洋自得的把他踩在脚下,浑然不以为意。

    第二次见面。

    却是有人为自己说媒,对面那神情淡然的年轻人,正是当初自己浑不在意的山民。

    而今。

    他已经高高在上,让自己无法触摸。

    但那双眸子,却一如往昔。

    回忆往昔,孟秋水突然幽幽一叹:“这么多年,他一直未变,一直未变。”

    “而我……”

    她单手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心口,突然间就泪流满面。

    …………

    山巅。

    孙恒背负双手,迎风而立,目视着山下的马车渐渐远去。

    在他身后,寒山道人老老实实的躬身而立,如同下人一般一声不吭。

    “去后山。”

    良久,孙恒才缓声开口:“我要找一处阴气浓郁之地。”

    “是。”

    寒山道人点头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