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28 破障丹(求订阅)
    “两位道友对那破障丹感兴趣?”

    此时孙恒的面前,已经由四方斋的小厮变为这里的售卖执事。

    位置也从前面的大厅,换做僻静的独间。

    “不错。”

    孙恒点头,声音虽缓慢,态度却坚定不容置疑:“我想要拿下那破障丹,不知道友可有办法?”

    破障丹极其罕见,因为它里面蕴含着道基修士自身对大道的感悟。

    炼制此丹,据说会造成道基修士的实力减退。

    因而除非寿元将近,要不然是没有道基修士会舍己为人,炼制此丹的。

    而欧阳家,祖上就曾经出现过道基修士,因而才有了他们这偌大的仙家大族。

    这种丹药,服之可增益神魂,而且能让服用者借助其内蕴含的大道感悟,提前触摸到少许道基境界眼中的世界。

    乃是当世顶尖的奇药,对于孙恒的实力再进一步,也大有好处。

    既然知道交易会有这种丹药,他自然志在必得!

    “道友想要丹药,在明日交易会上竞拍即可,欧阳家既然拿出丹药,自然也是价高者得。只要两位手上的东西足够好,想来定能得手。”

    执事留有三缕胡须,说话间一翘一翘,三角眼精光闪烁,倒是一副标准的奸商模样。

    “道友,明人不说暗话。”

    凤银屏立在孙恒身后,冷声开口:“我们就是不愿在交易会上与人竞拍,才会找到你的。”

    交易会人多物杂,谁也不能保证会出现什么物件,万一欧阳家看中了别人需要的东西,怎么办?

    这等没有把握的事,孙恒自然不取。

    “两位,你们也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

    执事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欧阳家的决定,又岂是在下一个个小小的货商可以左右的。”

    “我听说你与欧阳家这次的主事者欧阳建才熟识。”

    孙恒探手往储物袋一抓,取出一物放在身前桌面:“只要你能把他请来这里,不论事情成与不成,此物都归你所有。”

    他拿出来的是一件烈火乌龙杖,乃是当年斩杀赤杖尊者所得。

    原本此物是一件上等法器,不过被真武七劫剑气斩过之后,品阶只能算是中等。

    但即使如此,此物对不少修法之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这……”

    面前的执事显然就很是意动。

    毕竟只是邀人前来一趟,就有一件中等法器入手,何乐而不为?

    “那,两位稍等,我去试试。”

    最终,执事还是没能抵抗心中的诱惑,点头应下,拱手告退。

    “我听说,欧阳家的欧阳丹天资惊人,有望道基。”

    待到对方离开之后,凤银屏才面带古怪笑意开口:“他们家有破障丹却不给她服用,反而拿来售卖,看来这大家族里的水也是深的很啊!”

    按理来说,这种可以增加突破境界几率的东西,定然是给自己人服用,不会外卖的。

    欧阳家的做法一反常态,自然会引人遐思。

    “这些与我无关。”

    孙恒微眯双眼,端坐椅凳之上小憩:“我只要他们手里的丹药。”

    “可是前辈。”

    凤银屏身躯微躬,把胸前的饱满往前一靠,美眸尽是妩媚之意,朝孙恒娇笑道:“万一他们对前辈的交易不感兴趣,那我们怎么办?”

    她刚才还一脸英气,语气咄咄逼人。

    此即却面带妩媚,眼泛迷离,宛如任人蹂躏一般,不用施法,就可自然而然的引动他人心中的欲火。

    果真不愧是魔门妖女!

    只不过,孙恒却对她这种把勾引人当做习性的做法十分不喜,当下眉头一皱,一股无形威压已是让凤银屏面色一白,面上娇媚尽去。

    更是沉声开口:“只要他们想卖,我定然有让他们动心的法子。”

    “是!”

    凤银屏姿态收敛,一脸正色开口:“晚辈到是担心,他们见我们来历不明,或者,会伙同刚才那执事,以假药蒙骗您,如此,又应当如何?”

    虽说凤银屏有些以己度人,但这种事,未必就没有可能发生。

    当场孙恒得到的阴魂葫芦,可就是被人暗中做了手脚。

    只不过,现今的他,对此已是不以为意。

    “他们不敢!”

    他语声轻缓,无有丝毫波动:“如果他们真的敢那么做的话……”

    “事后也定然会后悔的。”

    …………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四方斋的执事才引着两人姗姗来迟,踏入屋内。

    “两位道友,我来给你们介绍。”

    执事一脸的殷勤,道:“这两位是欧阳仙家的当代翘楚,建才兄、文夏兄。”

    面前的这两人都是一身中年文士打扮,

    欧阳建才一脸英气,骨骼宽大;而欧阳文夏则是气质儒雅,如诗书传家的秀才书生。

    他们的修为都不弱,欧阳建才练气九层,欧阳文夏比他弱了一些,但也有练气八层的修为。

    “阁下想买我们的破障丹?”

    坐下后,那欧阳文夏也没有多言,直接开门见山的开口:“既如此,明日交易会上竞拍即可,何必多此一举,让陈师傅舍了脸皮也要带我们来这一趟。”

    言语间,一脸的不悦。

    “明日人多事杂,难免心乱。”

    孙恒坐在椅凳上的身躯微直,淡然开口:“不如今日先看看我的报价,定然不会让两位失望。”

    “呵……”

    欧阳建才轻呵一声,似有不屑。

    “道友有所不知,我们这次售卖破障丹,是因为明日有京城登仙司、玄清仙宗和诸多仙门大族在场,想卖个好价钱。”

    “道友名不见经传,又能出价多少?能与那些大势力相提并论?”

    “大势力有大势力的好处,但也有麻烦的地方。”

    孙恒嘴角微翘,扫视两人:“就如你们欧阳家,想要出手某些东西,定然是钳制不少吧?”

    “倒是在下,单人形影,无拘无束,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以舍下重宝,也在所不惜。”

    对面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意动。

    反正来都来了,看看也是无妨。

    当下欧阳建才正色开口:“道友说得好听,不过你的出价到底如何,也要我等看过才能知道。如果不能让我们满意,也是不成。”

    “自然!”

    孙恒点头,手一挥,身前桌案上已是多了六个锦盒。

    “储物袋!”

    欧阳家的两人面色一动,眼中也出现了正容。

    这位面前实力不知身前的男子,既然连罕见的储物袋都有,想来身上的东西也定然不差。

    “咔……”

    欧阳文夏起身上前,一一把那些锦盒打开。

    霎时间,一株株灵植绽放光晕,更有充沛的灵气弥漫整个房间。

    这些都是来自渊山的产物,而且每一株都是灵植之中的精品!

    只不过,欧阳家的两人见到锦盒里的东西,虽然眼带惊奇,却并无太大的表情。

    欧阳建才更是摇头开口:“道友,如若你只有这些东西的话,是换不得我们的破障丹的。”

    “自然不是。”

    孙恒摇头,再次伸手,一个色泽金黄,似锏似棍的东西就被他放在桌上。

    极品法器,亢龙锏!

    “这……”

    欧阳文夏伸手把亢龙锏拿在掌中,微微检查了一遍,面色不禁为之一遍。

    “极品法器?”

    “不错!”

    孙恒点头,道:“用这些东西换你们的破障丹,应该足够了吧?”

    欧阳家的两人对视一眼,随后才有欧阳建才缓声开口:“道友的东西虽然不错,但……还是不够!”

    “嗯?”

    孙恒眉头一皱。

    “绝非在下持宝自珍,破障丹的难得与重要,几乎仅次于筑基丹。”

    大概是看出孙恒确实有诚意,而且拿出来的东西也极其不凡,欧阳建才也耐起性子开口:“这等宝丹,有价无市,道友的东西虽然难得,但毕竟还是有价的。”

    “不错。”

    一旁的欧阳文夏点头接口:“我们欧阳家虽然不如家祖在世的时候,但极品法器,还是有几件的。”

    “另外,我们欧阳家修行的功法乃是阴、风之属,与道友这柄法器也不相衬。”

    “唔……”

    孙恒眯眼,头颅微点。

    “这样啊!”

    “抱歉,让道友失望了。”

    欧阳建才起身站起,拱手道:“不过道友有那么多好东西,想来在明日的交易会,也能大有斩获。如无他事,我等就告辞了!”

    “等一下!”

    孙恒抬头,伸手自储物袋之中再次拿出一物,道:“如若我再加上这件东西哪?”

    这次他手中的,是一件一尺来长的玉如意。

    玉如意上有云纹,头尾成莲花之状,内有清光游走,一间就知绝非凡品。

    此物是清风剑温明玉身上得来的法器。

    “这是……”

    欧阳文夏双眼一眨,忍不住惊疑发声:“又是一件极品法器!”

    他侧首,朝孙恒看来,眼中已是带出浓浓的震撼。

    这人到底是何来历,出手间竟然如此豪阔!

    要知道他们欧阳府有着道基修士的余荫,也不过只有三件极品法器而已。

    “文夏。”

    而欧阳建才,此即已是双眼泛光,几乎要把自己陷入那玉如意之中:“这件……可不是一般的极品法器!”

    “嗯?”

    欧阳文夏闻言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