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84 阴雷
    果真如孙恒所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烈火老祖的警觉,并未给他们带来麻烦。

    烈火教里的人,自那日起,似乎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再也没有人找上门来。

    时光匆匆,转眼间半月已过!

    经由卓一贤这段时间拼尽全力的炼制,金锁铠提前几日就开始了它的收尾工作。

    炼器室内,一具色泽金黄的战甲,正自在那火炉烈焰之中静静悬浮。

    通体金色的铠甲,即使上无多余的点缀,依旧透着股浓浓的华贵与大气。

    头盔、胸甲、护肘……,十七个部件,共同组成了同一件战甲。

    战甲古拙大气,样式威武。

    华贵的头盔护住了人身脆弱的后脑勺,下遮颈椎,只留下正面的敞开。

    额头处,有着一枚拇指大小的宝玉在熠熠生辉。

    那是已经碎裂的如意软玉,不过经由卓一贤妙手,已经再次拼凑成型。

    仔细看去,隐隐还能分辨出那道道细微的裂缝,和反射出的迷离之光。

    即名如意,此玉自有大小变换随心之功,也有不错的修复之能。

    只不过完好无损的如意软玉,内有一个不小的储物空间,现今却只能用来收放铠甲。

    金锁铠胸甲明黄,如一面上有纹理的金玉,但细细看去,却能分辨的出它乃是以数百鱼鳞般的甲叶拼凑而成。

    甲叶自胸前延伸至手肘,大小各不相同,其中胸部厚重、手肘关节位置却透着股柔软、灵活。

    护肘、护膝处,坚固柔韧。

    甲靴及膝,虽泛着金属冷肃色泽,却也有着股灵动轻便之意。

    整件铠甲,如同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美轮美奂之中透着端庄大气,更是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稳固不朽之感。

    而此战甲外溢之气,更是凶猛浩瀚,即使只是静静悬浮,透露出来的气息,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屈膝臣服!

    在这铠甲的下方,赤白色的烈焰依旧熊熊燃烧,锻造着铠甲内残余的杂质,做着最后的收尾。

    孙恒立于火炉一旁,单手轻抬,掌心发出太阴真火,也在配合炼化着这件战甲。

    经由精血交融,成型的战甲此时也开始渐渐展现出它的威能。

    即使未曾着甲,但遥遥相感,孙恒体内的真气也能经由这件战甲缓缓梳理。

    对体内真气的掌控力,随着战甲的祭炼圆满,还在持续上升!

    而孙恒的神识经由战甲增幅,更是恐怖!

    宛如眉心开了天眼,又如患有近视的人佩戴了一副合适的眼镜,眼前的一切,陡然变的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

    一如道基修士的神识感知之力,在这炼器室之内,来回扫荡。

    漂浮的微尘、起伏不定的焰火,就如放了慢动作一般,尽入感知。

    甚至就连那厚重的山岩、火炉,它们的内部构造,也都一一入目。

    这是堪比道基修士的强大感知之能!

    孙恒心头一动,强悍的神识之力当即开始朝着四下蔓延开去。

    神识冲出炼器室,涌向四面八方。

    那山体下方涌动不休的地火岩浆,个个炼器室内那混杂无序的气息,尽入感知。

    千百道根据实力的不同,而明亮不一的气息,象征着在这烈焰山的每一人。

    而最让孙恒震撼的,自是笼罩此地的庞大阵法!

    这覆盖面积足有百里方圆的阵法,把大地深处那恐怖的地火之力疏离的有条不紊。

    烈焰山每一座炼器室,就是这座阵法的一个节点,齐力削弱着地火的躁动,更是借用那充沛的火行之力,用来锻造器械、炼制法器。

    更有无数股毁灭之威,在阵法的某些关键节点,无时无刻的汇聚。

    孙恒毫不怀疑,只要全力发动阵法,定能在呼吸之间,引动千百道威能恐怖的火行法术!

    在这百里之内,烈火老祖借助此地阵法,同样也能发挥出惊人的威能。

    “嗡……”

    陡然,虚空一颤。

    无数道亮光自阵法之中涌现,密密麻麻的火线连接一片,笼罩一方。

    而在孙恒的感知中,那刚才还清晰可辩的一切,瞬间变得模糊一片。

    只有那浩瀚的地火之力,笼罩四周。

    “呵……”

    孙恒轻笑一声,也收回了朝外蔓延的神识。

    很明显,这是烈火老祖查知了他的动作,限制了他的神识感应之能。

    也是,守山阵法本就是一派根基,如若被外人看透,岂不是授人以柄。

    这等肆无忌惮的感知他人阵法,本就是修法之人的禁忌,也只有孙恒身为习武之人,不知道而已。

    换做他人,怕是烈火老祖直接都会翻脸动手,杀上门来!

    摇了摇头,孙恒把感知投向山体正中那一根无比粗壮的巨柱之上。

    这是前几日自仙盟运送过来的东西,名曰定天柱,乃是仙山十八根垫底根基之一。

    此柱长达两百余丈,通体以精金、寒铁等坚硬昂贵之物打造,上有无数法纹符箓正自闪烁发光。

    在以前,孙恒只能眼望此物,为修法之人的妙手神功而目露惊叹。

    对于此物的内在,却是所知了了。

    但现今,在神识感知之中,此物内蕴的浩瀚之能,他才算真正有所察觉。

    这根定天柱中,内蕴的能量之恐怖,简直是如渊似海,无有边际。

    与之相比,孙恒正在炼制的金锁铠,就如萤火之光,毫不显眼。

    而且不同于金锁铠的灵动,功用百变,这根柱子几乎只有单纯的镇压天地气机之能。

    内里所有的能量,也差不多都用来加持它本身的硬度上,这也导致它堪称坚不可摧!

    孙恒思衬,即使他施展真武七劫剑气,怕也短时间内难损此物的分毫。

    而这东西,目前竟还只是一个半成品!

    此时的它,立于烈焰山山体正中的空洞之中,被阵法托举,悬浮虚空。

    无数条赤白的火蛇,绕着它不停攒动;道道巨大的火焰,自地底涌出,不停的烘烤、炼化着此物。

    也是难怪烈火教需要孙恒所在的炼器室。

    这等东西,怕也只有三个顶尖炼器室的炉火联手,才能对它造成真正的影响。

    而那场中的火蛇、烈焰,还有少许阴沉鬼魅般的黑气,只能修整边边角角,都无法对它……

    嗯?

    孙恒心头一动,眼中陡显疑惑之意。

    黑气?

    这东西以前可没有见过,现在是从哪冒出来的?

    而且……

    这东西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阴森冷冽,带着股来自深渊的寒意和混乱,与这烈火更是毫不相衬!

    .. <

    就在孙恒念头转动,略有惊疑之时,那道道黑气,已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凝聚成团,化作一枚枚拇指大小的通体漆黑的圆球。

    沉渊阴雷!

    孙恒眼眸一挑,眼露恍然之色。

    阴罗宗!

    但他虽有察觉,却并无插手其中的意思,任由事态继续发展。

    “啪!”

    在他的感知之中,那一枚枚圆球陡然爆开,一股股阴寒之气,随之弥漫全场。

    这股寒气似乎并无太大的杀伤力,那定天柱的表层更是丝毫无损。

    但下一刻,场中的情况却是陡然一变。

    阴沉寒气与那灼热烈焰相撞,瞬间发生反应,无数道色泽暗沉的雷霆之光当即从中诞生、涌出,轰然弥漫全场。

    “轰隆隆……”

    巨响震动天地,雷霆轰击四方。

    上百个沉渊阴雷齐齐爆开,从中涌出的雷霆几乎不可记数,那恐怖威能,让孙恒也为之身躯紧绷,双眼猛然收缩。

    “咔嚓……”

    最先裂开的,不是那定天柱,而是有着阵法笼罩,高达千余丈的烈焰山山体。

    “轰隆隆……”

    道道粗大裂缝浮现在山体之上,无数山石自山体表面滚落,内部的砸入下方的烈火岩浆之中,激起岩浆迸溅不休。

    烈焰山守山大阵,在这无尽雷霆的轰击下,瞬间岌岌可危!

    整个山体,都颤颤巍巍,不知在这一刻,有多少人踉跄倒地,或被直接震飞!

    而位于那爆炸核心之地的定天柱,也在转瞬间通体漆黑,无数道细密裂缝,更是浮现在它的表层之上。

    但以孙恒观之,在如此恐怖的爆炸下,它虽遍体鳞伤,却依旧不伤根本!

    “是谁?”

    烈火老祖的巨吼响起,岌岌可危的守山大阵更是轰然闪动,一股股烈焰自山体内部涌出。

    烈焰行经半途,已是化作一头头火兽。

    高达数米的火鸟,长达十几丈的火蛇,堪比巨象般的火马,咆哮着朝此地冲来。

    它们脚踏火焰、御使着火云,百千头汇聚在一起,只是浮现场中,就让山体内部的温度陡然拔高数筹!

    千灵焰火术!

    此地火行之力如此浓郁,恰是可以把各种兽魂放入阵法节点,让它们持续壮大。

    用来对敌,自然也会无往不利!

    这里的每一头火兽,都可以爆发出堪比道基修士的威能,齐齐动手,天下间能挡者怕也寥寥无几。

    “早就猜到你会玩这一手。”

    一个阴冷之声,在山体内部响起,随即就见一道虚幻的身影洞穿虚空,无视各种火兽的阻拦,径自朝着此地阵法的核心冲去。

    “你们继续破坏定天柱,烈火老祖交给我!”

    “是,师伯!”

    虚空一晃,又有四人显出身形,他们共同御使着一件防御法器,挡住来袭的焰火,同时各自手托一个玉盘,从中挥洒道道黑烟。

    黑烟下落,转瞬化作一枚枚沉渊阴雷,贴着定天柱爆开!

    神雷之物,虽威力强悍,大部分却也炼制困难,耗费物资极多。

    如他们四人随意挥洒,更是浪费。

    看样子这次魔门为了今日的行动,也是下了大手笔。

    而远处,那虚幻的身影刚刚浮现,烈焰老祖的声音已是带出股惊恐。

    “元辰白骨,你是阴罗宗黑煞!”

    元辰白骨,以秘法炼制而成的人形白骨法器,在阴罗宗七大法器之中,遁术最快,更有虚实变幻之能,虽无多大的攻击力,却最是难缠!

    而且,这件法器,最是克制烈火教的千灵焰火术!

    因为,这些火兽虽强,却对处于虚幻之中的黑煞起不了太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