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114 离去(求订阅)
    有时候,某样东西在你想要的时候,怎么也得不到。

    但一旦不需要了,却偏偏会变的唾手可得!

    就如孙恒眼前的筑基丹。

    曾经他为了得到一粒,而拼死拼活,到最后却也只得到了一枚废丹。

    现在不仅有人主动送上门来,而且一送就是三粒!

    再加上明玉道人炼制出的一炉三粒,孙恒目前已经到手了六粒筑基丹。

    可惜,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除了第一粒之外,其他的只能为他提供大量的法力支持。

    除此之外,在他面前还有着两枚玉简。

    其中的一枚,纪录着上界的一些简单介绍和这无尽死域的情况。

    与玄清仙宗的那位先祖生死不知不同。

    在阴罗宗,那位破界而来的先祖寿数将近,尝试突破无尽死域,却是如蒋离一般半途而返。

    这是位在上界也丝毫不弱的金丹宗师,他虽然未能成行,但留下的记载却远比蒋离清楚、详细。

    有着这份记载,孙恒对无尽死域内部的情况也能多几分了解,突破的希望也会大上一些。

    另一枚玉简,则是阴罗宗道基以下的修炼法门,包括成就道基之法,和一门神通——玄阴一气大擒拿手。

    只不过,阴罗宗的功法太独,一应法术、神通,必须修炼他本门法力才可施展。

    就连法器,也需它们的独门法术炼制,别派修炼出来的法力,根本无用。

    阴罗宗的功法就如一株大树,所有的法术、神通、法器,全都是依附此树生长的枝干。

    没有阴罗宗的法力,就是无根之木,面对到手的功法,也只能干看。

    这样,可以有效防止他们宗门法术外传,但同样的,也限制了阴罗宗的发展。

    想来,这也是在此界,阴罗宗两千年来始终不敌仙盟的原因。

    玄清仙宗的法术可没这等要求,广传仙法,人人可学,法力相通转修也容易。

    一旦处于上风,这种优势也就会越发的明显。

    而隐于暗处,本就讨人厌恶的阴罗宗,与之如何能比?

    摇了摇头,孙恒放下手中的玉简,再次从一旁拿起一个瓷瓶来。

    这是破脉丹。

    可激发兽类体内潜藏的血脉之力,长久服之,有些许机会让猛兽发生进化。

    这是阴罗宗得自前朝驭兽斋之物,孙恒这次不仅要了这瓶丹药,还到手了丹方。

    在他身边,不论是圈养的天蝎蛊,还是蛟蛇的血脉,都可以服用此丹。

    当然……

    这丹药在他手里,有可能还有着其他用处。

    “啵……”

    瓶口开启,孙恒轻轻倒出一粒破脉丹。

    这种丹丸很小,不过黄豆大小,一瓶就装有百粒,乳白色,闻起来有股诱人的香甜味道,但实则是兽类服用之物。

    只不过……

    “咕噜……”

    单手一抬,掌中的破脉丹竟是被孙恒吞入了肚腹。

    闭上眼,他默默感受着体内的情况。

    感知中,丹丸入腹,当即化作一股清流,窜入肌肤之中,眨眼消失不见。

    皱了皱眉,孙恒又从瓷瓶之中取了数粒丹药,再次送入口中。

    这一次,感知越发明显。

    只觉身上的筋肉微微一抖,血液流速似乎有所增加,然后就再没了动静。

    睁开眼,孙恒眼露思索。

    以他对肉身的感知,即使只是少许的变化,依旧能清晰可辩。

    而刚才的变化,确实透着股奇异。

    这丹药,似乎对他也有用!

    只不过,药效很低,如果真的想见到成效,这一瓶百粒全部吞下,怕也没多大用处。

    看着药瓶沉思良久,孙恒才把它收了起来。

    …………

    数日之后。

    远处的天际之中,飘来一团黑云。

    黑云在空中飞遁,极其招摇,丝毫没有掩饰那股浓郁的阴诡、凶戾之气。

    黑云之上,立着两人,除朱子瑜之外,还有一位相貌不凡的年轻人。

    年轻人背负双手,神态孤傲,身着一件繁星点缀的法衣,此时正自朝前眺望。

    此人正是阴罗宗破界而来之人,言孝鲁!

    两人此行,却是没有他人陪伴。

    “仙盟!”

    “哼哼……”

    冷笑声自云头之上响起,言孝鲁远眺那无尽死域,面露不屑之色:“朱师妹,你追着人就到了这里?”

    “不错!”

    朱子瑜点头,道:“往前千里之地,就是无尽死域,据说那里有着通往上界之路,这也是仙盟剩下人的唯一生机。”

    “是吗?”

    言孝鲁不置可否,淡然开口:“不管他们去了哪里,只要还敢再在此界露头,就难逃一死!”

    想及因为仙盟的原因,他又要在这灵气贫瘠的世界呆上好几年,他的面色就变得有些狰狞。

    这么多年,他的修为几乎没有寸进,他日回到宗门,怕是免不了被某些人欺辱!

    “言师兄。”

    朱子瑜突然开口:“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言孝鲁愣神,随后面色就是一变:“有杀气!”

    “没错。”

    朱子瑜苦笑点头:“确实有杀气。”

    这杀气她很熟悉,也知道是何人所发,但来人的杀气显然不只是针对言孝鲁。

    还包括她自己!

    那人却是打算连她也杀!

    不过,这似乎并不意外。

    “好大的胆子!”

    黑云之上,言孝鲁面色一沉,双瞳转瞬已是化作漆黑漩涡,循着杀气,朝十里开外的一处沙丘看去。

    在那沙丘之上,正有一人负刀而立,浓郁杀机也自他身上冲霄而起。

    “这人……莫非就是那武道宗师孙恒?”

    言孝鲁的神通幽冥法眼,可洞穿幽冥,看穿虚妄,更有着种种神异之能。

    此即望着孙恒,他那精气神完美无瑕之状,也不由的让他为之一叹。

    “了不起,竟然把凡人武技修炼到这等地步,炼入骨髓、神魂,放在上面,怕又是一位金丹种子。”

    “可惜……”

    黑云之上,言孝鲁冷冷一笑,面色更是露出残忍之色:“区区武道宗师,就连道基都不成,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言师兄最好小心一点。”

    朱子瑜轻轻一叹,脚下已是微微后移,道:“此人身怀一门武道神通,乃是异人所创,号称此界第一神通,威能不容小觑。”

    “此界第一神通?”

    言孝鲁不屑一笑:“夸大之言,为兄身上有七大神通,三门妙法,哪一门不远超你们手上的功夫。”

    “且让我教教他,何为井底之蛙不可语海!”

    “彭!”

    只见他单脚一跺,身上黑烟上涌,瞬间化作一头狰狞鬼物,猛扑十里开外的孙恒。

    那鬼物身高七丈,青面獠牙,身上筋肉高鼓,手持一柄钢叉,浑身煞气外溢,让人望而生畏。

    这头鬼物,无惧日光照射,可虚实变换,更有着修士道基后期的修为!

    十里之地,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迈步,举叉就朝孙恒刺来!

    言家驱神御鬼大法!

    此法,可收束鬼神镇压于识海神府,对敌之时操纵其现身厮杀。

    当然,能够御使这头道基后期修为的鬼物,并非言孝鲁本人之功,而是他的族中长辈镇压了鬼物,磨灭神识后赠予他防身之用。

    与此同时,言孝鲁的一双幽冥法眼也微微旋转,一股幽暗之光随即自他眸中放出,无视距离的阻隔,猛然罩在孙恒的身上。

    幽冥法眼可演绎无穷幻象,直攻他人神魂。

    更能脱着他人神识陷入无尽轮回之中,逐渐磨灭他人意识,甚至篡改、仿照记忆!

    诚如言孝鲁所说,他一身的神通之强,远超此界修法之人的想象!

    “当……”

    一身轻响,在远处响起。

    言孝鲁的幽冥法眼,对孙恒的似乎并未起到太大的作用,长刀轻撩,已经横隔那钢叉之前。

    “杀!”

    厉鬼面目呆滞,口中发出尖声唳啸,足可震碎修为弱小之人的神魂。

    而杀声一起,他手中钢叉也已化作重重光影,朝着孙恒当头罩来。

    冤魂十八杀!

    并非是这里才有武技,上界的武技与法术结合,传承不断,威能更加惊人。

    而这头厉鬼被人磨灭了神识,却也在它浑浑噩噩的意识中,打入了一门惊人武技。

    而只有一门武技的意识,也渐渐成了这头厉鬼的本能,其招法之熟练,堪称惊人。

    这门怨魂十八杀的武艺,也是某一门派专为圈养的鬼物所创,威能强悍。

    舞动间,但见场中怨魂悲鸣,鬼火旋转,方圆数里之地,转瞬已成幽冥鬼蜮!

    脚下,有黄沙无声消逝,仿若被无形的鬼物彻底吞噬了一般。

    “好!”

    对于法术神通,孙恒惊讶于它的神奇,但只有武技,才能让他为之叫好。

    喝声之中,场中已经雷霆乍起。

    奔雷刀法!

    “轰……”

    宛如雷霆天降,无边荒漠中陡然闪出一片刺目白光。

    白光散去,孙恒持刀而立,而那鬼物也已返回言孝鲁的头顶上方。

    但刚才,他明明在这头鬼物的身上连砍一十八记,记记致命!

    “竟然可以死而复生?”

    孙恒眼眉一挑,却并未太过惊疑。

    既然能杀第一次,他自然也就能杀第二次。看那鬼物的模样,也不像是可以无限次复生的样子!

    “唰……”

    屈指一点,剑气飙射。

    真武七劫剑气!

    一千零八十道剑气,随着孙恒的屈指一点,已是瞬间汇聚成阵,把远处的黑云裹在正中。

    剑气未动,只是剑意勃发,就已把空中的朵朵白云绞成无数碎片。

    而剑气一出,黑云中的言孝鲁已经面色一变,眸中更是露出惊恐之色,再不复往日的傲慢跋扈。

    “斩!”

    淡漠的声音自孙恒口中而发,千道剑气闻声而动,疯狂旋转着朝着那黑云绞去!

    “滋啦啦……”

    三面如同城门般大小的漆黑巨盾,自黑云之中浮现,挡于四方。

    巨盾上有可腐蚀万物的黑烟滋生,与那疯狂旋转的剑气撞在一起。

    “轰隆隆……”

    无边爆响,自那虚空之中而生。

    以孙恒堪比道基后期雄厚的真气,催发出来的真武七劫剑气简直称得上无坚不摧!

    就算是极品法器,也难敌他三五剑气的摧残。

    但那三面巨盾,在这剑气消磨下,竟然让孙恒数次加持剑气,才显出不支之状。

    “爆!”

    一声闷喝,自那黑云之中响起。

    随即就见三面巨盾猛然一涨,随后无边火光自虚空而生,瞬间涌出几十里开外。

    而在那混乱的虚空之中,一头狰狞鬼物正自持叉而立,怒视孙恒。

    与刚才不同,现在这头鬼物虽然体型未变,但相貌却变成了言孝鲁的模样。

    “好,好神通!”

    身躯与厉鬼相合之后,言孝鲁也当即有了堪比道基后期的法力。

    一身实力,更是飙升。

    “可惜,你还能在发出多少剑气?而我,还有这数门神通未曾……”

    他面上惊慌之色未落,张口怒吼,却突兀的发觉四周环境仿若都陷入了停滞之中。

    包括他自己的声音。

    只有一道黑色的刀芒,无声无息的自远方而起,划过虚空,出现在他的眉心正中。

    “唰……”

    刀光一闪而逝,消失于远方。

    “轰……”

    惊雷在刀光之后才响起。

    “彭……”

    虚空之中,一头体型庞大的鬼物,陡然爆散,化作一块块漆黑血肉,跌落地面。

    “倒是逃的挺快!”

    收起长刀,孙恒朝着天边的一道遁光冷冷一笑,转瞬回返原地。

    在他与言孝鲁交手的第一时间,朱子瑜就已脱离了黑云,舍弃了言孝鲁逃向远方。

    而孙恒,最不擅长的就是飞遁之法,根本追之不上。

    “嚓!”

    天刀斜插地面,孙恒提着一个储物袋再次盘膝端坐。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另一只手上,多了放着筑基丹的瓷瓶。

    抬头,朝着那无尽死域看去,他幽幽一叹。

    “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