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08 灵童百寿丹(求订阅)
    阴风洞,洞如其名。

    入内之后,迎面而来的就是阵阵阴森寒风,宛如怨鬼哭泣,让人不寒而栗。

    常人入此,怕是转瞬就会冻毙。

    即使身怀些许武艺之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赴前者的后尘。

    洞内幽深,不见其底。

    如同一个直上直下的无底深渊,越往下,阴气越重,直至凝实为不停卷动的淡薄黑烟。

    黑烟中,偶有几道刺目火光在下方炸开,闷响不绝,显然是杨仙师已经与人动了手。

    宽广的洞穴,四下里悉悉索索不停,不知有多少蛇虫鼠蚁隐藏。

    孙恒的身躯飘飘荡荡的往下落,不时能看到几根长长的锁链,一头深扎山体,一头不知去向。

    锁链上有时会挂着一个个竹筐,竹筐不大,但放置一个孩童却是绰绰有余。

    而入目处,那竹筐之中,却只有森森白骨!

    骨龄稚嫩,最多不超过三岁。

    扫眼望去,自下而上悬挂着的竹筐密密麻麻,白骨累累,简直是耸人听闻!

    即使以孙恒的阅历,眼见此景也是忍不住心生无边愤怒,浓郁杀机。

    他一双微眯的双眼,更是隐现红芒,手臂上的毛发也泛起淡金之色。

    “咔……”

    竹筐年久失修,即使材质不错,经年累月受阴风吹拂,也是不堪磨损。

    此时伴随着一声脆响,一个竹筐已然从锁链上脱落,坠入下方深渊。

    “轰隆隆……”

    下方,斗法越发激烈,震爆声连连,劲气鼓荡不休。

    也震动的上方竹筐一个个来回晃荡,更是接二连三脱离锁链,坠落下去。

    更有一根根白骨,从那竹筐缝隙之中抛出,如雨般簌簌落下。

    “这些,都是一个个孩子啊!”

    轻微的颤音,自上方响起。

    却是石家姐妹不知何时也驾驭清风,飘了进来。

    此时两女的面色可谓惨白,即使是在这阴暗的洞窟之中也可辩分明。

    “这种妖道,真真是该死!”

    两女咬牙娇喝,而孙恒身躯一晃,已经先行一步朝下方遁了过去。

    “呼……”

    一道道蚀骨阴风狂卷而来,内里更有怨魂咆哮,直欲冻毙神魂。

    孙恒面色阴冷,屈指一点,法力一催,腰间长刀已然出鞘,带着滚滚闷雷,斩入阴风之中。

    刀光一闪而逝,阴风也转瞬消散,就连内里的阴魂也被阴雷消磨的一干二净。

    而孙恒也冲破浓郁雾气,来到了下方斗法之处。

    却见此地有一层透明的光罩,把洞窟从中间一分为二。

    下方阴火如龙,裹着一个大鼎在熊熊燃烧,鼎上有丹,皎皎如月,悬浮于鼎上三尺。

    一尖嘴猴腮的麻衣道人立于鼎旁,不停掐诀念咒,催动法力炼制丹丸。

    鼎下有几根长长的锁链,锁链上悬挂着百余幼童,此时正自哇哇直哭,声响不绝。

    而与杨仙师、惠恩大师两人斗法的,则是一根妖异的漆黑长幡。

    杆长数丈,幡面如幕布,无风自动,在那光罩之下来回摇摆。

    那幡面之上,有无数冤魂厉鬼涌动、起伏,更不时卷起道道蚀骨阴风,冲出光罩,咆哮攻来。

    杨仙师立于虚空,大袖展开,一团团烈阳真火连成串一般朝那光罩轰击。

    至于来袭的阴风,则被他身边的一枚金环轻易磕飞。

    一旁的惠恩大师面色严肃,浑身金光绽放,那怨魂袭来,往往还未近身,就已尖叫着烟消云散。

    而他手中,则多了一个钵盂,每次脱手而出,砸在那光罩之上,都会荡出层层涟漪。

    两人联手,那光罩摇摇欲坠,已现不支之状。

    “唰!”

    孙恒御风而行,身还未至,剑气已经呼啸而来。

    真武七劫剑气!

    三百余道剑气交织成阵,携滚滚闷雷之声,轰然斩至那光罩之上。

    真武七劫剑气是武道神通,虽然在他改修了法力之后,这门神通的威能有些下降,但此即三百余道齐出,威能依旧惊人。

    再加上其他两人的协力,那光罩猛然一震,就已当场爆散开来。

    “妖道,受死!”

    杨仙师口中怒喝,团团烈阳真火已经迅如电闪般直奔那无尘子而去。

    “麻冠老道,你竟敢夺我灵丹,我不会放过你的!”

    真火来袭,那道人再也无法继续炼制丹丸,此即怒吼一声,抖手甩出两道乌梭就迎了过来。

    “哼!”

    杨仙师不屑冷哼,金环、真火齐出,与之斗在一起,口中更是冷喝:“妖道,你多行不义,以活人炼丹,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前辈,小心孩子!”

    惠恩大师身化金光,在场中游走,不时以钵盂相迎,撞开那逸散的灵光。

    下方的孩童弱小,可万万禁不起这两位道基修士斗法的波及。

    甚至,如不是他们所在的竹筐有些神异,无惧此地阴风,怕是早已没了性命。

    而杨仙师攻势凶猛,却似乎是忘记了这些孩子的存在,未见留手。

    当下只得一边拦截,一边招呼孙恒。

    “孙道友,救人!”

    不必惠恩开口,孙恒早已御使长刀,无声而落,刀光轻轻一闪,就已斩断了一道锁链。

    “起!”

    一声低喝,但见他单手一抖,那锁链就已被他旋转成环,朝一旁飞去。

    法力灵动,他所修仙法更是精妙,御使起来可谓是心随意动。

    再加上精妙刀法,他竟是在两位道基厮杀之中,游刃有余的把这些孩子一一送到一旁。

    甚至长刀一挺,与惠恩大师立于洞穴下方,锁死了妖道的退路。

    “前辈,我们来助你!”

    上方,石家姐妹也冲了下来,一声娇喝,十余柄飞刀已是呼啸而至。

    “胡闹!”

    杨仙师眉头一皱,忍不住低斥一声。

    这石家姐妹看孙恒两人身为练气修士,面对道基高人面色不改,还游刃有余。

    却未曾想过,自家的实力与他们相比,何止是天差地别?

    面对两女的攻势,那无尘子甚至都懒得抬首看上一眼,随手一挥,一股黑风卷过,那些许飞刀就已被他消磨了灵光,打落深渊。

    “噗!”

    两女心血相连的法器被毁,不禁逆血上涌,口喷鲜血,身躯遥遥欲坠。

    “呼……”

    下方阴风卷动,直冲两女而来。

    “哎!”

    一旁杨仙师无奈顿足,不得不分出一分精力协助两女的驱散阴风。

    而那无尘道人侧首看了眼身旁的大鼎,眼中尽是不甘。

    却只得低吼一声,趁机卷起一道黑风,破开杨仙师的拦截,直冲上方而去。

    同时不忘洒下道道阴风,卷向那些孩童。

    他走上面,下面拦截的孙恒两人却是无法可想,待到护住孩子,那妖道已经无影无踪。

    练气和道基,毕竟是相差一大境界,对方不从这里走,他们也追之不及。

    “哎!”

    杨仙师脸泛沮丧,道:“可恨,走了那妖道。”

    “抱歉,前辈。”

    石家姐妹回过神来,虽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却也只能喃喃道歉。

    她们很清楚,如不是她们在场,那妖道绝难如此轻易逃脱。

    “罢了!”

    杨仙师拂袖,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以后再寻那妖道的晦气。”

    他摇了摇头,飘向那阴火缠绕的炉鼎,看向那枚皎皎如月的丹丸。

    “原来那妖道掠来童男童女,却是在炼制这枚丹药。”

    惠恩轻叹一声,上前开口:“前辈,您识得此丹?”

    “嗯。”

    杨仙师点头,幽幽道:“此丹名曰灵童百寿丹,乃是一种臭名昭著的邪道丹药,取童男童女先天精血、无垢神魂为引,附以各种罕见宝药而成。”

    “丹成,可延寿两个甲子。”

    “阿弥陀佛!”

    惠恩眼眸低垂,声音沉重:“这等丹药害人不浅,所幸还未炼成,不然不知又有多少孩童遭殃。”

    “这却不然。”

    杨仙师摇头,道:“此丹实则已经练成了,只不过炼制此丹,需要独特的地形,引地穴阴气入驻,此后经年不移。”

    “丹成之日,此丹已与周遭地气相合,轻易无法移动,所以那无尘妖道最后才舍下这丹丸而走。”

    “这样……”

    孙恒凑上前来,道:“前辈可知如何收取此丹?放于此地,总不是办法?”

    “说来也巧。”

    杨仙师轻轻一笑,道:“我有一门收宝诀,应能收起此丹,想不到那妖道炼丹十载,此丹最后却落到了我等手上。”

    “这却不妥!”

    惠恩大师却是摇头,道:“此丹内蕴近万童男童女的魂魄,满是怨煞之气,应当感化之后送至轮回,岂能收起?”

    “轮回?无稽之谈罢了!”

    杨仙师面色微变,陡然摆手,道:“散去魂魄,不过是魂归天地,哪个有什么真的轮回?”

    “我倒觉得,大师所言在理。”

    孙恒在一旁淡淡开口:“如此多孩童的魂魄在这丹药里,服之实在有损天良。”

    “感化怨魂,惠恩大师想来精擅,不若由他直接在此出手?”

    “嗯?”

    杨仙师眼眸一闪,转首朝石家姐妹看去:“你们两位怎么想?”

    “我们?”

    两女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心中的纠结。

    顿了顿,才小声开口:“这丹药虽能延寿,但确实不该留下。”

    “……”

    杨仙师面上一呆,陡然无奈苦笑,摇头轻叹,道:“其实,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想的。”

    说话间,他轻轻探手,双指已经捏住了一旁的丹丸。

    原本那无尘妖道收了半天也无动静的宝丹,竟是被他轻轻一捏,就取了下来。

    “阿弥陀佛!”

    惠恩大师面色微变,不禁口诵佛号,浑身绽放起淡淡佛光。

    “怎么?”

    杨仙师轻轻一笑,道:“和尚要与我动手,夺这丹药?”

    惠恩沉默不语。

    “前辈!”

    倒是孙恒,在一旁开口:“在下心中有疑,想请前辈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