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26 抛绣球(加更)
    面前的年轻人比张衍高了两头,手臂有他腰粗,大腿堪比撑梁柱,肚腹起伏间犹如闷雷回荡。

    这位的体重,怕是不下千斤!

    但要说他是壮士,却也无法让人信服。

    不说其他,只看那一迈步就四下乱晃的肥肉,就让人无法与‘壮’这个字联系起来。

    “哼!”

    似是看出张衍眼中的古怪,一旁的持鞭胖子上前一步,昂头道:“我家殿下乃象国皇子,名庞春!”

    他声音洪亮,态度高傲,似乎这名字极其尊贵一般。

    “修炼的神象镇狱功,出自道门嫡传,岂是尔等凡夫俗子可以揣测的。”

    “象国?”

    云叔踱着步子走了过来,道:“就是三十年前脱离东山国的那个象国。听说国度不过百里,国民只有十万,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地方,东山国甚至懒得征讨。”

    “放屁!”

    胖子庞春小眼大瞪,几乎从绿豆变成黄豆。

    “我象国以战起家,东山国是不敌我国军队,不得已才割裂疆域于我父亲!”

    “是吗?”

    云叔轻呵一声,也无意深究。

    像象国这种小国度,在北域多不胜数,大多出现个几年就会被周遭国度吞并,原本就不出奇。

    “原来是象国皇子当面。”

    张衍到不介意对方的态度,躬身一礼,道:“在下只是前去北魏国经商,无意皇家婚事,倒是皇子刚才所言的无遮法会,是什么?”

    “不去相亲?”

    庞春眨了眨眼,面色的怒气也少了许多,摆手道:“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北魏国国主崇佛,所以举办了一个无遮法会,迎四方佛门弟子宣讲佛法,不过早在十日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啊!”

    张衍一脸的遗憾:“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庞春不屑一笑:“一群和尚念经有什么好听的,要我说,现今国主招婿才是真正的热闹。”

    “这件事,自去年就已经遍传四方。北魏国国主只有两个公主,没有皇子,现今一起招婿,而且不拘身份地位,只求有缘。”

    “尤其是大女儿,只要选上,待到国主百年之后,女婿差不多也就成新国主了!”

    说话间,庞春一脸的兴奋,浑身肥肉抖动,好似自己已经娶了公主一般。

    “呵呵……”

    张衍闻言只能干笑。

    他虽不怎么注重礼法,但想当人家女婿,却又咒对方死,总是不好。

    当下就连出言相邀都显得不怎么有诚意:“皇子,我等也是前往皇城,不如一起同行如何?”

    “喔……”

    庞春抿了抿嘴,仿若没听出对方只是客气话,扫了眼张衍的商队,点头道:“也可以,我这群仆人有些目盲,一下雪就容易迷失方位,走上岔路,到时候你们也能给出点力。”

    身为一国皇子,他倒是指使人惯了,回答的极其不客气。

    张衍、云叔对视一眼,只有无奈摇头。

    “走了!”

    孙恒行到近前,招呼两人一身,同时扫眼打量了一下那胖子庞春。

    这胖子虽然肥硕,但肉身之力确实极其强悍,至少在道基之下差不多算是拔尖。

    只不过,移动缓慢这个弱点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

    就这般,一行人一起上了路。

    来自象国的皇子庞春虽然脾气暴躁、性子直耿,但相处几日倒也不是没有优点。

    就如,比较大方,不怎么注重钱财,而且一旦认作朋友,就以诚相待。

    几日下来,他竟是与张衍极其谈得来。

    两人相交之后,更是推心置腹,甚至在张衍劝说下,就连动不动就鞭打下人的习惯都收敛起来。

    而这一路,孙恒除了修炼之外,就是倚着车窗,静静欣赏着这北魏国风光。

    这里地域严寒,冰川广布,雪山连绵,山体大多起伏和缓,到不怎么难走。

    不过可以看到,北魏国国民稀少,一路行来并未见到多少繁华的城池。

    就算有着少许人聚集之地,也极其简陋,百姓生活十分艰难。

    国主崇佛,所以这里人大多喜穿黄色服饰。

    又因为环境原因,这里人的服饰都很厚,长裤、布靴,头戴包头是最常见的打扮。

    此国服饰极其鲜艳,经常看到衣服上有诸多纹路,并无特别的含义,只是单纯的为了好看。

    道路边,树枝上的积雪因寒夜变的坚硬,更有少许冰棱悬挂,伴随着马车行过,噼里啪啦掉落一地。

    沿途的一切,对于孙恒来说,都是不错的风景。

    包括张衍等人。

    “停下!”

    大道中央,一个关卡拦住商队的去路。

    守关的将士头顶铁盔,腰挎长刀,脖子上挂着几串金链子,晃晃悠悠的出现在商队之前。

    “从哪来?往哪去?车里拉的什么东西?”

    云叔上前一步,道:“回禀将军,我等自玉华国而来,欲往贵国皇城拜见国主,车里拉的是玉华国特产,各种香料和陶瓷器皿。”

    “哦!”

    将士拔出长刀,挑开裹车的皮布,朝里面看了几眼,道:“我们国主崇佛,你们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

    云叔连连点头:“我们这次的货物,专门带了珊瑚、水晶和一些金银,就为上供国主。”

    “算你们用心。”

    将士肩头抖了抖,继续道:“不过,想去皇城面见国主的人那么多,岂是谁想去就能去的?要不然,我们在这里是干什么的?”

    云叔一愣,顿了顿才道:“将军的意思是?”

    “要见真佛,首先就要心诚!”

    将士猛然转身,直视云叔:“心诚则灵,心不诚的人,是见不了真佛的!”

    “这个……”

    云叔道:“敢问将军,如何才能证明我们心诚?”

    “呵……”

    那将士双眼一翻,道:“愚不可及!”

    “算了,教导迷途之人,是我等的责任,今日我就告诉你,何为心诚。”

    他大手一挥,招来一队兵丁,喝道:“去,取下这商队三成的货物!”

    “啊!”

    云叔面色一变,急忙道:“将军,使不得啊!三成的路资,实在是太多了!”

    “路资?”

    将士猛然转身,面露怒容:“道士,你这话何意?我等取你之物,是用来当路资的吗?”

    “错!”

    他伸手,一指那忙碌的兵丁,一脸正气道:“我等取了这些东西,是上供佛陀的。这是为尔等积善行佛,你莫要不知好歹!”

    “……”

    云叔一脸呆滞。

    “这位将军。”

    这时,庞春身边的胖侍卫也走了过来,熟门熟路的自衣袖中取了一块宝玉塞到对方手中。

    “我家皇子有些事情想问将军,不知将军方不方便告诉一下。”

    “你这是何意?”

    将士皱眉,不过手里的东西却已经往怀里塞了进去:“这等污浊之物,我需以一颗赤诚佛心日日感化。”

    “是,是!”

    饶是胖侍卫见多识广,也不禁为这将士的‘一颗佛心’抹了把虚汗。

    好在那将士也不是只收东西不办事的。

    “说吧,为尔等迷途知人解惑,是我等佛前守卫弟子应尽的责任。”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胖侍卫急急道谢:“我家皇子想问,贵国国主招婿,可有什么流程?如若将军能指点迷津,我家皇子另有重谢。”

    “流程?”

    将军双手合十,语出禅机:“我佛有缘!”

    “将军……”

    胖侍卫一脸呆滞。

    将军收起双手,淡然道:“抛绣球,随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