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32 白衣僧人(求订阅)
    佛光已经暗淡。

    经文也不再禅唱。

    大殿中那尊佛像的漫骂却再次响起。

    各种污垢之言从佛像口中滔滔而出,就算是见识过无数网络骂战的孙恒,对此都不得不自叹不如。

    而国主鲁玉昆,竟是能对那谩骂做充耳不闻状,盘膝闭目端坐在那蒲团之上,静心修行。

    好似佛像的漫骂,只为磨砺他的心性!

    良久,伴随着长长的吐息之声,鲁玉昆才睁开双眼,看向佛像。

    “我知道你心中怨恨,所以尽情的骂吧,我不怪你,反正也没有几日时间了。”

    抖着衣袖,鲁玉昆从蒲团上缓缓起身,笑道:“我得你如此多的馈赠,挨上几句漫骂,又算得了什么?”

    “……”

    佛像表情微微僵硬,却越发的扭曲:“鲁玉昆,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早晚,你们夫妻早晚也会落得跟我一个下场的!这是因果报应!”

    “是吗?你一个弑师叛佛之人,竟然还相信因果报应?”

    鲁玉昆轻笑,面色却慢慢变的严肃:“不过,就算真的有因果报应又能如何?”

    “眼见得证不朽的大道就在眼前,寡人岂能甘心看着他偷偷溜走?”

    “大道?”

    佛像讥笑:“什么大道?不过是永堕魔道而已,鲁玉昆,当年我也是受它蛊惑,比你清楚的很!”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距离众叛亲离还有多远?”

    “大道也好,魔道也罢!只要能够长生不死,寡人就甘之如饴!”

    鲁玉昆背负双手,转身迈步,朝着大殿门户走去,只有淡漠声音传来。

    “至于众叛亲离……,我听人言,长生之路漫漫,向来都是独行之人!”

    “咣当……”

    殿门开合,大殿再复宁静。

    …………

    “阿弥陀佛!”

    一声佛诵自大殿之中响起。

    随即但见佛光升腾,一道白衣僧人缓步自佛光之中迈步而出,行至孙恒附身的飞虫之前。

    “施主,贫僧有礼了。”

    “大师客气了。”

    孙恒震动双翅,回道:“如非大师之助,在下怕是早就被那鲁玉昆发现了。”

    刚才那道莫名而起的佛光,把他气息隔绝,这才能躲过鲁玉昆的感知。

    现今看来,出手之人应该就是这位了。

    “敢问大师法号?”

    白衣僧人轻轻摇头:“贫僧未有法号?”

    “嗯?”

    孙恒心头一讶,没有法号,难道是在家修行的居士不成?

    不过看阁下这身佛光、法性,说是一位身怀舍利子的高僧怕都有人相信。

    摇了摇头,扫去心头疑惑,孙恒问道:“大师,你既然身在此处,为何看那鲁玉昆行杀人辱佛之举?”

    这位藏身大殿的和尚修为深浅能让孙恒都看不透,想来绝非弱者。

    白衣僧人面露悲戚之色,轻声一叹,道:“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孙恒震动双翅,在殿中飞舞:“大师身体受制?”

    “不错。”

    白衣僧人点头:“贫僧不仅本体受制,而且被魔气侵染,几尽永堕魔道。”

    “永堕魔道?”

    孙恒悚然一惊,这不得不让他想起身陷大悲寺的金刚寺主持惠岸。

    而面前的白衣僧人说话间,虽然面泛无奈,却并无焦躁恐惧之色。

    显然也是一位佛性极深之人。

    孙恒当下控制着飞虫朝对方示意,道:“大师,还望给在下解惑。”

    “自当如此!”

    白衣僧人双手合十,一手朝着大殿正中的佛像轻轻一指:“此僧法号空智。”

    “空智?”

    孙恒双翅一震,道:“惠岸大师的弟子?”

    “不错!”

    白衣僧人面泛慈悲笑意,道:“想来惠岸能脱离魔道,应有施主之功。”

    “善哉,善哉!”

    孙恒却是摇头,道:“惠岸大师虽然脱离了魔道,却也身死道消。”

    “不过是重入轮回罢了。”

    白衣僧人洒然一笑:“生死寂灭,本应如此。只要没有永堕魔道,终究还能再次明悟佛性。”

    “大师佛性高深!”

    孙恒赞了一句,心头这不怎么认同,继续问道:“却不知空智又是为何落到如此境地?”

    “阿弥陀佛!”

    白衣僧人面泛悲色,道:“此事说来话长。”

    他转过身躯,看向佛像身下的那朵漆黑莲台,语声幽幽道:“几十年前,南山古刹的闻法大师探寻一处生灵灭绝的小世界,在其中寻得一盏金色的七叶莲台。”

    “小世界?生灵灭绝?七叶莲台?”

    短短几句话,蕴含的信息却让孙恒心头一震,脑海之中更是起伏不定。

    不过他并未打断对方的叙述,继续静听。

    “却不想,那七叶莲台看似佛性浓郁,实则是一件魔道圣器,可引人永堕魔道!”

    “待到闻法大师发觉不对,已经入魔已深,未免再波及到他人,他在弥留之际带着莲台赶到了临近的金刚寺,让贫僧净化此魔。”

    ‘贫僧?’

    孙恒双翅轻震。

    那闻法大师让面前的僧人净化魔器,却不是让成就舍利子的惠岸出手。

    莫非这位的法力,竟是在惠岸之上?

    “可惜,贫僧虽然天生佛性,却不晓魔道诡异,竟是受它蒙骗,被它分出了一叶黑莲隐于金刚寺之中。”

    “而那叶黑莲,恰被空智所得!”

    白衣僧人一指佛像,道:“空智佛心未定,受魔器诱惑,迷了心智,伙同虎头僧在大悲寺设下陷阱,实是……金刚寺之劫。”

    “这岂能全怪我?”

    听到这里,那一直默不作声的佛像似也心有不甘,再次咆哮起来。

    “我自幼拜入寺庙,足有七十年!”

    “二十年小徒、二十年沙弥,三十年比丘戒!日日劳作、诵读那捞子经文,却只传我最基本的佛法!”

    “我已经七十多岁了!”

    佛像咆哮,面目狰狞,语声更是满是愤怒、怨恨:“我已经身躯老迈,面泛褶皱,就连禅杖都有些举不动了。而那惠岸,竟然还说我佛性不足,不能传我大法!”

    “哈哈……哈哈……”

    他仰天长笑,震的大殿灯火摇晃不止。

    “这么多年,我做给他饭吃、缝衣服给他穿,日日谨遵教诲,从不敢行差踏错!”

    “我哪里做的不足?哪里做的不够?他让我不着急,说佛性足了,自然会传我法门!”

    “他当然不着急,惠岸秃驴已经寿过八百,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区区几十年,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甚至,我就算身死,他也会说是再入轮回,下辈子还可以拜入佛门,积累佛性!”

    “我呸!”

    空智大吼:“长生之法,就在眼前,我岂能看着它从我眼前溜走?”

    他这话,却是与刚才的鲁玉昆一般无二。

    “阿弥陀佛!”

    白衣僧人口诵佛号,眼中的悲意越发明显:“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

    “无法看透佛理,即使把佛法放于你的眼前,你也是学不会的。”

    “放屁,放屁!”

    佛像挣扎着身子,奋声怒吼:“都是借口,借口!你们就是把我当傻子,空智、空智,要什么智慧?不过是一个侍候人的下人而已!”

    “还有那金刚明王诀,你不是不传外人吗?现在那鲁玉昆还有这头该死的虫子,不都学了!”

    “你们谁都教,叫广传佛法,偏偏不教给我,竟然还不允许我心生怨恨!”

    “我就是要恨,我不仅要恨,还要让你们永堕魔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到时候还怎么高高在上!”

    “阿弥陀佛。”

    白衣僧人双手合十,轻轻摇头,眼中悲苦更甚。

    孙恒默然,他倒是蛮理解空智的。

    不过据他所知,佛门的一些高深功法,确实需要一定的前提条件。

    当下转口问道:“大师,既然是空智害了惠恩主持和大师你,那他又怎么落到今日这等地步?”

    “大悲寺之事后,空智带着贫僧来到北魏国。”

    白衣僧人继续开口:“此时的他受魔性诱惑,早已忘了佛门戒律。心中只有贪、嗔、欲,无穷的欲望,让他想要得到更多。”

    “他打算在北魏国兴建寺庙,让所有人供奉他,并设下阵法以诸生怨念消磨贫僧的佛性。”

    “却不想……”

    “却不想!那北魏国国主与王后,也是一对狠人!”

    那佛像突兀开口,牙关紧咬,满面懊恼、悲愤:“我待他们为至交,他们却背地里暗害与我,给我酒中下毒,以女色破我法力。”

    “嘿嘿……”

    “据我所知,他们夫妻俩之所以成就道基,也是这般害了一位途经此地的道基修士!”

    “夺了他人的珍宝,却说是遇雪山得了什么奇遇,真是恬不知耻!”

    “阿弥陀佛!”

    白衣僧人再次口诵佛号。

    “原来如此!”

    孙恒点头:“如此说来的话,现今的北魏国国主,还是鲁玉昆?”

    “是,也不是。”

    白衣僧人道:“那国主现今也被魔性所迷,心性已然大变,早已与当年不同。”

    “这样……”

    孙恒点头。

    难怪他觉得不对,王后的小女儿也不过十五六岁,如若十几年前国主就变了人,王后怎么可能还对现在的女儿如此宠爱?

    不过还有一事,他需要问清楚。

    当下振翅飞到长案经书旁边,道:“敢问大师,这金刚明王诀又是怎么回事?”

    “金刚明王诀乃金刚寺镇寺之法,乃法相宗至高无上的几门护法神通之一。”

    僧人迈步来到经文之前,慢声道:“此等经文,自然是魔头的克星,不具佛性之人也难以修习。”

    “而空智、北魏国国主,则用魔气污了此经,再以僧人的血祭让经文浮现。”

    “但出现的经文,却非真正的金刚明王诀。修习之后,佛性不显,倒是会堕入魔道!”

    “原来如此。”

    孙恒点头,难怪他听着经文怎么感觉那么别扭,不过就算是堕入魔道,这门经文怕也不凡。

    “那,大师又是何来历?”

    没有法号,却又与金刚寺渊源不浅,这人来历倒是古怪。

    “阿弥陀佛!”

    白衣僧人一指经文,缓声道:“贫僧就是金刚明王诀。”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