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78 余波
    平云山,天器阁,二楼。

    “你来的早了几天。”

    余陀大师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默默品着他的灵茶。

    那日出去后,孙恒专门打听过这种灵茶,不过问过价钱之后,直接被他扫到脑后。

    论家资,他当时就是道基修士中垫底的存在,远不如余陀这等炼器大师。

    不过,现在他储物袋里鼓鼓囊囊,地气倒是足了不少。

    “大师也说了,只是改换一下材料,不涉及具体的炼制之法,用不了几天。”

    孙恒在对面端坐,黑袍兜帽半遮面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看大师的态度,应该早就完成了吧?”

    “呵……”

    余陀大师轻笑一声放下茶盏,随手自身上取出一枚玉简,抛给孙恒。

    “已经完工了。而且,为了感谢你,改良的铠甲我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

    他语带轻笑,似乎有些得意,也有些狡诈。

    诚如他所说,改良过的金锁铠所用材料全都不凡,但相对的也很难集齐。

    甚至,有很多地方多有浪费!

    若是真的以他的改良之法重新炼制,金锁铠的威能无疑会大幅度增加。

    但同样的,集齐材料所耗物资、精力,也绝非一般人可以集齐!

    “唔……”

    孙恒手上一顿,心中也是有些恼火。

    当下接过玉简渡入神识看了一遍,兜帽下的表情也变的阴晴不定起来。

    片刻后,他音带懊恼的开口:“大师,极品如意软玉竟然需要十几斤,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种罕见的东西,就算是极品法器,也用不了多少!更何况还有其他的东西,几乎样样难寻,我去哪里筹齐?”

    “法器和铠甲可不一样!”

    余陀大师双眉一扬,道:“法器大多越小越好,铠甲岂能如此?”

    “而且,若是以我这法门重新炼制铠甲的话,品阶绝对会是极品!”

    他声音变换,甚至略有埋怨的开口:“道友,你这就是不识好人心了,只是一件极品法器的炼制之法,你可知就价值多少灵石?”

    “可……”

    孙恒无语:“你这极品法器几乎纯粹是用材料堆积而来,怕只有三道七宗里面的人舍得如此浪费吧?”

    “哒!”

    余陀大师面色一沉,手中的茶盏更是重重顿在桌子上。

    “道友,你要我做的事我不仅完成,而且还如此用心,莫非你还要嫌弃不成?”

    “大师倒是理直气壮!”

    孙恒叹了口气,回道:“那大师这里可有在下铠甲上所需之物?”

    “有一些。”

    余陀大师闻言一笑,道:“那极品的如意软玉,我这里就有三两,此外还有天星石、浮屠金沙……”

    “慢来!”

    孙恒大手一伸,道:“大师,三两极品如意软玉,在你这里售价多少?”

    “五十枚!”

    余陀大师不慌不忙的伸出五根手指,慢悠悠的开口:“中品灵石。”

    “呵……”

    兜帽下,孙恒嘴角一抽。

    片刻后,即使半遮面颊,依旧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怒意蓬勃欲出的孙恒离开了天器阁。

    在接下来的半天里,他几乎把平云山的铺子转了一遍,才再次腾空而起,遁向骊龙山脉。

    而这一圈,他也把自己刚刚入手的几个储物袋中的灵石,几乎消耗一空!

    幸好,不论是古妙羽还是那洪公子,都家资不菲,这一趟倒也收获颇丰。

    只不过,距离集齐余陀大师给出的材料,还差的多。

    倒是巽风法衣因为主要的材料都已入手,辅助材料也并非太过罕见,如今已经集齐,可以动手炼制。

    他来去匆匆,却不想自己做下的事,竟是引起多大的余波震动!

    两日后。

    几十道遁光自远处急急飞来,落在平云山上。

    这些人,一个个都身着百草宗执法堂服饰,面色阴沉、气息冷肃。

    他们一入此地,就下令激发了阵法,封锁了山峰,严禁此地修士外出。

    接下来,位于平云山的百草宗弟子在一声令下,各自拿着一件件寻踪法器,就四下散开。

    一股紧张的气氛,瞬间笼罩整个平云山。

    看着那四下跑动的百草宗执法堂弟子,不少人都心中惴惴,面泛不安。

    小声的议论之声,更是起伏不绝。

    天器阁。

    “道友!”

    百草宗执法堂古通步入大厅,朝余陀大师遥遥拱手:“有事,叨扰一下。”

    “古道友客气了,有事尽管吩咐。”

    面对来人,余陀自不敢摆架子。

    他虽精于炼器,名气不小,但依旧还是要仰百草宗的鼻息度日。

    况且,来人可是附近百草宗执法主事,有着道基后期的修为。

    “道友这几日可曾见过这等打扮的人?”

    古通点头,也不废话,当即大手一挥,面前灵光晃动显出一道身着黑袍的身影。

    “这……”

    余陀面泛尴尬之色,道:“古道友,你应该知道,北川山脉见不得光的人有不少,这等打扮也很常见。”

    “这里还有一道他的气息。”

    这事古通也知道,当下再次挥手,一股阴冷之意随即在场中浮现。

    “这气息……”

    余陀心中一动,似乎联想到什么。

    但还是轻轻摇头,道:“气息太淡了,在下实在分辨不出。难道道友所寻之人,没能留下些别的什么?”

    “哎!”

    闻言,古通也是无奈叹气,回道:“没有,就连这道气息,还是洪崇长老施法强行拘来的。”

    “洪长老?”

    余陀面色一变,不禁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友所寻之人是谁,竟是让洪长老出手,道友亲自垂询?”

    “这人是个邪道修士!”

    古通面色一沉,甚至有杀机情不自禁的涌现。

    他略显迟疑,随即摇了摇头,道:“告诉道友也无不可,反正此事也隐瞒不下去。”

    他屈指一伸,指着那虚影道:“此人杀了我家老爷子的掌上明珠妙羽和洪家当代天赋最高的年轻人洪慕。”

    “啊!”

    余陀面色一白,忍不住低声开口:“此人好大的胆子,难道他就不怕得罪你们两家吗?”

    古、洪两家,在百草宗实力盘根错节,几乎能占据半壁江山。

    得罪了他们,就是得罪了整个百草宗!

    “那人还真有可能不怕!”

    古通面色阴沉,道:“当时不仅有妙羽和洪慕在,还有另外两位道基修士命丧他手!而且,那时他还处于洪家的风雷阵之中。”

    “从现场的情况看,此人定是位道基后期修士,而且精通勾魂摄魄之法。”

    回想那山头之中,一个个背怨魂吞掉阳气、身化白骨而死的洪家弟子,即使是他也不禁双眼一缩。

    当下朝余陀大师叮嘱:“这等邪道修士,最是无法无天,道友若是遇到可疑之人,千万记得要通知我们一声。”

    “在下省的!”

    余陀急忙正色拱手,心中也轻轻松了口气。

    应该不是他。

    那人修为没有道基后期,而且行事做派也丝毫不像邪道修士。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