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91 实力(补上月月票)
    废墟上空,不知何时飞来了两道遁光。

    遁光在高空旋转,洒落一片灵光,仔细检查了数遍才落了下来。

    “是姓褚那人的气息!”

    遁光散去,显出两个老者,其中一人眼冒神光,沉声道:“不过气息很淡,这里斗法的情况被人处理过,如不是还有些残留气息,就连我的神通也无法发现。”

    “这并不奇怪,姓褚的被万兽门的蛮童所伤,自然会小心隐藏。”

    另一人淡声接口:“万兽门的法力十分独特,一旦伤到就如跗骨之蛆、极其难解,即使姓褚的身怀异术,也绝不可能轻易摆脱。”

    “此时的他倒是无妨。”

    先前那人面色凝重,更有一柄飞剑绕身旋转,显示出他的谨慎态度。

    “但那血影却有可能和他在一起,那人可是极其难缠,若是碰到,哪怕咱们俩个联手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放心,她如果在的话,早就出手了。”

    同伴扫眼四周,气息也是松中带紧,远不如他语气中的平静。

    显然,两人对于口中的血影都极其忌惮。

    即使他们已经是道基后期的高手,依旧如此。

    “气息是半日之前留下的,姓褚的身受重伤,移动缓慢,血影一旦暴露更是明显。”

    “他们肯定没有走多远!”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重重点头。

    “发消息,严查这附近,把他们给逼出来,问出万邪公子的去向!”

    …………

    对于后面发生的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孙恒几人并不知情。

    此时的他们,早已远离了那处地底废墟,行在前往平云山的路上。

    祥云在高空飞遁,看似缓慢,实则速度惊人。

    云头之上,玄衣大师已经恢复了些许元气,至少表面上已经不怎么明显。

    倒是余陀大师,依旧面色惨白,毫无血色,一看就是身受重伤的样子。

    “孙道友,此番多亏有你出手,若不然……”

    余陀手捂胸口,低声长叹:“果然,我还是适合老老实实炼器,这无端之宝,与我无缘!”

    “大师客气了。”

    孙恒漠然回了一句。

    “大师可不能这么说,当时若不是您挡住那人临死前的疯狂,我与家师怕也难以幸免!”

    秋雨则面露感激,道:“大师恩德,秋雨绝不敢忘。当然,我们对孙道友的感激也是一样。”

    “秋雨说的没错。”

    玄衣大师在一旁轻轻点头:“余道友的法器极其犀利,竟能硬抗道基后期修士,可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这算不得什么。”

    余陀连连摆手:“我这也就是仗着法器之利,远不如孙道友神通惊人。”

    他手上的离乱钩,可是百余年积累换来的一件极品法器,这也一直是他的依仗,即使面对道基后期修士,也有着些许底气。

    当然,即使身具极品法器,他也只能和一般的道基后期过过手。

    如今日碰到的血影和大汉,却是几无抵抗之力。

    至于孙恒……

    在余陀几人眼中,孙恒怕是隐藏了修为,绝非是道基中期的修士。

    而且,还应是后期修士中的佼佼者!

    秋雨善于察言观色,见孙恒无意多言自己,急忙开口转移话题。

    “今日那两人修为不凡,功法也极其神异,想不到竟也落到这等地步。”

    “是他们得罪的人太强!”

    余陀显然知道些内情。

    换做往日,他自然不会多说,但现在有孙恒在,他却不敢隐瞒,道:“据我所知,就算是百草宗,也只不过是他人的打手而已。”

    “哦!”

    闻言,孙恒也忍不住眼眉一挑:“他们得罪了谁,竟然能指挥得起百草宗?”

    “是啊!”

    秋雨也是一脸的好奇:“是那汉子口中的万兽门吗?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万兽门虽强,但要说指挥百草宗,却也有些勉强。”

    余陀摇了摇头,道:“是三道七宗的罗浮仙派,据闻是此派来北域游离的一位真传弟子!”

    “罗浮仙派的真传弟子?”

    玄衣大师面色一紧,随即点了点头:“难怪,也只有三道七宗,才有这么大的面子。”

    “是啊!”

    余陀长叹一声,看秋雨依旧眼露疑惑,再次解释道:“虽说这些个真传弟子只是道基后期修士,但不说他们的背景,但是他们自己的实力,就绝对不容小觑!”

    “如百草宗的道基后期,在他们这些人眼中,实不比寻常道基强到哪里。”

    说到这里,他下意识朝孙恒看了一眼。

    说起实力,这位怕也是道基修士中顶尖的存在,就不知与那三道七宗的真传相比,差了多少。

    他自然不会认为孙恒有资格挑战三道七宗的真传弟子。

    事实上,同等境界,无人能和三道七宗出来的人相提并论,这是北域的共识!

    “那万邪公子又是何人?”

    秋雨显然是一位好打听的,继续紧追不舍。

    “这人我也不知他的来历,但他却在罗浮仙派的真传手下逃了性命,修为定然不凡!”

    余陀面色一凝,道:“不说此人,但是他的手下,就是今日我等碰到的两位,就绝对不容小觑!”

    “不错!”

    玄衣大师在一旁面色阴沉的接口:“我曾见过几次百草宗的道基后期长老与人斗法,论实力……,他们不如我们今日碰到的两人。怕只有百草宗最顶尖的那几个人,才可与他们交手而不败!”

    “嘶!”

    秋雨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口中喃喃:“这……这也差的太多了吧?”

    以往,就算是百草宗的长老,可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所以,我等无有跟脚的散修,在修行之路上是何等的艰难?千辛万苦的攀爬,有可能只是他人的。”

    余陀苦笑开口:“世人都言我与玄衣道友贪慕钱财,心性吝啬,却不知若非如此,我等又岂有今日的成就?”

    “是啊!”

    玄衣大师对此更是感同身受,点头道:“都说钱财乃身外之物,但财侣法地,可是缺一不可啊!当年我炼丹有成,亲朋好友托我炼丹,但一炉丹药动辄月余、年余,在此期间我如何修行?收取昂贵资费,实是无奈之举。”

    “秋雨,你要切记!”

    他转首,双目炯炯直视自家徒儿:“炼丹之术是我等的依仗,是我等求道路上的臂助,但绝不是根本!”

    玄衣早年一心修行、炼丹,一直未曾收徒,后来收徒也是为了方便自己。

    但现今门下的几位徒弟,他却十分重视,算得上是寄以厚望。

    至于他自己……

    虽然服用过延寿丹药,但玄衣却知自己的大道之途已经到了极限。

    再难寸进!

    “徒儿明白!”

    秋雨重重点头,眼中压露出坚定之色。

    孙恒一直未曾开口,但几人的话也尽收双耳。

    现今在他的脑海里,关于道基境界各种实力的划分,也渐渐清晰。

    道基后期以下,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接下来就是普通的道基后期,就如百草宗的某些修士,强一些的则可能得个长老位置。

    再强的,则是今日碰到的大汉和血影。

    这等人在百草宗,定然是顶尖高手,如洪家、古家的主事人。

    这些人,应该也是北域普遍意义上的道基顶尖了。

    至于最强的,则是来自三道七宗的真传弟子!

    在这两者之间,应该还有一个划分。

    如那万邪公子。

    万邪公子既然能从罗浮仙派的真传手中逃走,就算实力不济,也应该差不了多少。

    也可以排在这一档次!

    当然,同样可排在这一档次的,在孙恒的印象中应该还有一位。

    那就是那位遁法无双的令狐明!

    就算是三道七宗的真传,孙恒也不相信他们的速度能赶上此人。

    至于他自己,灭杀血影对他来说并不算太轻松,怕是要比这些人稍微弱上一些。

    “咦,前面是怎么回事?”

    耳边,一个惊疑之声打断了孙恒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