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095 寻人
    数日之后。

    平云山上空不知何时飘来了一片祥云。

    祥云占地足有百亩,浑然不似其他云朵般轻柔,反而透着股厚重。

    从高处看,在那祥云之上,竟有着一座奢华的宫殿矗立,其间屋檐层叠、琼楼玉宇皆有灵光绽放。

    一位位姿色、气质俱佳的女子行走期间,充当着此地的随侍奴仆。

    时而有仙禽瑞兽出没,鲜果佳酿的清香飘来,好一副仙家盛景。

    此乃百草宗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腾天阁,向来只在宗门驻地核心处出没。

    却不想,今日竟然来到了堪称荒蛮之地的北川山脉。

    腾天阁后院。

    玉质亭台间,有三人而立。

    正中,是一位背负双手、剑眉星目的年轻人,此人相貌俊逸不凡,气质略带萧索寂寞,身上自带一股脱尘飘逸之气。

    恰是仙居之中有仙人!

    “彭!”

    不远处,一个矮瘦男子被人一掌狠狠拍飞在地。

    他身躯抽搐着倒地,泛着灵光的玉石地面,也被震出道道裂缝。

    “该死!”

    说话之人是位童子模样的修士,头颅略大、四肢短小,但身上的气息却极其凶残、暴戾。

    童子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男子的头发,怒吼道:“快说,你家主子逃到哪里去了?”

    “咳咳……”

    男子张口,喉咙中尽是血沫,他眼带鄙夷的看向童子,声音嘶哑的开口:“我家……公子,会为我报仇的!”

    “你早晚……也不得好死!”

    童子闻言,当即面露怒容,大手一翻,拍击之下就连虚空都猛然一震。

    “彭!”

    男子身躯一挺,再次被轰在地面,浑身百骸几乎再无一处完好。

    “没有用的。”

    玉亭下,气质出尘的年轻男子似乎丝毫不受场中的情形影响,面上依旧云淡风轻,眼中尽是悠远苍茫。

    “他被人种下了锁心法咒,若不能解除咒术,就绝不会背叛万邪公子。而他身上的法术,非金丹不能解,你我对此都无能为力。”

    “可恶!”

    此事童子也知,但却不愿压抑心头的怒火,再次上前一步,一脚狠狠踩下。

    “啪!”

    地面上,男子的一条手臂直接被他跺成血沫,但对方却已无力哀嚎。

    “蛮童,要杀直接杀了就是,何必如此?”

    年轻人似乎不喜眼前的场景,略微皱眉,道:“如无例外,那万邪怕是已经离开百草宗的势力范围,你就算再怎么折磨,也是无用。”

    “张道友说的是。”

    蛮童点头,无奈叹气:“谁人能想到,万邪公子身上竟然有乾坤挪移符这等逆天之物?”

    “万邪的来历有些古怪,怕是可能得了某位元神真人的传承。”

    年轻人也是面容一肃,冷然道:“不过,他虽一身顶尖的邪功,却太过杂乱,倒像是野路子出身。不离十,没有高人教导。”

    “就算是得了元神传承,他也难与张道友相比。”

    蛮童朝着年轻人恭维一笑,道:“道真兄可是罗浮仙宗的真传,万邪公子能在你手下逃的性命,就足以自傲了!”

    “不错,不错!”

    年轻人身后的两人,都是百草宗鼎鼎大名的道基后期修士,此时也是连连点头。

    在场众人都非弱者,但也因此更加清楚,三道七宗的真传是何等强悍!

    在北域,金丹不出,这些人就没有敌手!

    所谓的北域俊杰、一代天骄,与他们相比,光芒也要暗淡失色。

    “也不能这么说。”

    张道真轻轻摇头:“我只不过是占了宗门、家族的便宜,单论天赋,倒也未必如他。”

    “不说万邪公子……”

    他侧首着看向蛮童,道:“单是蛮兄,身具无极法体,张某就是十分艳羡!”

    “道真兄过谦了!”

    蛮童苦笑摇头:“我这本事算的了什么,也就是一身蛮力还算过得去。”

    “万兽门的四相真功,可是北域一绝,就算是放在三道七宗,也绝对不差。”

    张道真客气了一句:“蛮兄莫要自颓,放眼天下,能有望金丹的又有几人?”

    “张公子所言不差。”

    百草宗的一位道基笑着开口:“在北域,蛮道友可算得上是一枝独秀,当日那万邪公子,不也没在道友手上讨得了好处吗。”

    “哎!”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当日若非张道真及时出手,蛮童绝非万邪公子的对手。

    当下摇了摇头,朝脚下那人一指,道:“不说这些了,先把这人拉下去。”

    “是!”

    一人摆手,当即就有人自远处行过来,把人压了下去。

    “现今看来,万邪手上的七星令符怕是没有多大指望了,毕竟我等无从得知乾坤挪移符把他送到了那里。”

    蛮童行入玉亭,手托下巴道:“倒是前几日出现的另一枚令符……”

    以北域之广,散落几十枚令符,无疑是大海捞针。

    而两枚令符出现在一处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但现今,此事却真的就发生了!

    “张原的实力并不算差,那人能杀的了他,自身实力也绝对不弱。”

    “更何况,当时还有万兽门的一位后期修士,和百草宗的人在。”

    张道真眼眸一沉,身上竟也有些许杀机浮现。

    他口中的张原,正是命丧孙恒手中的那人,也是张道真从小就在一起的玩伴。

    两人说是主仆,但也有着一些兄弟情义。

    不说是为了七星令符,单单是为了给张原复仇,张道真也绝不会放过凶手!

    “只可惜,他虽杀了张原,本身也有气息留下,此人,我必杀之!”

    蛮童则看向在场的一位百草宗道基修士:“古道友,可能找到他?”

    “当无问题!”

    古姓修士点了点头,道:“出事的地方,有好几道气息留存,而且我们已经锁定当日出现在那附近的修士,不出意外,十日之内就能查到凶手是谁。”

    “嗯。”

    蛮童点头:“尽快。”

    “道友放心,我们已经把附近的门人弟子尽数召集过来,并收拢了一些散修,协助我们最差。”

    “兴许,很可能用不了那么久。”

    “唔……”

    说话间,他眼眸微动,手一翻,掌中已经出现一枚传音玉石。

    但见他手握玉石,沉思片刻,眼中已有杀机涌现。

    “怎么了?”

    蛮童急忙问道:“可是找到了人?”

    “这倒不是。”

    古姓修士连忙摇头,道:“只不过是找到了我们古家的一个仇家。”

    “那人在天涯一柱峰附近露了面,此人是古、洪两家的仇人,因而洪长老邀我前去做个见证。”

    “哦!”

    闻听此言,蛮童当即没了兴趣,随即摆了摆手,道:“既然是你们的自家事,那我们就不掺和了,只要不耽误大事,自去就是。”

    “是!”

    古姓修士躬身一礼,道:“这里有韩长老、王长老主持,当无问题,在下暂时离开,数日即归。”

    “去吧,去吧!”

    “那,在下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