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110 明王怒
    天妖转生术乃是一门妖类修行之法,可借助外力,通过转生来超越自身血脉的界限。

    另有副卷—天妖化生术,则是供人族修行,可让人异化成妖!

    当初,这两门功法都落在阴罗宗上界来人的身上,其后对方被孙恒所杀,功法自然就落在他的手里。

    只不过这门功法太过邪门,他一直不曾修炼,甚至因功法带着股惑心之能,也极少翻阅。

    孙恒曾经修炼的煞身,就是不完善的天妖化生术,为此曾让他的修行之路平添不少坎坷。

    他现今体内通臂猿猴的血脉,就是因此而生!

    虽说因为血脉之力,孙恒的实力得以大增,但他血脉的提升,一是因为蛇妖的神念遗留,一是因为服用破脉丹,并非是因为功法之故。

    若真的依靠此功进化血脉,情况怕是另有不同!

    这门功法迥异与他身上的其他法门。

    可借助天地间的阴气、煞气、死气等种种负面气息,刺激体内血脉,让肉身异化,进而增强实力。

    这是一门堪称逆转乾坤造化之法,甚至只依靠杀人、掠夺阴煞之气,就可不停的进阶。

    只不过,功法中并未提及肉身熔炼这些负面气息之后,会影响神魂。

    也未曾提出解决办法。

    若是真的依照上面的记载修炼的话,定然会成为一头只知杀戮的妖类!

    这自然非是孙恒所愿!

    当然,若是他愿意改修此功,彻底激活体内血脉的话,当可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增。

    而一旦真正化为通臂猿猴,以这种血脉的强悍,怕是能在道基境界无惧金丹!

    石室内,孙恒托着两卷不知什么兽皮所制的功诀,渐渐陷入了沉思。

    以他现今神魂的强悍,金刚明王诀的守护,当可尝试着彻底化身妖物,而神魂不寐。

    但如此以来,他就只能走妖修一路。

    但妖族的功法他没有,根本不知接下来如何进阶,而若彻底转修天妖转生术,现今神魂还能抵抗,实力越强,反而会越容易沉沦。

    不谈这些,只是两世为人的经历,也让孙恒天然的抵触妖类。

    再说,他手上的天刀来历古怪,更是以妖类为食,改修妖族更像是笑话。

    不过即使此功缺陷多多,但其中蕴含的玄妙却也同样精深微妙。

    即使只是粗略一观,就能给孙恒提供诸多想法。

    尤其是其中关于血脉肉身的描述,更是让他大开眼界,惊叹不已。

    只可惜他实力太浅,并不能一窥此功奥妙。

    倒是其中熔炼煞气的法门,让孙眼前一亮。

    这种法门,他似曾相识。

    相识处,非是太阴秘录,而是来自佛门的无上神通金刚明王诀!

    金刚明王诀不过区区数千言,但字字精微玄奥,即使只是每日诵读,都可持续不断的强化肉身、壮大神魂。

    好似天地至理,被人以文字尽数展露眼前,细细观之,常有所感。

    它不似其他功法,法门尽数告知,而是除了自发而生的神通之外,其余法门全靠自行感悟。

    其间就有一法,名曰明王怒,就涉及到炼煞之术!

    明王有忿怒法象,周身业火熊熊,可焚烧人间的一切世事纠葛。

    孙恒时常思虑凝煞之法,明王怒就自然而然的在心头浮现,渐渐清晰。

    此法乃镇压凝练煞气之术,可把杀人之后的煞气,化作一团火焰,环绕身周。

    大成之时,甚至就连业力也可熔入其中!

    火焰有万邪辟易之能,镇压外魔之效,持此火,可不堕轮回。

    明王之怒,怒的是众生的蝇营狗苟、天地的大道不公,是对自身叩问的愤慨。

    此法以天地间阴煞积郁之气为根、为材,燃烧愤怒烈火,明悟本我。

    长持此怒,可增上为菩提心、大智大悲大雄力!

    “彭!”

    不知何时,盘坐正中的孙恒陡然一震,身周的虚空当即泛起涟漪。

    涟漪似火焰形状,把他团团围绕,轻轻晃动。

    明王怒!

    盘膝端坐的身影,也与此刻变的雄浑强悍,如尊佛门护法金刚,尽是威严。

    “噼啪……”

    孙恒睁眼,昏暗的石室中陡然闪过一抹亮光。

    在他的一双眸子中,此即也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照彻一方。

    单手朝前虚劈一记,虚空中当即波浪起伏,出现一道延长十余米的涟漪。

    那涟漪动荡不休,好似就连虚空都彻底扭曲。

    明王怒火虽然无形,却能焚烧万物!

    “防御力增加数成,一些邪法也无法破开明晚怒火,再加上菩提神光,当算得上万邪不侵了。”

    沉吟片刻,孙恒心中默默转念。

    “爆发出来的力道,因为明王怒的加持,增加了将近一倍,再次对上张道真……”

    “依旧不是敌手!”

    …………

    “轰……”

    半月之后,石室大门打开,孙恒行出闭关之地。

    身子刚刚出现,他的眉头就是一皱。

    当下长袍一抖,就已化作一股阴风朝着黑风洞核心大殿遁去。

    此时的大殿,早已被石芸清理利落。

    当日凌乱摆放的翡翠珠玉,都各寻了位置码放整齐,作为景色点缀。

    瓜果时蔬不见踪影,应是另寻一处安置。

    而殿中除了石芸和灰猿之外,另有一人。

    此人满是寒霜,跪倒在地,有十几根漆黑木针贯入肉身,面上尽是痛苦,表情分外扭曲。

    孙恒现身之后,皱眉询问:“他是谁?”

    他之所以皱眉,不是因为有陌生人闯入被擒下,而是不喜石芸的手段。

    这人身上的木针手法,乃是太阴秘录中的十八钉魂术,此术手段残忍,入体之后会百般折磨,极其不人道。

    “前辈,您出关了!”

    见到孙恒,石芸面上一喜,急忙躬身回道:“此人叫叶九临,乃是叶家三房的一位家仆。”

    “叶家?”

    孙恒眼眸闪动,点了点头继续道:“他是来找黑风洞八怪的?”

    “正是!”

    石芸点头:“据他所言,黑风洞八怪收了他的灵石,负责解决叶家上任家主流落在外的两个孩子,因为一直没有消息,所以上门打听。”

    孙恒虽然搜索了光头大汉的记忆,但只是粗略一扫,关心的重点也不再这里,因而对这里面的情况并不了解。

    当下略有疑惑道:“当日那些人没有回叶家?”

    石芸显然也知道了当日他们意外救下的人是谁,想了想回道:“也许,是她们还不敢回去,躲在了哪里?”

    “嗯!”

    孙恒点头。

    “前辈。”

    石芸轻轻侧身,小声道:“我已经问过了,叶家是九圣盟现今九大势力之一,而我们当日救下的人,在叶家的地位也十分特殊。”

    “若是能借助叶家的权势,以前辈的实力,当能快速在这里站稳脚跟。”

    “而且,叶家是以行商起家的,前辈不是要买很多东西吗?也可以借助他们。”

    言语间,石芸双目炯炯,大有意动。

    “这种事我不会参与。”

    她说得很有道理,但孙恒却态度冷漠:“纠纷、麻烦,太过耗费心神。”

    “这样啊!”

    石芸点头,当即五指一扣,冷声道:“那这人也就没用了,死吧!”

    “不……”

    地上那人双眼一睁,还未来得及求饶,身上十几根木针就已猛然往里一刺,彻底断绝了生机。

    “噗通!”

    眼见尸首倒地,石芸本应清秀的面上,竟是露出扭曲的笑意。

    孙恒坐壁旁观,心中也不禁一叹。

    也不知道那二十年石芸到底遭遇了什么,竟然从一个天真灿烂、富有同情心的少女变成了这般模样。

    而且,权利心极其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