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离天大圣》 正文 183 一波三折(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神通—天雷震!

    神魂映照云雷法象,用法力激发内腑之力,以肉身小天地引动天雷震荡。

    可发无穷巨力,能移山蹈海。

    这是一门十分少见的直接作用肉身的神通。

    神通—九火炎龙罡!

    纳天地火行罡煞之力,以秘法熔炼而成,防身护体、离体杀敌、分身化影,堪称无所不能。

    乃丹鼎宗不传之秘!

    神通—三界小挪移!

    千里之地,念动身至,需炼冥冥之物入体,或明悟虚空之妙,方可修行。

    《清微元降法典》

    道门秘传功法,直指金丹要诀,传承完整,练气、道基、金丹一应俱全。

    就连以武入道也有涉猎。

    而且,这门法诀入门方便,几乎没有天赋限制,可做宗门传承,广传宗门弟子。

    《神霄真经》

    雷属功法,上古残篇。

    没有练气、道基的基础,但金丹境界完整,还有着元神秘要,以之可证雷霆元神!

    “啪!”

    孙恒放下手中的玉简,面露沉思之色。

    东冥老怪、周贪终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允许孙恒先在这里选择一门功法。

    而这五门神通、功法,就是挑出来的佼佼者。

    神通暂且不提,最让孙恒为之纠结的,自是两门功法的选择。

    一门基础完整,可轻易转修,但只到金丹圆满。

    另一门倒是直指元神,但与他现在修行的功法属性不符,转修较为困难。

    而且一旦转修,自己一身的太阴法力都会转化,太阴秘录上的种种功法施展起来也就不会那么方便。

    况且,没有练气、道基的基础,在金丹境界的修行上也会多有窒碍。

    但蛇神的记忆,却告诉他两者的品阶天差地别!

    清微元降法典只算是普普通通的金丹传承,而神霄真经却是上古仙部正法!

    如何抉择?

    沉思半响,孙恒又洒然一笑。

    这人,总是得陇望蜀,贪念难以自制。

    当初没有功法,为了他人的一个手记,都能被人收买十年时间。

    现今面前有了功法,反而要挑三拣四,这不合适、那不合心!

    但世上之事,哪有一片坦途?

    自己这一路行来,不一直都是在踏着钢丝,就如此时、此刻!

    抬头,看了看两位直视自己的金丹宗师,孙恒伸手把神霄真经握在手里。

    反正金丹之前自己不缺功法,不成金丹自不用多说,成了金丹当然要转修好的法门!

    “你选好了?”

    东冥老怪双眼闪动,道:“那现在,是不是应该帮我对付他了?”

    “小兄弟,你若是帮我,待出去之后,我可以赠你一枚洞灵丹。”

    周贪双眼微缩,同样开口:“此丹能增加一个人两到三成的结丹几率。”

    “哦!”

    孙恒双眉一挑。

    说起来,在那秘境之中他最后一把抓过来的灵药里,还有着三粒九色青莲的莲子。

    只可惜,全都遭到了损坏,就不知还能不能用了。

    “小友,你别听他的!”

    东冥老怪闷哼一声,道:“这家伙名叫周贪,人如其名生性贪婪,指望他朝外掏东西,想都不用想。”

    “而且……”

    他嘴角一抽,道:“我虽没有降尘丹,但有凝玉液,同样可以增加结丹几率。若是你帮我那道这枚玉简,等出去后我就把它给你!”

    “老怪,你这话怕是用来诓人的吧?”

    周贪冷笑:“你如果真有心,现在就把凝玉液拿出来,只要你交给这位小兄弟,在下自愿退出这场争夺!”

    孙恒双眼一亮。

    “你!”

    东冥老怪面容一滞,顿了顿才道:“凝玉液我确实有,只不过没有带在身上而已。”

    “若是小友答应我,带出去后老朽自不会食言,倒是你,真能拿出来洞灵丹?”

    “我拿不拿出来,就不劳你操心了。”

    周贪不屑一笑,朝孙恒看来:“这样吧小兄弟,你谁也不帮,我一样有厚报,如何?”

    场中,周贪在气势交锋中略处下方,但似乎有着压制东冥老怪的手段。

    他现在只想把孙恒赶走,免得多出一个变数。

    “这……”

    孙恒眼眸转动,似乎陷入思考之中。

    周贪声音一冷,道:“你要清楚,得罪一位金丹宗师,可不是什么好事!”

    “休要胡言!”

    东冥老怪声音一沉,一股无形威压已经落在孙恒身上,同时道:“小友,实话跟你说,现今你只能选择一人相帮。你以为自己一走了之我们就不会怪罪你了?”

    “恰恰相反!你走之后,我们不管谁没有拿到东西,都会把怒火发泄在你的身上。而东西到手的那个,也不会念你的人情。”

    “现在你帮我,出去后我还可以护你周全。”

    “若是不帮……”

    他轻轻一哼,言下之意自是威胁满满。

    “哒……哒……”

    对面,周贪掌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一尺来长的短棒,正缓缓敲打着自己的掌心。

    他面色不变,只是静静的看着孙恒。

    “呼……”

    在两人的威压下,孙恒长吐一口气,随后才慢慢点头,道:“两位不用催促了,在下心中已有决断。”

    “哦!”

    周贪淡然一笑:“希望你的选择足够明智。”

    而东冥老怪,也是面色阴冷的朝他看来。

    孙恒点了点头,探手就把身边记有神通天雷震的玉简握在掌中。

    九火炎龙罡与他不符,三界小挪移虽好,他也不符合修行的条件,拿了也是无用!

    “你!”

    东冥老怪双眼一睁,恐怖气息瞬间涌来。

    “好得很!”

    周贪却是面上一喜,哈哈一笑间手中短棍轻挥,与东冥老怪的气息撞在一起。

    “拿了东西赶紧走,这才明……,嗯?”

    他话音未落,面色已然大变。

    却是孙恒拿了玉简,却并未破开上面的禁制,而是气息陡然一涨。

    九幽冥体!

    “呼啦啦……”

    黑袍卷动,太阴宝丹急速运转,一股几乎不亚于金丹的威势浮现全场。

    此时的孙恒,神魂、肉身已是不弱金丹,此即法力再次一增,除了未能三元合一凝结金丹之外,几乎与金丹宗师所差无几!

    “好得很!”

    东冥老怪见状双眼一亮,当即哈哈大笑起来,气息一卷,朝着周贪冲去。

    “小友放心,我答应你的事定然做到,就算姓周的兄弟俩一起来了,我也能保你周全!”

    “多谢前辈!”

    孙恒抱拳一礼,随后自储物袋中去了一大堆灵丹、玉液,一股脑贯入口中。

    丹药入体,化作滚滚热流涌入经脉,甚至几欲撕裂他的肉身,这也让他的法力提升到极限。

    “前辈,得罪了!”

    做完这一切,孙恒才面色一肃,朝着周贪看去。

    “你敢!”

    周贪大怒,身上灵光轰然乍起。

    而对面的东冥老怪则是闷哼一声,同样进展威能,与之对抗。

    两人,短暂形成僵持。

    这种情况下,只要孙恒加上一丝力道,就能让东冥老怪得手那玉简。

    而他也确实有了动作。

    “出!”

    屈指一弹,一物脱体而出。

    即使此时孙恒处于九幽冥体的巅峰状态,御使此物,精气、神魂也是陡然一虚。

    “哗啦啦……”

    一物当空暴展,瞬间笼罩四方。

    两位对峙之中的金丹宗师,赫然在内!

    万里山河尽皆涌现,无穷威压如同天神巨锤,轰然落入此地。

    “彭!”

    两位金丹身上的护体灵光陡然崩碎,那涌动的气息也被碾压的一干二净。

    在这股巨力之下,就算是金丹宗师也是头颅一懵,不能动弹分毫!

    但孙恒能!

    他作为这幅画卷的主人,丝毫不受压制。

    只是轻轻一晃,他就已出现在那枚如同灿星汇聚的神异玉简之旁,单手握住玉简,轻轻发力,已是碾碎其上早已薄弱的禁制。

    “唰!”

    灵光一闪,重压与孙恒已是同时消失不见。

    而一直被他握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的那枚天雷震玉简,也当啷落地。

    空气一滞。

    两位金丹宗师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那如同一辙的怒火!

    “轰……”

    恐怖的威压自顶楼涌现,整个传法殿在一声巨响之下,轰然坍塌。

    “小辈,找死!”

    …………

    灵光一闪,乾坤变换。

    孙恒眼前一花,已是出现在一个露天广场之中。

    广场极大,面积怕是万亩有余。

    而此时,这处广场已经被一个阵法所笼罩!

    刚刚现身的孙恒被阵法压制,只觉身躯一沉,几乎当场跪倒在地。

    “不是吧?”

    “不是说拿了两卷功法就会出去吗?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拿了功法,只是离开传法殿。”

    身侧虚影汇聚,却是多宝道人的幻影悄然浮现。

    他似乎不受此地阵法影响,淡然开口:“这里是仙府核心,只有从这里才能离开。”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孙恒强撑着站直身躯,御使图卷让他气虚体弱,好在当时处于变身状态,神魂、法力都有提升,而且还服用了各种丹药。

    现在,依旧保持着近半的修为。

    扫目四望,远处一座悬浮虚空的巨大石碑当即入目。

    石碑被三色玄光笼罩,更有三道身影纵横交错,在那里不停厮杀。

    即使距离相隔遥远,那一股股强悍的气息波动,依旧不停涌现。

    那三人,就算在金丹宗师中怕也是顶尖高手!

    其中的一位,赫然是与孙恒有过一面之缘的开阳神剑穆博然!

    那物想来是仙府核心镇府灵碑了。

    据说谁能够把它炼化,就会继承多宝道人,成为这片仙府的主人。

    也是仙府最珍贵之物!

    当然,这些与孙恒无关!

    而眼前……

    广场上立着十来个人,大多如他一般被阵法压制,不能动弹。

    另有两人,悠闲自在的行在人群之中。

    其中一人来到一位道基后期修士面前,把手伸出,对方老老实实的掏出一物。

    来人接过东西检查过之后,百无聊赖的挥了挥手,场中灵光一闪,对方已经被送出广场。

    随即,广场外灵光再次一闪,那人就消失不见。

    看来,只要走出这广场,就会被传送出仙府。

    但是……

    勒索!

    而且勒索的两人,赫然是金丹宗师!

    但这两位金丹宗师俱都面带黑纱,遮掩了相貌,未曾显露真容,也让人难辨他们的来历。

    “唰!”

    不远处灵光闪现,一抹血光悄然浮现,却是另有一人被传送过来。

    来人长相俊美、眸如灿星、面如少年,身上血气萦绕,却是万邪公子!

    巧了,是熟人,好在不是周贪两人。

    “又有人来了。”

    一个面带黑纱之人摇晃着身躯朝着两人靠近,语气悠闲的开口:“废话不多说,每人拿出一件东西当做买路钱,价钱合适,就放你们离开。”

    “不合适……”

    他语声一停,孙恒已是闷哼一声,身躯在重压之下打起了摆子。

    一旁的万邪公子更惨,他还未回过神来,直接就被巨力压趴下去。

    但他功法诡异,整个人就如一摊流水一般轻轻蠕动,硬撑着压力缓慢站起身来。

    “咦?”

    来人口中一讶,好似没有想到新来的两位道基修士竟能扛过这股重压。

    “不错嘛!不过,东西还是照拿,别拿那些不中用的东西糊弄我。”

    “若不然……”

    他伸手,朝着广场正中的那摊肉泥一指,道:“那人就是榜样!”

    孙恒扫去,眼角不禁一挑。

    在那具尸体之旁,还放这一个灵光闪动的黑锏,那黑锏灵气浓郁,气象不凡,此时却被人随意丢弃。

    很显然,这人似乎是想拿这件黑锏过关,结果不够资格,就被人击杀在此!

    而那件东西,就算是放在极品法器中,也是极其出挑的存在。

    这都不够资格,要想出去,岂不是要拿出法宝?

    孙恒身上倒是有不少罕见之物,如天刀、太阴棺、图卷或者那个能被两位金丹争夺的玉简。

    但不管哪一样,他都绝不愿交出去!

    “喂!”

    陡然,耳边传来一个阴冷之声。

    孙恒眼眸闪动,状似随意的朝着不远处的万邪公子看去。

    对方传音入密,竟是瞒过了掌控此地阵法的金丹宗师。

    “你等下缠住他,我来解决这里的阵法。”

    你……

    孙恒眼中闪过一丝质疑。

    万邪公子不过是一个道基后期修士,就算实力强悍,但又岂是一位金丹宗师的对手?

    更何况,现在他还处在阵法压制之中。

    但若不试一试,也心有不甘。

    还未等孙恒做出抉择,远处灵光闪动,再次有两个身影浮现。

    东冥老怪和周贪!</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