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金庭之乱 072 金丹初期
    回到洞府,孙恒先是在鸟妖的身上设下重重禁制,就甩到了一旁。

    至于叶乐,他目前还昏迷不醒,随手交给了急急跟来的石芸。

    “我需要闭关一段时间,这期间无事不要打扰。”

    “是!”

    望着孙恒匆匆离去的背影,石芸点头之际,面上也显出些许无奈。

    这几日,宗内有不少人动作异常。

    有些更是明目张胆的与上真宗的人来往密切,其中言谈自然也有落入她耳中的。

    这些事,苦竹几人也是知晓,只不过一个个却都选择视而不见!

    神霄宗名字虽大气,但底蕴委实浅薄,根本无法与上真宗相提并论。

    自家这位宗主更不是一位贪恋权势的。

    若是……

    石芸摇头叹气,面露愁思,只希望到时候上真宗的人别太过霸道。

    …………

    “咚!”

    石门紧闭,耳边也静了下来。

    孙恒在石室蒲团之上盘膝跌坐,身上起伏不定的气息也渐渐平息下去。

    他身上气息不稳,自然不是寒月以为的身受重伤,而是大量能量入体造成的难以控制。

    一位丹境妖修的力量实在太过庞大,即使吸纳小半,都让他几欲坚持不住。

    但同样,这些能量入体,也让孙恒在金丹境界的积累飞速增长。

    原本就算有着离合金丹,蕴养这一阶段他也还需要二三十年才可。

    但现在……

    半月之后,金丹已经彻底凝实,而且底蕴积累依旧往上增加。

    三个月后,孙恒已经彻底把境界稳固在金丹初期,不弱他人千年的积累!

    若不是怕修为增长过快,导致境界不稳,他都要立马出关杀了那鸟妖的打算。

    此后的时间,他的气息逐渐稳定,心思也不就再继续放在修行之上。

    回思当日,能够拿下那奎狼对孙恒来说,也是极其吃力。

    他毕竟刚刚进阶,御使数件法宝同时还要施展神通,对他来说绝非易事。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一举拿下奎狼,最后他也只能逃之夭夭。

    像寒月那般与人长时间斗法,根本就不可能!

    而此后在观看了寒月与鸟妖的斗法,再加上与卫玠、奎狼的交手,孙恒也已差不多明白自己的情况。

    修为,不过是刚刚进阶,在金丹宗师当中属于法力低微的存在。

    面对强敌,根本无法长时间与人厮杀。

    但有着数件法宝、强力神通,爆发力却是丝毫不弱于金丹中期。

    面对功法克制的对手,如奎狼这般,甚至可以做到越阶击杀!

    至于速度,金丹中期的寒月远不及他,倒是那鸟妖遁速惊人,与他相仿。

    应该可以与金丹后期的修士相提并论

    当然,这是以前。

    现在,他体内金丹已经稳固,法力大增,实力自然也变的更强。

    再次面对奎狼,已有十足的底气正面把它拿下,再非只有短暂的爆发力。

    整体实力,应该比上真宗的寒月稍稍强上一线。

    当然,这是在寒月没有什么底牌的情况下。

    “金丹初期!”

    睁开双眼,孙恒单手轻握,虚空震爆之声当即传来。

    眼神闪了闪,他挺身而起,抖袖震开石门,迈步朝外面行去。

    偌大的洞府没几个人,行至迎客石殿,正收拾东西的叶乐见到孙恒,连忙垂下头去。

    心中更是惴惴不安。

    孙恒轻哼一声,在殿中石座坐下,朝他沉声道:“把那头鸟妖带来!”

    “是!”

    叶乐急急点头,躬身朝一侧的通道奔去。

    片刻后,他就搀扶着浑身是伤的鸟妖行入大殿。

    这近半年时间,鸟妖因为身体受制,身上的伤未能修复反而越发严重。

    怕是再过一段时间,不必别人出手,它自己就撑不过去。

    孙恒冷着脸,看着叶乐小心翼翼的搀着鸟妖,眼神也变的怪异起来。

    “噗通!”

    行至石殿,鸟妖一把推开叶乐,把身子往地上一摊,有气无力的开口:“要杀要剐,尽可随意,何必把我晾在那里,受你鸟气!”

    孙恒扫视对方,慢声开口:“只要你放开心神,让锁魂金箍入神魂,我可以不杀你!”

    “哼!”

    鸟妖冷哼一声,双眼更是直接一闭。

    孙恒也不奇怪,点了点头转首看向另外一人:“叶乐!”

    “晚辈在!”

    叶乐身躯一颤,当即双膝跪地。

    孙恒沉声开口:“它们是你招来的?”

    “……是。”

    叶乐垂首,声音低微。

    “为何?”

    “晚辈……晚辈想通过它们找我妹妹。”

    叶乐微微抬头,如今的他早已不再年轻,鬓角长发也多了几缕花白。

    但想及自己的妹妹,他依旧眼眶闪动,隐有泪花浮现:“它们有办法找得到婉儿。”

    “你……”

    孙恒皱眉,想要开口责骂,话到嘴边却都化作一声叹息。

    “愚蠢,你应该很清楚,它们来找你绝非善意,通过它们就算找到你妹妹又能如何?”

    “让她和你一样落入它们的手中,自此生死不由人?”

    况且,当年那种情况,叶婉儿活下来几率绝对不大!

    “晚辈知错,晚辈知错!”

    叶乐垂首,遮盖着发红的双眼,朝着孙恒不停的重重叩首。

    “罢了!”

    孙恒挥手,止住他的动作:“你若真想找到你妹妹,当用心修行,他日修为有成,再去各处寻觅才是。”

    “是!”

    “哼!”

    叶乐点头,鸟妖却不屑冷哼。

    孙恒侧首,看向鸟妖:“怎么,你有意见?”

    鸟妖闭着眼,轻哼开口:“他根本不可能成就你们人族的道基,何来修为有成一说?”

    “难不成,让一个练气修士在北域乱跑着找人?”

    “啊!”

    叶乐一愣,随即表情就僵在那里。

    他年幼之时,也是天资出众之辈,但这些年两次冲击道基失败,却深受打击。

    却不想,鸟妖竟说他根本不可能成就道基。

    “项大叔,这……这却是为何?”

    项大叔?

    孙恒双眼一动,选择静观其变。

    “你身上有我妖族血脉,即使不显,也不可能成就道基的。”

    面对叶乐,这头鸟妖的语气倒是放缓许多:“倒是在道基之下,你的进境会比常人快上许多。”

    叶乐身躯一晃,颓然瘫倒在地。

    “血脉!”

    孙恒轻扣石椅扶手,朝鸟妖看去:“什么血脉?”

    “哼!”

    鸟妖哼了一声,再次闭眼。

    “前辈。”

    一旁的叶乐却满脸苦涩的抬起头:“这件事我知道,是……也是项大叔这段时间告诉我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