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金庭之乱 108 收养
    山坡下方,树林的边际。

    方护卫、范仙师,和一身宫装的二夫人围坐一团,正自以灵光幻影之法观看着孙恒的授学情况。

    对于两个孩子的第一堂课,他们自然慎之又慎!

    相比起另外两人,二夫人修为不高,见识更是不能与之相比。

    对孙恒的讲解,她只觉得蛮有道理,感觉还不错,但到底哪里不错却说不上来。

    课上到一半,二夫人抬起头,正想朝两人询问,却不禁一呆。

    只见身旁的两人眉头紧锁,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幻影,一脸的严肃。

    这种情况,她还从未见过。

    心下惴惴之际,到嘴边的问话也收了回来。

    良久,幻影中的课程早已讲完,两个孩子也兴致勃勃的在地上乱写乱画。

    因为是第一堂课,孙恒并未教授他们书写技法,也就用不到纸张。

    “范仙师?”

    二夫人见两人目光回缩,这才小声问道:“以您来看,这位孙先生的教学怎么样?”

    “哦……,啊?”

    范仙师愣了一愣,才会回过神来。

    他张了张口,先是看了眼方护卫,才小声回道:“这位孙先生能得夫人赏识,自然是不错!”

    二夫人面色一松,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可不止是不错!”

    方护卫的面色却依旧严肃,此即更是闻言摇头,沉声开口道:“能如此抽丝剥茧、深入简出的讲解文字,此人对于大道的理解,已是……已是超过了方某!”

    虽然只是一个最基本的‘天’字,但在孙恒的描述中,却有着大道之理、变换之妙。

    尤其是最后引动‘天’字,演化虚空的手段,更是让方护卫叹为观止!

    他自问,自己虽能做到,却绝不可能如此轻描淡写、挥洒自如。

    这代表着,孙恒对于术法、大道的理解,已是远远超过了他!

    “这……不可能吧?”

    二夫人一愣,方护卫虽说不及范仙师,但也是实打实的道基高手!

    岂能比不上一介练气修士?

    “夫人,有时候修为的高深,并不意味着对道与法的明悟多少。”

    范仙师也在一旁开口解释:“就如一些精通符法、阵法的高手,对阴阳五行变化之机的了解,往往会超越常人!”

    “这位……孙先生,怕就是这么一位天赋出众的修士。”

    “我想起来了!”

    二夫人双眼一亮,素手一拍,道:“孙先生确实说过自己精于制符。”

    “这就正常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范仙师轻捋胡须,笑道:“虽然只是第一堂课,但以贫道看来,孙先生的教授应当不亚于城中的云道友,二夫人可以放心了。”

    方护卫下意识的摇头,不过顾忌到范仙师的面子,却并未多言。

    他很清楚,那位云仙师虽然名气不小,但教学的本领应该不及孙恒。

    而且,他教徒弟一次数十上百人,如何能一一明了弟子的学习进程?

    孙恒却只需要照顾两个学生,何处不懂、如何教学,更加方便。

    二夫人美眸扫过两人,忍不住抿嘴轻笑:“看样子,煜真、煜实得了个好先生。”

    她虽看不懂孙恒的教学,却能够看得出面前两人的高度赞赏。

    这可是做不得假的!

    “确实。”

    方护卫拱手:“公子、小姐年龄还小,待再大上几岁,我会适当的传授他们一些习武强身之法。”

    “有劳方护卫!”

    二夫人屈身一礼。

    “不敢,不敢!”

    方护卫急忙后退躬身:“这是属下应该做的。”

    “报!”

    恰在此时,前方巡逻的护卫策马奔来,在近前自马背一跃而下单膝跪地。

    “前面发现大批流民,周围也有一小股山贼环视,似乎是因为发现了我们,山贼并未轻举妄动。”

    “流民?”

    方护卫眉头一皱,至于护卫口中的些许山贼,自然被他无视。

    “夫人,若不然我们绕路吧?”

    “绕路?”

    二夫人垂首,顿了顿才缓声开口:“这附近似乎颇有动乱,流民四窜,躲是躲不过去的。”

    她轻移脚步,道:“咱们过去看看吧。”

    “唔……,叫上孙先生。”

    “是!”

    下方自有人应是,躬身退下。

    …………

    片刻后,范仙师驾驭着一朵祥云,就出现在前方大路的上空。

    道路上,上万衣衫褴褛之人徒步跋涉,一个个面黄肌瘦、双眼呆滞,犹如行尸走肉,在这烈日之下更是不时有人会筋疲力尽的瘫倒在地。

    其上四人垂首,看着下方那些散乱的流民,面色也各有变化。

    “哎!”

    二夫人作为女人毕竟心善,看不得下方的惨况,忍不住轻轻侧首:“一方动乱,就不知让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多少家庭妻离子散。”

    方护卫双眼一动,急忙开口劝道:“夫人,咱们商队的粮食有限,可资助不了这么多人。”

    “是啊!”

    范仙师面上并无多少变化,摇头道:“夫人,遇到流民,万万不可心慈。”

    “我等的一时善心,很可能会被他们裹挟,只有下狠手,他们才不敢轻易靠近。”

    他虽说的残忍无情,但却是事实!

    下面的上万流民,放在他处很可能一个起哄,就是一场不小的暴乱!

    他们虽不惧,却也没必要添麻烦。

    “但,但这里面有很多孩子啊!”

    二夫人终究心软,而且并未见过世间真正的冷酷,此即忍不住小声开口:“孩子,总是无辜的。”

    “夫人!”

    方护卫皱眉:“收养太多的孩子,会拖累我们的进度的。”

    二夫人抬头,那渴求的目光朝范仙师看去,却换来对方的无情摇头。

    “我倒觉得,收养些孩子也是好事。”

    孙恒的声音,如同一针强心剂,让二夫人双眼一亮急急抬头。

    “孙先生,你可不能一时心善,须知我们此行短则七八年,长则十几二十年都有可能,难道要一路上收养过去?”

    方护卫面色一沉,道:“一时的心善,反而会拖累我们的进程!”

    “方护卫不必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

    孙恒摆了摆手:“下面流民中的孩子并不多,能到现在还带着的,大多是出身富贵人家。”

    “这样的孩子身无缺陷,一口先天之气还很可能没有散去,其中当有修道的苗子。”

    范仙师双眼一动,随后又摇了摇头:“那又如何,助他们踏上修行路,所耗物资更多。”

    “也不然。”

    孙恒摇头:“我们此行遥远,途经各处修行宗门,我想有着陈家的面子,这些门派应该不会拒之门外的。”

    “而这些孩子大可送到这些宗门之中,若是天分不错的,被收入门下也是正常。”

    “再者说,煜真煜实两个孩子也需要玩伴!”

    “这……”

    闻言,范仙师忍不住面带筹措。

    “我倒觉得可行!”

    方护卫突然双眼一亮,道:“这也许能成为我们结交各路宗门的机会。”

    “而且,这些孩子被夫人收养,以后学有所成定然也会心中感念。”

    “夫人毕竟来自陈家分支,几十年未曾与主家联系,根基浅薄,也能以此与岩土宗门交好、增加底蕴。”

    他口中低语,眼神也越来越奇怪。

    悄悄侧首看了眼孙恒,对方一直面色平静,毫无丝毫动容。

    虽只是一个小小的提议,但细细想来,其中却有很多深意,却不知对方只是随口一说,还是深思熟虑后的建议。

    “那就这么说定了!”

    二夫人也是一脸欣喜,笑道:“等下让人收养些孩子,我们带着一起走。”

    “既如此……”

    范仙师有些不情愿的叹了口气,道:“让我那两个徒儿跟着吧,挑其中天资优秀的,总不能什么孩子都要。”

    “嗯!”

    方护卫点头:“这是应有之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