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金庭之乱 163 夺秘境
    金猿现身,虚空静滞!

    秘境不大,放眼看去到视线尽头也不过三百余里,周遭是灰蒙蒙的雾气。

    而此即,宛如来自远古凶兽的恐怖气息自金猿体内狂涌而出,填充了秘境的每一个角落!

    两束红芒,自金猿双眼绽放,如同日月齐现天际,遥遥悬挂虚空。

    狰狞的獠牙、凶煞的戾气、恐怖的身形,陡然遥望之人胆颤心惊!

    孙恒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是什么时候显露的真身。

    但此时显出真形,却如打破了一个无形的枷锁,心头满是畅快淋漓之感。

    异类的血脉似乎影响了他的心性,一股戾气也随着真身显露而滋生。

    不过此时的孙恒无意去压制,反而任由这股气息肆无忌惮的涌现。

    这对他来说是长久压抑之后的释放,但对其他人来说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尤其是在斩杀了碧眼狮妖之后,他身上的气息更如一团混黄的大日,越发的恐怖。

    “嘶!”

    异类远比常人更加敏锐。

    伴随着一声尖锐名叫,十尾龙蝎那庞大的身躯在地面狠狠一摆,就化作一道虚影扑至孙恒面前。

    “唰!”

    它身后的十尾仰天一甩,各自化作一道肉眼难见的线条,笔直扎来。

    此物乃是一种罕见灵兽,身具奇毒,移动速度惊人,更添力大无穷。

    放在外界,堪比一位金丹宗师。

    而在禁绝法力、灵气的这里,更是没了克星。

    千年来身处这封闭之地,不见天日,也让这头凶兽积郁了太多的凶戾之气。

    此时被金猿气息牵引,尽数爆发出来,威能更是恐怖!

    但见那十道灰色线条划破虚空,在空中留痕,竟几乎撕裂出道道空间裂缝。

    “呼……”

    而此时的孙恒,好似才刚刚舒展完身躯,眉眼间尽是畅快之感。

    面对十尾龙蝎的攻势,他只是身躯轻晃,右手握拳笔直迎来。

    而在他拳出之际,浓郁的雷霆轰然自他体内的金丹涌现,冲入周身。

    这让他看似缓慢的一拳,实则快如闪电,全身之力也与这刹那之间聚集于拳锋之上。

    “噼啪……”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也变的缓慢起来,只有一道道细微的雷霆沿着孙恒的拳锋朝前蔓延。

    电光彼此碰撞,不停绽放出些许亮光,并裹着拳头冲入十尾之中。

    “啪!”

    看似轻柔的丝丝电光缠绕在那蝎尾之上,竟是瞬间把蝎尾震成飞灰。

    “轰……”

    刺目的亮光如同绽放的烈日,让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为之闭眼。

    双眼再次睁开,一头堪比金丹的灵兽,就已在金猿拳下彻底消失不见!

    “咚!”

    大地晃动,整个虚空似乎都轻轻一颤。

    而那头大地蛮熊,也已在十尾龙蝎之后高高跃起,挥拳直击孙恒。

    相比前者,它的身躯更大、力量更强,爆发出来的气息也更加惊人。

    但此时它的眼中,却毫无一丝凶兽的应有的凶戾之气,尽是自知绝路的悲凉。

    “唰……”

    天刀虽非法宝,再被孙恒炼化入识海之后,却也有了变换大小之能。

    此即寒光一闪,几十道巨大的刀光就已凭空浮现当场,并精巧至极的划过大地蛮熊的身躯。

    刀光一闪而逝,孙恒的身影也出现在蛮熊背后,头也不回就朝下方一个阵法冲去。

    在他身后,蛮熊身躯僵滞,一道道裂痕相继在它身上浮现,并接连爆开。

    “彭!”

    巨大的尸块从天而降,而下方的大地上也已掀起了冲霄烟尘。

    此地既然是万兽门密地,且仅有数位金丹知晓,自然有着完善的防御手段。

    三头异类,只是其一。

    更有一个常年运转的阵法,由门中几十位寿数将近的道基负责。

    他们在接过这个任务之后,在有生之年就不会再离开此地,如此才能确保这里的秘密外传。

    此时,耿尘已经躲入阵法,正自一脸惊慌的朝着上方的金猿看去。

    “快,杀了他!杀了他!”

    他单手高举,疯狂指点,眼神中尽是慌乱,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失真,显然已是惊慌失措。

    “没用的!”

    一位老者双眼无神的抬起头,苦笑摇头:“阵法威能虽然不弱,却不可能杀的了他。”

    “耿长老,你……不该引他来这里的。”

    其他人虽然没有吭声,眼中却已蒙上了死意。

    他们很清楚,这里的阵法虽然威能不错,但并不比那三头异类强。

    它们都被对方轻易斩杀,这里的阵法也难以对抗。

    “嗡……”

    在灵石内蕴之力的推动下,阵法运转,上万锐利金光呼啸冲天。

    若是来人是普通金丹,在这禁绝法力、灵气之地,绝难抵抗。

    但可惜……

    “彭!”

    金猿身躯一晃,就已撞散漫天金光,凶狠一刀猛劈阵法上头。

    “孙恒!”

    耿尘一把推开身边的老者,代替他立于阵眼之中,仰天大吼:“你住手,若不然我就毁掉这里,到时你也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面对他的威胁,外面的金猿只是双眼一缩,随即张口吐出一字。

    “死!”

    死字出口,虚空猛然一颤,在场的所有的万兽门修士齐齐一滞。

    好似无尽的黑暗出现在他们的识海之中,拉扯着他们的意识朝下坠去。

    这股幽深诡异的力量突如其来,直攻人之心神,让人防不胜防。

    其中更是有着浓郁的黑暗能量,充斥着绝望、悲凉等种种负面情绪,让人身陷沉沦,难以摆脱。

    在场几十位道基后期修士,本就知道自己道途已绝,在此了此残生,更是难以抵抗。

    除了寥寥三人面上浮现挣扎之色,其他人竟是一个个相继魂飞魄散而亡!

    只有耿尘,虽凭空金丹之力从中挣脱,却也面露绝望不甘之色。

    眼前,就是那破碎的阵法灵光,和金猿掌中漆黑巨大的古拙刀身。

    “死吧!”

    一声悲吼,耿尘体内的金丹陡然裂开道道缝隙。

    “不好!”

    金猿双眼一跳,猛的一转刀身,以刀光把下面耿尘所在地团团围住。

    “轰……”

    剧烈的爆炸震颤天地,让此地整个秘境都猛然一晃。

    而孙恒的刀光也难抵内里奔涌而出的力道,撑了一瞬也破碎开来。

    但有了这一瞬间的抵挡,一双毛茸茸的大手也从两面合拢过来。

    “彭!”

    骨肉崩飞,鲜血飞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