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金庭之乱 175苏醒第7章
    “孙大哥。”

    蝉妙音轻捂额头,看着眼前的孙恒,美眸中依旧还有着些许迷茫:“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还在秘境之中。”

    孙恒在一旁盘膝坐下,缓声开口:“不过距离外界很近,应该有机会出去。”

    “哦!”

    蝉妙音勉强一笑,柔眉轻蹙:“这样就好,我刚才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哪。”

    “不会。”

    孙恒宽慰一笑:“妙音乃是有福之人,自有福缘。”

    蝉妙音闻言,苦笑着撑起身子,也摆出盘坐姿势:“那,孙兄,现在的情况如何?”

    “据我的观察,与秘境接壤的外面生灵很少,附近应当没有什么修士,暂时不用担心金庭的人。”

    孙恒抬头,道:“而且上面的接触点有些许灵气渗入,可见彼此有着互通。不过若想出去,怕也不容易。”

    “没关系!”

    蝉妙音倒也看得开,闻言松了口气道:“只要有出去的希望,就行!”

    待到宁神音清醒过来,又是数日已过。

    入眼处,是师妹蝉妙音关切的眼神,微微转首,四周一片混沌。

    “师姐,我们已经安全了。”

    蝉妙音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斗宿大世界真的在动,我们现在也不在万兽门那里了。”

    “唔……”

    宁神音挣扎了一下身子,身上传来的刺痛感让她忍不住微微皱眉。

    缓了一缓,她才声音嘶哑的开口问道:“那我们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

    蝉妙音摇了摇头,面上也露出一抹苦笑:“不过肯定不是上真宗地界,外面几乎没什么活物。”

    “自我苏醒过来,这几日也没见到外面出现过修行之人。”

    闻言,宁神音却松了口气:“这么说,秘境最后还是和外界接壤了?”

    “嗯。”

    蝉妙音点了点头:“接壤了,孙兄说就是因为最后接触的那一瞬间产生了巨大的撞击力,才造成现在的情况。”

    “嗯。”

    宁神音撑起身子,在原地慢慢盘坐下来,此时才看到上方那一抹黑色的夜空。

    “可能出去?”

    “暂时不行!”

    蝉妙音摇头:“不过你放心,我们应该有机会出去的。”

    她朝着上方一指,道:“孙兄说,那接触点有灵气渗透进来,肯定有裂缝存在。”

    “孙道友……”

    宁神音美眸转动,就见一身青衫长衣的孙恒正自盘坐虚空,身前有一黑色棺椁静静悬浮。

    棺椁气息阴冷,让人望之生惧。

    在其上,有一张古符闪烁灵光。

    随着古符落下,那棺椁之上的阴冷气息也渐渐削弱,不过犹见挣扎,似乎不愿被其镇压。。

    他所在位置距离秘境与外界的接触点不远,当能随时看到外界的情况。

    “孙兄在镇压一件灵物,需要静心。”

    蝉妙音从身上取出一个玉瓶递来:“师姐,这是万兽门的疗伤圣品玉龙丹,你先服下一粒。”

    “嗯。”

    宁神音取了丹药服下。

    此地一切尽毁,禁绝法力的阵法自然也不存在,虽没什么灵气,到不妨碍她炼化药力。

    丹药入腹,化作一股股暖流涌现周身,也让宁神音疲倦的精神为之一震。

    “宁仙子醒来了。”

    不知何时,孙恒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也让她睁开双眼。

    “孙道友。”

    宁神音起身正色施礼:“此番能逃过一劫,全赖道友之助,大恩不言谢,请受神音一拜!”

    “仙子客气了!”

    孙恒单手虚脱,摇头笑道:“择地而处,相信两位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无需如此。”

    他笑的开心,不单单是因为宁神音的属性,也是因为太玄镇灵符确实对太阴棺有效。

    虽不能彻底镇压,但气息波动比当初弱小了不足原本的一成,想来太阴感应法的效用也会大幅度减弱。

    “不然!”

    宁神音闻言摇头:“若非有道友在,我与师妹怕是已经遇难,我们身死也就罢了,天音宗数万年传承也将自此断绝。那时,我们就是天音宗的罪人!”

    “此恩,永不敢忘!”

    “仙子……”

    孙恒无奈,只能转换话题:“这几日我在上面观察,倒是有一个好消息。”

    “哦!”

    闻言,两女双眼一亮,就连在远处假寐的小白也晃身来到近前。

    “孙恒,什么好消息,是不是我们可以出去了?”

    “差不多。”

    孙恒点头:“不过短时间怕是不能办到。”

    他朝上一指,道:“这几日,我发现渗入进来的灵气比前些日子多了一些,看样子空间裂缝在扩大。”

    “想来,只要时间足够,裂缝扩大某种限度,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宁神音开口:“孙道友,以你估计,还需要多久我们才能出去?”

    “这个……”

    孙恒微微沉吟,才道:“不会超过二百年!”

    “二百年。”

    两女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复杂情绪。

    对寿元悠久的金丹宗师来说,二百年的时间虽然不短,却也不过是寿命中的一小部分。

    但她们却有些不同。

    两女都是新晋金丹,而且因为天赋异禀,蝉妙音现今还不足二百岁。

    二百年,对她们来说已经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岁月!

    至于孙恒。

    他虽然年岁也不大,却有着无数人的记忆承载,心理年龄远远超过二女。

    “两百年!”

    宁神音再次重复了一句,随后开口叹道:“这么久的时间,北域怕是已经结束了战局。”

    “师姐,这是好事啊!”

    蝉妙音在一旁强笑:“能轻而易举的躲过一劫,这等好事,其他人想都想不到,只可惜……宗门里的那些人。”

    “是啊!”

    宁神音长叹一声,随后朝着孙恒拱手:“孙道友,此后这些年,还请多多关照。”

    “仙子客气了。”

    孙恒点头回道:“互相照应罢了,有两位在,我也不会太过寂寞。”

    “还有我哪!”

    小白在一旁不乐意的撇了撇嘴。

    “没错,还有你。”

    孙恒朝她点了点头,也是忍不住轻笑出声。

    他的笑声感染了他人,也让场中气氛一松。

    虽以后难免寂寞,但此时三人一妖却是心中一缓,各自面露笑意。

    “对了!”

    孙恒伸手朝远处一招,那闭目修行的周英就被摄了过来。

    “她叫周英,是我的一位故人之后。”

    周英当即恭恭敬敬弯腰一礼:“晚辈周英,见过两位前辈。”

    (

    7238745292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