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离天大圣 > 金庭之乱 193 李邪
    时至岁寒之际,天际飘雪。

    高空之中,白云已经淡薄,只有鹅毛般的雪花沸沸扬汤落下。

    稀薄的云海之上,有山峦之峰突兀而出,如悬浮仙师,静立高空。

    山巅早已尽覆皑皑白雪,一眼望去如笔架、似通天之塔,形态各异。

    在某处。

    云雾荡漾,白雪纷飞,一头晶莹如雪的白色蛟龙正自翻云卷雪,自得其乐。

    某一刻,蛟龙好似发现了什么,身躯一晃,就变作一位俏丽少女落在一处山峰之巅。

    山巅之上,一位青衫男子正自盘膝而坐,手捧一个古朴书卷静静观看。

    虽天际飘雪,遍地严寒,他一身淡薄却好似未觉。

    “孙恒。”

    小白落在近前,朝远处天边一指:“大乾的人来了!”

    孙恒眼神微动,当即收起书卷抬首朝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去。

    却见在那遥远之地,一面面圆盘正自腾空而起,升入九天高空。

    在天罗眼下,那圆盘清晰可辩。

    却见那圆盘径长十余里,其上各有上千修士盘坐,气息凝聚如一,宛如一人。

    而圆盘的数量,更是惊人!

    只见云层破开,白雪震飞,无数圆盘腾空而起,成接天蔽日之影朝前遁飞。

    自起始,至结束,一共两日一夜。

    总数超过十万的圆盘从上真宗地界升起,共同汇成了一个玄妙大阵。

    它们前去的影子,遮蔽了天日,震开了飞雪,汇聚在一起的气息更是恐怖浩瀚。

    无边无际,就如一方世界压来!

    即使实力如孙恒,在圆盘飞过上空之际,也是感觉呼吸沉闷、心神不稳。

    这只是被其气息余波所引,若是被这股力量刻意针对,怕是他连逃跑的念头也不会升起。

    只会有绝望!

    即使是元神真人,也绝不敢直面其锋!

    更何况,在这些圆盘之上,还有着七位元神、数千金丹坐镇。

    而这,据孙恒所知,不过是大乾的先头部队!

    “大乾!”

    孙恒昂首,望着远去的那一方恐怖气息,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金庭完了!”

    以大乾显露的实力,只要出手,金庭一方绝不可能会是对手。

    “是啊。”

    小白在他身后悄悄探出了头,吐了吐舌头道:“真是太吓人了!”

    孙恒点头,随即也不多言,闭目就把心神沉浸于识海幻境之中。

    如今,在他的识海之中,除了那柄天刀之外,又多出了一物。

    玄姹宝珠!

    此珠大如弹丸,通体幽深,内蕴先天玄姹之气,乃是蕴养元神的至宝。

    也是这枚东西,让孙恒无法夺得幽冥尸皇赵亥的记忆,只能彻底斩杀神魂。

    现今,此珠悬浮识海,静静旋转,一股玄妙气息也从中涌出。

    元神受此一激,就如沉浸于先天妙境一般,种种感悟也明显提升,神魂之力逐步壮大。

    同时,识海幻境里的范围虽然没有扩张,但内里的世界却越发的真实。

    真实到让孙恒不敢过分沉浸其中,唯恐迷失。

    同样,身具此宝,也就没了心魔之患,也可免疫大部分的神魂秘法。

    就算神魂受创,在其滋养之下,也能快速恢复。

    有着如此重重妙用,也难怪此宝会被称之为神魂至宝,就连元神真人都求之而不得。

    随着神魂壮大,法力增加,金丹内里的元神形貌也渐渐明显。

    沉浸于修行之中,孙恒也渐渐忘却了时间流逝。

    直至某一刻。

    “唰……”

    一道流光破空而来,被阵法拦截,也把他从修行之中惊醒过来。

    伸手招来那不停撞击阵法的流光,在掌中显露真形,却是一枚玉符。

    神念一扫,是丹霄上人的传讯。

    “速来丹霄宫,莫让他人看到!”

    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但似乎透着股不同寻常,也让孙恒忍不住皱了皱眉。

    当下起身站起招呼了一声小白,雷光一隐,瞬间遁空而去。

    此地距离上真宗不远,片刻功夫就已能看到下方那些密密麻麻的人群。

    欢呼雀跃之声隐隐传来,显然大多数人都沉浸于即将到来的胜利之中。

    对于北域联盟的大部分人来说,大乾出手,平定北域动乱,自是好事。

    此时的上真宗也极为热闹。

    只有那些金丹宗师,或者身具高位之人,才明白即使此战灭了金庭,他们以后也要屈服于他人之下。

    大乾,并不比金庭好多少!

    隐去身形,雷光当空一折,直奔高空而去。

    片刻后,紧贴地膜位处九天罡风之上的丹霄宫就已尽在眼前。

    “来后面!”

    还未靠近,丹霄上人的声音就已渡入孙恒耳边。

    雷光闻声一变,瞬即落在后院之中。

    一座石亭之上,丹霄上人正自负手而立,眺望着地膜之外的无尽星空。

    “前辈!”

    孙恒落下身子,拱手施礼:“不知前辈唤我前来,所谓何事?”

    “大乾已经出兵了!”

    “来之前,晚辈已经看到,大乾兵丁修士之胜,远超想象,荡平金庭定然指日可待。”

    “没了金庭,依旧有大乾。”

    丹霄上人缓缓转身,道:“受大乾掣肘,宗门传承同样会变得极为艰难。”

    孙恒点头,他也没听说在大乾的势力下,有哪个宗门可以存在的。

    “因而,我打算让上真宗的一部分人通过剑门的传送阵迁到外界,如此虽然以后难免遭遇危险,却也有机会保住传承。”

    丹霄上人垂首看来,道:“本来,我打算让你一起去的。”

    “嗯?”

    孙恒眼眉一挑:“前辈这般说,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不错!”

    丹霄上人点头,话锋又突兀一转:“你可知,在早些年,大乾有一位皇子流落北域?”

    “晚辈不知。”

    孙恒摇头,虽不解其意,但对方既然说起此事,定然与他有些关系。

    “那人现在找到了。”

    丹霄上人轻轻一笑,似有讥讽:“那位皇子名叫李邪,在北域也有不小的名头。”

    “李……邪?”

    孙恒心头一动,面色也不禁变的阴沉起来。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

    丹霄上人点了点头,道:“就是曾经的万邪公子,现在的万邪老祖。”

    “听说,你与他有些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