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宠妻成瘾:莫少,你老婆又跑了! > 正文 第550章 我愿意。
    2103房间中。

    莫厮年坐在沙发上,斜靠着身后的沙发,半眯着眼,望着前方。

    视线的前方,风小暖正低头,不停地翻点着手机屏幕。

    灯光的照耀下,风小暖的肌肤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向上卷,似振翅欲飞的蝴翅……

    圆亮的大眼,盯着手机,不时眨着眼眸……

    小巧的樱唇,鲜嫩饱满……

    视线再往下……

    “咕噜!”

    莫厮年迫使自己移开了眼眸。

    心中的那团火越烧越旺,这让他怀疑起他把风小暖留在身边的决定是否正确。

    可是,若不把风小暖留在这里,风小暖要是中途跑去2106房间看贺敬楷,那就遭糕了。

    他那样做,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贺敬楷守护了林小艾那么多年,如今,让他得到林小艾,那也不枉那么多年的守护。

    至于林小艾,若林小艾能够安分守己地跟着贺敬楷,以着贺敬楷的性格,贺敬楷应该也会负起责,不会伤害林小艾的。

    这个一箭双雕的手法,还真是好!

    最主要是,这种药,根本就没有解药。

    除非意志坚定,除非找人欢好!

    至于他……

    找别人,他不愿意。

    而风小暖……

    就像贺敬楷一样,他不想伤害风小暖。

    “你在看什么?”

    或许,说说话,可以分散他体内爆走的火热。

    “我看你们说的最无害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风小暖如实道。

    “看到没有?”

    莫厮年压抑着心中的那份火热,尽量让出口的嗓音,变得正常。

    “没有。”

    风小暖实话实说

    “出了事,别上网查。”

    莫厮年径直道,“简单的不用查,复杂的你查不到。”

    “也是。”

    风小暖收起了手机问,“莫厮年,贺敬楷真的会没事吗?”

    “会没事的。”

    莫厮年点头。

    “我怕他……”

    “你不相信我。”

    风小暖担忧的话刚开口,就被莫厮年抢了话。

    “我只是看网上那些人说,中了那种药,必须要有人解,否则,很可能会七孔流血……”

    风小暖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跳到了莫厮年面前,指着莫厮年的脸色说,“莫厮年,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脸怎么会那么红?”

    “我……”没事。

    “天啦,你流鼻血了。”

    莫厮年正想说没事,风小暖就惊呼了起来,“你这是怎么了?”

    “我中了媚药。”

    莫厮年抬手,一把抹掉了流出了鼻子的鼻血,语气平静道,“你离我远点,我不想违背你的意思伤害你。”

    起身,往浴室走去。

    真是丢人,居然流起了鼻血!

    林小艾下的药,比他想象中的更猛烈。

    不过,他莫厮年也不是一般人。

    比意志,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靠意志可以解的毒,在他这里,完全不算事。

    “砰!”

    随着一声门响,莫厮年关掉了浴室的房门。

    “哗哗……”

    水声自浴室里传出,风小暖站在沙发前,看着紧闭着的浴室门。

    她的脑中,一直回放着莫厮年的话:你离我原点,我不想违背你的意思伤害你。

    可是……

    风小暖拿出手机,再一次点开了手机,查找起里面的相关内容。

    查来查去,无非就是些她刚才都看过的,完全没有用的内容。

    最后,她离开了2103房间,直奔2106房间,她去给莫厮年请医生。

    在看到有莫厮年的保镖守着大门后,她愣在了那里。

    “你好,我是风小暖,我是来找医生的。”

    她开口说。

    “医生没在这里。”

    保镖中规中矩地说。

    “那我找贺敬楷。”

    风小暖又说。

    她明明听到莫厮年让王强把贺敬楷送到2106房间,让医生医治的。

    “贺敬楷中了媚药,林小艾正在为其解毒。”

    保镖回。

    “林小艾?”

    风小暖若有所思地看向紧闭着大门的2106房间,疑惑地问,“里面没有医生吗?”

    “没有医生的。”

    保镖一丝不苟地说,“中了那药的男人和女人,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与人交欢,否则……”只有靠意志力。

    风小暖没有听完,径直往回跑。

    她的脑中,全是莫厮年坐在沙发中流鼻血的样子,全是上网查的七孔流血而亡的后果!

    所以,一回到2103房间,她想也不想地冲进了浴室。

    浴室中。

    莫厮年正斜靠在浴室的墙,微仰着头,半眯着眼,淋着温热的浴水,以驱除心中的那团急火。

    随着“砰!”的一声门响……

    莫厮年碧蓝色的目子,咻地睁开,眼中盛着毁灭一切的愤怒与冰冷,直直射向了推开浴室门的人。

    “滚……”

    待看到是风小暖时,眼中的冰冷刹那间换成了温柔,愤怒的驱赶,也成了无奈的言语,“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离我远点吗?”

    “莫厮年,我给你找个女人吧!”

    风小暖将头转身了一旁。

    莫厮年未着寸缕,她实在不敢直视。

    “不需要。”

    莫厮年温柔的嗓音,维持不住,咻地下沉。

    该死的,居然说给他找女人。

    他莫厮年要找女人,需要她找吗?

    “你会死的。”

    风小暖说着从网上看来的信息,“他们说像你这样的,如果不与人…你就会七孔流血死的,你刚才已经流鼻血了。”

    “你害怕我死?”

    莫厮年反问。

    “我只是不想看着你死而已。”

    风小暖说。

    也许,她是怕的吧!

    她爱的人,即使她不会和其生活在一起,她也是希望对方能够健康快乐的!

    唯有他们健康快乐了,她才会幸福。

    至于她……

    她已习惯了一个人的孤独,所以,结局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那你就来做我的解药。”

    莫厮年直言。

    “我……”

    “如果不愿意,就请把门关上,别站在那里勾引我。”

    莫厮年打断了风小暖的话说,“回你的卧室锁好门,别出现在我面前,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嗯!”

    莫厮年说完,一道轻微的呻吟,便自他口中逸了出来。

    条件反射间,风小暖看向了莫厮年。

    这一看,可把风小暖吓坏了。

    之前,她不敢直视莫厮年的身子,目光向上看的,只看到莫厮年微仰着头靠在墙上。

    这次……

    她的目光则是看到地上。

    随着浴水的往下,莫厮年的脚边,全是血色的鲜艳。

    那些血和浴水混在一起,流进了一旁的下水道。

    那是……

    “莫厮年,我……”愿意。

    “唔……”

    风小暖的话,直接被莫厮年的动作给止了回去。

    不知何时,莫厮年已是蹿到了她身边,低头吻向了她。

    想到莫厮年的情况,风小暖闭上了眼。

    用此行为来告诉莫厮年:她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