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看大门
    真正开始融入皇城司以后,杨玉英他们八个就喜欢上这里的气氛了。

    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既明确又没有界限。

    几个司的掌事会在食堂里因为一道喜欢吃的菜和几个普通使臣勾心斗角,因为胜负心在校场上捉对厮杀,偏偏还有输有赢的,从没有一边倒过。

    普通的成员一不注意脾气上来,冲那些头目们使性子的时候也很常见。

    但同时也令行禁止。

    杨玉英他们是新来的,不像其它司那般经常要执行任务,可上课上到一年年尾,居然慢慢养成了条件反射,一旦先生做出右手前举的手势,开口道:“听我讲一下。”

    赵彦也好,常青也罢,再性子倨傲的,居然都本能地屏息凝神,全神贯注。

    杨玉英事后想想,竟也不明白皇城司究竟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要知道,这些可不是一般人,虽然修炼养灵篇的人如今很多,不能说自己是独一份,可内心深处那点骄傲,连杨玉英自己都得承认,她也有。

    而这些先生们可不全是能修灵的人。

    那位满口规矩的蒋先生,她不光不能修灵,甚至连走路走得时间一长都气喘,身体非常不好。

    据说她最大的特点是记性特别好。

    过目不忘不说,对时间,空间都极为敏锐,任何陌生复杂的地形,只要让她走一遍,就绝对不会迷路。

    可修灵以后,谁的记性会差?

    但蒋先生偏偏就同其他先生一样,也有一种能降得住学生的气场。

    这日天气忽然转阴。

    颂德堂里日头暗淡得离三尺远就看不清楚五官,杨玉英正抄戒律,抄到一半错了一字,她手一顿,把这一页团了团,使了个巧劲向后一掷,一下投到后面的垃圾篓里。

    扔完干脆一只手撑起下巴,光明正大地开始走神。

    吱呀一声,大门洞开。

    蒋先生进门,见一群年轻人手忙脚乱地从东倒西歪的慵懒状态恢复正襟危坐,难得露出点笑意。

    “怎么,都无聊了?”

    所有人垂目不言。

    “学了这么长时间,如今都翻过一年,你们还不知道在养灵司里,除了让你们每日修行以外,到底还需要你们做什么,确实有些不像话。”

    这下子众人精神登时振作,连赵彦都抬了抬头。

    蒋先生又是笑又是叹气:“但我要告诉你们,养灵司刚刚建立,一切都未成定规,你们能做什么,就连邹掌事恐怕也心里没底。”

    “可陛下,还有很多人都盼着你们早点成熟,能担当大任,这世道变化太大,我们这些普通人再努力,在有些事情上也渐渐开始罩不住了。”

    蒋先生说这话时,面上也露出些许疲惫。

    虽然不美丽但足够优雅的女人,立在颂德堂的讲台上面,诉苦诉了小半个时辰,然后……

    街面上淅淅沥沥地落了雨。

    小摊小贩,各路行人,匆匆而过。

    屋舍的烟囱冒出青烟。

    道边茶楼酒肆的店小二立在挡雨棚底下热情地招揽客人。

    杨玉英伸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轻轻一叹。

    她身边的方硕腰身挺直,神色警惕,一手握腰刀,顾盼神飞。

    再一转头,常青周身汗气蒸腾,雨雾化在他身体三寸之外,无半点沾身,显然是趁机练功。

    赵彦的气色也还好,正以灵气影响气场波动,控制一地蚂蚁排成各种花样。

    夏晓雪见杨玉英衣服被雨水淋湿,她自己不动,袖子里爬出只木头做的蜘蛛,顺顺当当地爬到杨玉英头顶的飞檐上,不多时竟织出一张大网。

    网是银线织就,细密无缝,雨水打在上面,漏不下分毫。

    常青一眼扫过去,暗暗磨牙,忍不住甩眼刀一刀又一刀,恨不得全戳杨玉英身上。

    “嫉妒使我丑陋,嫉妒使我丑陋!”

    默念了好几遍,他心情才好些。

    夏晓雪有本事,有能力,模样也是惹人喜欢,偏偏对他不假辞色,只围着杨玉英转。

    杨玉英有什么好?

    也就仗着皮相好,要不然就她那偷懒耍滑,不愿意吃苦,贪图享受的模样,早被人嫌弃的不行了。

    常青又是磨牙,又是碎碎念,在场的个个耳聪目明,谁还听不到?

    杨玉英轻笑:“回去我下厨,煮排骨汤,烧两只鸭子下酒,暖暖身。”

    常青:“我们杨大小姐这般优秀出色,自然讨人喜欢。”

    赵彦顿了顿,点头,然后换了下姿势,继续玩他的蚂蚁。

    “瞧,大葫芦园门口那几个护卫,长得可真好!”

    “要不怎么说咱大顺朝是天朝上国,随意几个守门的,那也是体体面面,别处能比?”

    赵彦把头低得更低。

    连常青都没了逗趣的心情。

    没错,他们几个不乐意在颂德堂抄戒律,看档案,上些不新鲜的课,现在可好,让人一竿子轰到这边看大门来了。

    隶属理藩院的大葫芦园,不对,现在理藩院改叫外事部,反正这大葫芦园是接待诸国使臣的地方。

    这不眼瞅着又到了年根底下,还逢陛下圣寿,各国都派出使臣,带着重礼,千里奔波至。

    每年这些人入京,总要出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以前这都是京兆府,理藩院等等部门的事,去年年末,大葫芦园就闹出件事。

    一罗布国的王子酒后失德,就在园子门口踢翻了卖菜老农的菜摊,还极尽羞辱,园门口的守卫先是进退失措,不敢阻拦,后来理藩院的人出来阻止,竟然被对方的武士打得吐血。

    皇帝为此气得好几天没吃下去饭。

    偏偏罗布国的王子没有动手,动手的是他身边的武士,在罗布国是奴隶一流的人物,皇帝就是砍了对方的脑袋,人家也不心疼,说不定还要得意洋洋地炫耀一番。

    当时皇帝没出声,只是让几个儿子轮番去挑衅那位王子,把他扇了一顿。

    扇了这气也一样不匀称。

    今年到诸国使臣扎堆时,他就一声令下,让皇城司的人换上衙役的衣裳,跑到理藩院看门去。

    杨玉英他们不知前因后果,猜不到万岁爷心中那点小九九,他们可真是有点憋屈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