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仙壶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狠话
    而阵道,也作为一种类似底蕴的东西在这方世界流传,毕竟一些武林绝地,上古遗迹之中,阵法,禁制这些都是很常见的东西,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实力以力破巧。而且就算真的有这番实力,那多半也不能这么做,一来贸然打破阵法禁制可能会引起一些莫测的变化,第二,阵法泯灭之后造成的灵力漩涡,空间紊乱也足以让大多数有价值的收获付之一炬。

    大家忙活一场,自然不是想找个地方打上两拳发泄一下,或者抖抖自己的威风,而是都想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好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自然是蠢事一桩,能不做便不做的好。而眼下徐遥虽然借助了阵道手段挡住了邬元杰一击,然而众人却并不看好徐遥。原因也很简单,徐遥能在这个年纪便对阵道有所涉猎确实也足够惊艳。

    但众人也不是瞎子,刚才徐遥手中那闪烁的那几抹不俗的灵光被其捏碎之后,众人也仿佛听到大把银子被徐遥捏碎的声音,光靠外物来抵挡,徐遥能有多少身家?就算徐遥身家实在是深不见底,成功将对手耗死,但这样得来的胜利又有何意义?

    更何况众人根本不认为徐遥身家能有那么厚实,说到底邬元杰这才刚刚认真一点,徐遥要用外物填,众人实在想象不出到底要用多少东西。

    而徐遥不管众人如何去想,面上依旧是一片风轻云淡,似乎对自己的危险的处境一无所觉,对面的邬元杰此时也什么没有什么志得意满的意思,见徐遥“大费周章”将自己这一击挡住之后,邬元杰便将手中宝剑续满真气,想要再出一剑乘胜追击。

    然而就在其想要对徐遥继续出手的时候,其背后一只通体纯白,背生金线,温润如玉的白蛇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其背后,其在虚空之中蜿蜒前行,没有掀起一丝波澜,看似移动缓慢,其实速度极快,转瞬之间已经到了邬元杰脖颈之处。

    正待这条小蛇露出两颗晶莹的蛇牙,就要给邬元杰来上那么一口的时候,邬元杰却突然微微侧了侧身,将这三尺白蛇就这么让了过去,同时空中生出无数细小的风刃,将这三尺白蛇躯体表面的细小鳞片切割得滋滋作响。

    原来这邬元杰并非如同其表现得那般,对隐藏在徐遥剑势幻化出来的迷雾蛟龙幻想里的小金一无所觉,在察觉到徐遥是故意卖的这个破绽之后,反而是将计就计

    ,给小金顺手下了一个套子,想要一口吃掉徐遥放出来的这只大饵。

    不过好像邬元杰也低估了小金强悍的防御能力,那些剑芒凝聚的风刃,不要说重伤小金,就连小金的蛇鳞都没有破开。不过小金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在明显被这邬元杰耍了情况下,心中似乎也有些恼怒。

    只见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蛇嘶之后,整个蛇躯便在半空之中极速涨大,化为一条长约六丈,角首白鳞的骇人巨蟒来,只见这骇人巨蟒先是张口一吐,便是一团凄寒彻骨的白色洪流向邬元杰袭去。

    吐出这口寒气之后,其再一个猛龙摆尾,就用头上的狰狞独角,向着邬元杰狠狠捣了过去。在小金对邬元杰露出了狰狞的獠牙的时候,一旁一直示敌以弱的徐遥也终于发难。

    徐遥轻喝一声之后,整个人似乎便突然变得愤怒无比,握住已经雷霆化的黑螭轻颤之下,虚空中顿时弥漫出无数细微雷光,转眼间便遍布其身之后,却有如形成一道雷霆战铠一般,在其身上附着起来。而得此异象相助的徐遥顿时被衬托得犹如雷神降世,气势一再攀高之下,隐隐已经要突破自己境界的极致,达到一种未知的境地。感受到徐遥突然爆发出宛如雷神降临般的气势,众人皆是一惊。

    原来不止是邬元杰在剑道雷属性变化之上的造诣,达到了让众人仰望的地步,一式银河坠星,星辰摇落让众人看的是如痴如醉,这剑道上同样达到通意境巅峰的徐遥也是不遑多让,一身剑道雷铠凝聚之后,声势比之前邬元杰那一式银河坠星更为骇人。

    在体表剑道雷铠凝聚完毕之后,其右手之中的黑螭已然化作一束雷霆,被徐遥握在手中,徐遥气势一再攀高之下,很快便达到了顶点,在众人惊骇的目光当中,一道霸道无比的紫色雷霆已经被徐遥悍然掷出,这束紫色雷霆被徐遥掷出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划出一道璀璨的雷痕,片刻之间,已经轰在已经暂时脱离了小金的纠缠,仓促之间架起宝剑的邬元杰身上。

    一阵雷光四溅之后,仓促之间接了徐遥一招的邬元杰虽然还未见血,但是雷光散去之后,却已经是披头散发,衣服各处也是焦黑一片,早已没了之前高高在上,成竹在胸的模样。而徐遥见此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似乎对自己这蓄谋已久的一击的效果不太满意。

    不过也不奇怪,徐遥这招剑道雷铠自从在天魔秘境领悟了之后,也使用了不少次了,每次使出基本上都是作为一锤定音的手段,长此以往,自然给了徐遥一种此招所向披靡,无往不利的错觉。

    当然徐遥久经斗战,这种错觉也是一闪而逝,自然不会以为自己真的可以一招鲜,吃遍天,一击没有得手,很快便是袖袍鼓荡,分明又是一幅全力运转自身真气的模样。

    “很好!本来我还不敢下手太重,怕不小心打杀了你,难以向崔门主交代,既然有人不识抬举,那我也不无需留手了”

    邬元杰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便不由得皱了皱眉,要说你比徐遥强吧,那也是事实,但以徐遥此时的表现来看,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弱手,之前那依靠些许外物的阵道手段也就罢了,虽然足够惊艳,但于两两对擂的局面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而现在这徐遥除了显露出了不输邬元杰的剑道手段之外,更是一条可以媲美先天中期武者的灵蛇都掏了出来,天知道他还有多少出其不意的手段。

    当然众人也理解现在邬元杰的心情,本来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并没有把半路出家的徐遥放在眼里,现在被徐遥出其不意之下弄了个灰头土脸,自然是自觉颜面大失,心中暗恨不已。

    邬元杰年少成名,天赋卓然,在三清道宗之内早已经是力压同侪,同辈之中连能与其勉强相提并论的人都没有,从三清道宗之中走出闯荡江湖之后,一路也是顺风顺水,一直都被拿来跟同辈之中最强的那一批青年俊彦相提并论,如此一来,就算洛丰羽一直有意控制其骄矜之意,邬元杰心中也不可避免地生出了一些傲意。

    徐遥虽然是六扇门门主崔进的亲传弟子,但在邬元杰看来,不过是走了些许狗屎运的野路子而已,真正的大派嫡传哪一个不是从小便在宗门内精心培养,食的是天地灵珍,修的是嫡传神功,又有境界高深的宗门长辈时时耳提面命,底蕴根本不是类似于徐遥这种半路出家的货色能比拟的。

    然而就是邬元杰心中不屑的徐遥,此时却是在擂台公平比斗之间,让自己吃了一个大亏,这对于邬元杰来说,已经是自己人生之中一个洗不掉的污点了,这样一来,邬元杰自然是恼羞成怒,有点失了理智放出一番狠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