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网游小说 > 冒牌职业大神 > 正文卷 第594章.打击
    伴随着玲珑清澈澄莹透明的泛音,九菊堂的五人都被反控。错落有致的节奏中,众人只觉寒冬腊月,万物凋零,唯有梅花铁骨铮铮,凌寒独放。

    眼看着风暴到了眼前,偏偏动弹不得,九菊堂的选手们欲哭无泪。

    琴师的技能被破了!连风暴都在帮对方的忙!

    带着成吨的不甘心,九菊堂全队都被成安南送进了风暴里,迫不得已使用“闪现”脱身。

    失掉了珍贵的保命手段,接下来就被动了。

    尤其是九菊堂中路的一塔也被风暴给卷爆了。

    “青锋的徒弟火力全开啊,夺魄,他用的也是夺魄,反过来把九菊堂的几个人都给控住了,包括松本元寿在内,根本挣脱不开!都被送进风暴里去了,血掉的哗哗的!九菊堂的观众席都炸了,观众都坐不住了!”

    “天啊天啊,咱们国家的职业圈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优秀的选手啊?连点风声都没露,也太低调了吧!”

    “还有那风暴,怎么就突然变向了?是不是幻海这边人为控制的?靠什么控制的?靠着之前的火墙吗?太多的不解之谜了!这种利用地形制造灾难的风格,妥妥的罗燃选手的看家本领!不愧是灾难之星啊!”

    “幻海这一波打得漂亮!反败为胜,绝对要反败为胜了!”

    “趁他们病,要他们命,5v5,九菊堂全部残血,双方接触上了,青锋一马当先,一人缠住两个人,加上大明王朝,形成了稳固的屏障,剩下三个远程无压力施法,火力太猛了!”

    亮子兴奋地直喊,满嘴的赞叹,把他的断气式解说发挥到了极致,浑然不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认定幻海已经彻底垮台了。

    可这种打脸他甘之如饴,谁会不希望自己国家的选手占上风呢?

    开局以来所有的被动,这一波就翻盘了,九菊堂这边的选手们心中各种苦涩,太受打击了。

    还是接连受打击。

    他们也说不好,到底是哪件事对他们的打击更大,只知道,今天这场比赛是他们输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输了。

    这赛季开赛以来,九菊堂在本国联赛里战无不胜,这还是第一次尝到了败绩。

    在他们的主场,输给了一支成绩并不好的战队。

    现场的气氛低沉到了谷底,观众们各种的失望愤慨,更多的是对九菊堂的质疑:到底还行不行了?琴师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还是只是一个噱头?

    幻海团队赛全员从比赛席中走了出来,向着全场观众致意,当然了,现场观众没几个对他们报有掌声的,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心情大好。

    这时候,九菊堂的选手也从比赛席中走出来了。

    对于他们而言,主场降到冰点的氛围让他们如坐针毡,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个现场,可是不行,赛后还有一些礼节性的环节不得不做。

    “congrats,goodgame。”

    木本贵央主动走到李栎面前,跟他握手,向他祝贺,展现着九菊堂的风度。

    “YesYoukeepgoing。”李栎也没谦虚,笑呵呵地笑纳了对手的赞扬。

    木本贵央很是郁闷,要不说外语就容易有歧义,李栎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可又说不出来到底别扭在哪。木本贵央有心跟他说中文,又怕被他怼,想了半天后,带着队友悻悻离去。

    奈何还有赛后的记者招待会……

    作为东道主,九菊堂是必须要参加的,可作为失败的一方,参加记者会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参加记者会的除了京都当地的媒体,还有其他地方的日本媒体,包括少量的中国媒体,聚集在一起,尖锐的问题没少问。

    什么“风暴转向”啊,“琴师失灵”啊,“别的琴师大发威”啊,所有的热点都涵盖到了,让九菊堂前来参加记者会的木本贵央和松本元寿完全无可回避。

    这时候,有人又提出一个刺耳的问题。

    “松本君,你认为,如果日本国家队的总教练看到你今天的发挥,会不会后悔将你选进国家队的这个决定?”

    哗——

    其他记者听了这个问题,无不惊叹,太辛辣了,半点面子也不留啊!随机又看向松本元寿,等着听他怎么回答。

    呼——

    松本元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地吐了出去。

    在听到这个问题的当下,他真的感觉到,那么多年的养气功夫差点毁于一旦。

    只差一点点,他就要火冒三丈的破口大骂了。

    但在最后一刻,松本元寿留意到木本贵央看向他的目光,那里面包含着紧张和关切,队长的目光让他冷静了下来。

    他承担得起别人对他的溢美,他也承担得了别人对他的诋毁。

    “他不会后悔。一时的成败只是一时,其实我很开心,今天碰到了真正的对手,让我有机会认识到自己身上的不足。而成选手的表现也给了我不少的启示,今后我会越来越强的。”

    “在此,我也想提醒我的队友们一句,小心中国队。虽然他们上届亚洲杯只是第五,那是因为他们早早就碰到了韩国队的缘故。他们真正的实力不止是第五的水平。”

    “期待着之后与他们的交锋。”

    松本元寿的回答让记者们又生出了很多新问题想问,但他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就不再理会现场的挽留,果断踏着木屐,踢踢踏踏地离开了记者会。

    望着他挺立如松的背影,不少记者多少收敛了他们的轻慢之心。

    随后出场的是幻海的选手,全队都来了,上场的没上场的,满满地坐了一桌子。

    现场的记者们安静了不少,主要的原因是,对于这些选手他们都不怎么了解啊。勉强找出几个象征性的问题问了之后,当地的记者就陆陆续续地撤退了。

    这时候,国内过来的记者开始发问了,他们的长枪短炮迫不及待地对准了成安南。那首梅花三弄》神乎其神,实在是精彩绝伦,赚足了所有人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