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 狼调起兵 第三十二章 有意结交
    得到了系统的肯定,刘赫更是心潮澎湃,脑子里想的都是关羽,一时间完全顾不上那青年在叫嚣些什么了。

    “关羽!关羽!关二爷啊!不管是历史还是演义,都是三国时期一等一的牛人,而且这里还是以演义属性为主,绝对绝对不能错过!不惜一切代价!”

    这关羽看起来年纪也就比自己大一点而已,却能拥有88点的武力,自己在系统的帮助下,现在也无非才86武力,虽然自己在同年龄时武力肯定超过88,可是自己终究是有外挂的。

    关羽却是一个真正的穷苦家庭出身,少年流浪,可见武圣之名不是吹的,这练武的天赋实在是高。

    刘赫激动得双眼充血,满脸通红。

    不过结合他之前扑上来救人的表现,周围几人见了,只当他是一时激愤,让关羽和那黑脸大汉都暗道一声“此人仁义无比啊”!

    刘赫心情稍稍平复了下,这才注意到这几人的对话。

    那青年一番叫嚣,让本就有些不爽的关羽和那位大汉更是火冒三丈了,只见得关羽上前一把抓住那青年,双目怒睁。

    “哼!不论你是哪家的子弟,也不该在这城内大街上纵马伤人!快些向这母子二人道歉,拿出钱来赔偿那些被你撞伤之人!若有推辞,关某绝不轻饶!”

    关羽卧蚕眉倒竖,气势汹汹,虽然还没成长到巅峰状态,但也已经初具未来威震华夏的名将风范。

    朱烨,张勇和那大汉也上前喝斥,那青年本就有些心虚,如今被这几个武艺明显高过自己,而且又似乎不怕自己身份的人围住,心里更是胆怯不已。

    但他似乎仍不死心,还想威吓一番众人,鼓起勇气,挺直腰杆,用手指着周围这些人,似喊非喊,似喝非喝得叫嚷着:“你们……你们……我太原王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这般态度,更让众人火上浇油。

    “什么狗屁王家!就是天王老子,若做了这等恃强凌弱之事,我姓程的也得揍他娘的!”

    那救人的大汉怒喝一声,一把抓起这青年,狠狠摔了出去,摔得众人齐声叫好,拍手称赞。

    那青年本就是恃强凌弱之辈,见几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心中惧意更甚,爬起身来就想逃走。

    “慢着,你小子还有东西没给呢!”

    朱烨把木箱子往张勇怀里一送,然后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抓住这青年,然后将他身上的钱袋子抓了下来。

    青年见朱烨彪悍,也不敢反抗,牵上自己的马,跌跌撞撞跑朝城外跑去。

    朱烨则把这沉甸甸的钱袋交给了那母子二人,两人千恩万谢之下,和一些行人一并把里面的钱分给了前面被撞伤的人。

    “哼,这些世家子弟,欺软怕硬,真本事没有,气焰倒是嚣张得很!”

    那自称姓程的大汉冷哼了一声,随后转过身朝着刘赫三人拱了拱手。

    “三位英雄侠义非常,身手也是不凡啊,我姓程的佩服!”

    刘赫看这人武艺不错,性格也豪爽,也起了结交之心,赶紧还礼。

    “英雄客气了,论身手,我们三人哪儿比得过程英雄你啊,呵呵。还有这位英雄,竟能徒手拽停这一人一马,武艺之高,在下实在是佩服万分啊!”

    关羽面露笑意,对着几人拱了拱手。

    “英雄过奖了。关某不过徒有些力气罢了,哪儿懂什么武艺。”

    “哈哈,都厉害,都厉害!今天教训了这么个不懂事的家伙,又认识了两位豪杰,我朱烨打生出来算起,就属今天最高兴啦,哈哈!”

    朱烨开心得几乎有些手舞足蹈起来,张勇瞅准了机会,一把将木箱子塞到了他的怀里。

    “你也抱会儿吧,可累死我了。”

    关羽和这姓程的大汉见朱烨和张勇抱木箱子的时候似乎都有些吃力,心中倒有些疑惑起来。

    “不知这木箱子里装的是何物?竟如此沉重么?”

    刘赫见他们二人问起,也不好隐瞒。

    “此事说来话长了,这大街上非是说话之地。这样吧,今日难得如此有缘,就由小弟做东,咱们找一处酒家好好吃上一顿庆贺一番,不知二位肯赏脸否?”

    刘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先兄弟称呼上了。

    那两人也是豪爽之人,既然和刘赫三人性情相投,便没有推辞。

    五人就在城中找了一处酒馆,点好饭菜,五人跪坐一圈,张勇把木箱子放在左侧,用左手抓住。现在本来就不是饭点,再加上这年头有钱下馆子的人也不是很多,所以周围根本就没什么其他客人了。

    “倒是只顾着高兴了,却忘了通报姓名。在下刘赫,正是此城东边黄水乡上的人,这两位分别是张勇、朱烨,都是在下的同乡兄弟,自幼一同习武,还未请教两位英雄尊讳?”

    刘赫自然知道其中一个是关羽,但总还是要装模作样问上一番。

    “在下关羽,河东解良人,就在年前,因看不惯乡上豪强欺辱百姓,关某一刀杀了那斯,为避灾祸,一路往北流浪,来到此处。”

    关羽说话坦荡,把这杀人之事坦然说出,更让几人觉得可敬。

    “杀的好!这种小人,若让本公子遇见了,也定然宰了喂狗!”

    朱烨几年来被刘赫熏陶得嫉恶如仇,听得关羽这么说,当下拍桌叫好,让关羽的神色更加温和了几分。

    “在下程良,本是冀州中山人士,早些年家里遭了灾,逃难到此,父母双亲都在逃难途中亡故,只剩下某家一人,在这城中给人做些杂活为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自在。”

    程良话说的潇洒,但刘赫依然能听出其中的哀伤之意。

    程良端起碗,将茶水一饮而尽,一抹嘴巴。

    “对了,前面提起这个木箱子,不知道是什么物件,值得让张兄弟护得如此严密?”

    刘赫看了看程良和关羽,随后示意张勇把护着木箱子的手拿开。刘赫把身子挪了挪,伸出手,将木箱子的盖子打开了一半。

    “嘶……”关羽和程良看到里面如此多的钱币,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倒是我们眼拙了,没想到刘兄出自豪门啊,失礼失礼。”

    两人从未见过这么多钱币,心想能带着这么多钱上街的,十有八九就是哪个世家弟子出来逛街买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