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 狼调起兵 第六十六章 士气全无
    “杀啊!杀乡勇!杀乡勇!”

    古连二人一听到这个声音,大喜过望,知道是五狼寨的援军来了。

    “哈哈,尔等中计也!如今我等两面夹击,看你们往哪儿逃!”

    刘赫“大惊失色”,惊慌之下,一个不察,被古连将右臂的衣袖挑破,再也不敢恋战,赶紧叫了朱烨,拍马回头。

    “糟糕,他们两寨联手了,撤退!快撤退!”

    刘赫带着众人“惊慌失措”地往回撤。

    “哈哈!追,给我追!留下五十人守寨,其他弟兄都随我追杀!”

    古连二人终于可以狠狠地出一口恶气,没有任何犹豫,带着一百五六十人就追了上去。

    窦权等人在两百步外便开始高呼了,而刘赫下令撤退的速度也实在是有点快,几乎一听到援军来的消息就立马回撤了,再加上提前把老兵安排在了队伍的后方,因此命令一下,队伍立刻不问任何缘由就掉转方向往回跑。

    因为如此,窦权等人率领的援军还没来得及和乡勇队真正交战,对方就已经撤出了山谷,迅速逃走。

    不过窦权不疑有他,更不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和古连二人一样,率兵在后方死死追赶。

    追杀的过程中,负责殿后的关羽下令让乡勇们将兵器辎重全部丢在山道上,轻装撤退。

    山道本看狭长,又被辎重阻碍,再加上窦权三兄弟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实际上依然忌惮关羽,因此追赶了几里路之后就停下了,一起回到了五虎寨。

    “哈哈哈,痛快!做山贼这么多年了,没有像前几日那般憋屈过,今日总算是出了口恶气,狠狠地教训了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顿!”

    古连激动不已,其他几人也是一样高兴。

    “不过还不要高兴太早,这次咱们虽然胜了,但被对方逃了,甚至于咱们连对方一颗首级都未能留下,这些乡勇队实际上实力没有半点损耗,咱们还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些为妙。”

    窦权他多多少少还是对前面的战斗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儿不对。

    古连四兄弟看着窦权的神情,反而觉得有些好笑,心想“这五狼寨的窦权虽然狡诈,但是太胆小了,成不了大事”。

    不过想归想,现在说起来还是自己五虎寨有求于对方,所以还是要笑脸相陪。

    “窦大头领言之有理。这样吧,我多派些人手,去黄水乡中探听消息,看看对方的虚实,咱们再定下一步的计划。”

    如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窦权也没有其他意见。

    一帮人推杯换盏,直喝得天昏地暗才罢休,各自回营休息。

    第二日,古连就派了四五个精明的探子,悄悄到了山下,混入了黄水乡。

    此时的黄水乡中各村各亭,气氛明显不同于前些日子。

    前几日是喜庆非常,今日却是死气沉沉,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大家抱以厚望的乡勇队打了败仗。

    不过乡亲们虽然有些失望,可也总是知道“胜败兵家常事”之类的道理,再加上“撤退有方”,自己的亲朋好友并没有谁因此而伤亡,所以也没人对乡勇队,对刘赫等人产生什么意见。

    但不指责是不指责,心里的失望还是难免的,甚至早已消失的对山贼的恐惧之心又再次于众多乡亲的心中出现。

    这些事情刘赫等人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是一样憋屈,但是再憋屈也只能忍着,不能把计划告知大家,否则难保有人会忍不住在言语和行为上产生异常,以至于计划泄露。

    到了夜间,这几个探子聚到一起,在一处偏僻的小破屋中,打来两只野兔,权且充当晚饭,一边吃着,一边商议正事。

    “嘿嘿,我看这些乡勇队是真的不行了,主将可以诈败,士卒们的士气,乡民们的担忧之色可是演不出来的。”

    “不错,我也这么觉得。咱们干脆明日一早就回山寨交差,也省得在这破村子里受苦了,真是憋屈得慌!”

    但有一人说话却比这两人谨慎许多:“我觉得咱们还是再观察观察。这不明天他们就要练兵了么?咱们躲在一旁看看,这乡勇队士气到底如何,一看便知!”

    其他几人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想想这样比较保险,做得好了回寨以后说不定还能有些奖励,便也就同意了。

    第二天中午,几人看好了时间,装作普通百姓,“逛”到了刘赫家不远之处。

    这时候,未时已经到了,不过看起来乡勇队明显还没有集结完毕,只到了三百多人,不少人还在走过来的路上,慢条斯理,一点也不着急,已经到了的乡勇们也是或坐或卧,看不出半点之前攻山时的凶悍之气。

    这一幕把刘赫等人气得不轻,尤其是朱烨和程良这样的暴脾气,更是火冒三丈,冲上来就是开骂了。

    “你们要造反么?三令五申,集结不准迟到,到了以后不准散漫,未时一到,必须全部列阵完毕,是不是好久没罚你们,腿痒了?娘的,一帮贱骨头!”

    朱烨那大嗓门可不是吹的,这一嗓子吼出去,跟狼嚎虎啸有得一比,着实是把这几个在不远处的探子给吓着了。

    不过那些乡勇们好像是见惯了这种事情了,一个个眼皮都不抬一下。

    “嗨,拉倒吧,再训练又能怎样?还不是打不过五虎寨跟五狼寨?你自己都受伤了,到现在还没好呢。”

    “就是啊,要我说,左右都是打不过,还不如大家散了得了。反正已经破了两座山寨了,以后大家被劫掠的次数也少了一些,日子总算是好过了一点,没必要再这么辛苦训练,最后还要去送死。”

    “不错不错,我也这么觉得!”

    乡勇们你一言我一语,直把朱烨等人气得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你们!你们!罚!都要罚!给我跑两圈,哦不,都给我跑四圈去!”

    但朱烨的命令似乎不怎么奏效,除了一两百人稀稀落落得开始慢慢跑起来以外,其他多数人好像都没把这话放心上。

    “你们……”朱烨和程良大怒不已,正要上前发作,被刘赫拦了下来。

    “唉……罢了罢了,都散了吧!人心已失,强留也没用,今天不训练了。”

    说完,刘赫便转身自己去了后山,张勇,关羽和叶祥也紧随其后,朱烨与程良看看自己大哥,又看看那些“不成器”的乡勇,愤恨地一拍大腿,也跟了上去。

    众多乡勇如蒙大赦,一个个四散而去,很快便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