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史上最狂女婿 > 正文 第303章 血玉虎符
    唐川再次推开项坚疗养房的房门,杨劲松在一旁看护着。

    看到唐川进来,站了起来。

    “杨叔,你坐!项爷爷好点了吗?”

    “麻药药效刚过那会儿,痛的不得了,后来,慢慢的睡着了。”杨劲松回答。

    “项爷爷这么大年纪,受如此之罪,长空老贼,该杀!”唐川,咬了咬牙。

    “二少爷,你也早点休息吧,这里有我就好。”

    “我想再陪陪项爷爷。”

    “休息好,才能做大事,你别忘了,长空,或许还没离开燕都。”杨劲松提醒着。

    “好!”

    唐川点点头,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就看见乔韵走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睡?”唐川微笑出声,问道。

    “唐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睡得着?”乔韵抬起头。

    “你知道了?”

    “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大事,否则,杨叔也不会让我劝你离开了。”

    “明天一早,我让卫远哥送你回云州城。”

    “唐川,我们是夫妻,这里,也是我的家,不是吗?”

    “韵韵,这一次,不比寻常,可能……”

    “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我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你说的话了。”乔韵眨巴着大眼睛,坚持着。

    “好,那咱们……就一起待在这枫山别墅,共度难关。”

    唐川说完,将乔韵一把揽入了怀里……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面照射了进来。

    唐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身旁慵懒睡着的女人,他心满意足的笑了。

    看来,华夏的日子也不赖嘛。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少主,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是长空的声音。

    “吵什么吵,知道了!”唐祖不爽的回应了一句,这老东西,大清早的打搅自己的雅兴,本来还准备再厮杀一番呢。

    长空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种人,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未来的唐门门主?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要不是靠着家族的庇佑,恐怕连废物都不如吧。

    唐祖憋着一口怒气,穿好衣服下楼。

    到达餐厅,长空给唐祖准备好了新鲜的牛奶跟面包。

    唐祖是看什么都不顺眼,冷冷出声,“长空,本大少的早餐就是这些垃圾?”

    “少主,你想吃什么,我让人马上准备!”长空低着头,尽量的忍耐。

    “行了,不用了。”唐祖大大的坐下,点燃了一根烟,“本大少这一次来华夏,可不是为了享受的,长空。”

    “少主,你吩咐。”

    “马上去给我查一个人,这个人,叫着陈儒堂,瑞士华侨,一个多月前,刚刚回到燕都,我听说,他想要在这里举办一个什么世纪慈善腕表展。”唐祖一脸的不屑,“查到他之后,马上通知我。”

    “是,少主!”

    长空恭敬出声,然后,又试探的问了一句,“少主,这是家主这一次的任务吗?”

    “当然!”

    唐祖一脸的得意,“陈儒堂的手里有一块家传的血玉虎符,你知道的,我父亲最喜欢那些有些年月的东西,所以,这一次我的任务,就是从陈儒堂的手里带走那块血符。”

    “血符?”

    长空不动声色,继续出声,“少主,那血符……是天地异宝?”

    “我哪知道!”

    唐祖不爽了,盯着长空,“我说长空,你打听这些东西干嘛?我交代给你的事情,你好好去办就行,其他的,别废话。”

    “是,少主。”

    “行了,快去吧。”

    长空不再说话,跟小海一起出了门。

    上了门口的车,小海忍不住问了一句,“长空大人,这血符,有可能是天地异宝吗?”

    “哼!”长空一阵冷笑,“天地异宝哪是那么好找到的,再说了,这一次家主让唐祖这个窝囊废来执行这个任务,你觉得,会是好东西吗?”

    “长空大人说的是,小海明白了。”

    说着话,小海将车发动,一脚油门,窜了出去。

    看到长空驱车离开,唐祖一把将桌子上的牛奶倒进了垃圾桶,“不长眼的老东西,就给我准备这种垃圾,简直岂有此理。”

    “少主,长空的确太不懂事了。”一旁的保镖赶紧出声,“我觉得,他昨天晚上接机,都是故意迟到的。”

    “他肯定是!”

    唐祖冷冷出声,“他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想追随唐宗,可他别忘了,我才是M国唐家的太子爷,未来唐门门主的继承人,等我坐到了门主的位置,看我怎么收拾他。”

    “少主英明!”

    保镖趁势拍着马屁,凑上前,“少主,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我都已经打听好了,夜宴,燕都最大最热闹的夜场,少主,今晚,你一定可以尽情的狂欢。”

    “做的好!”

    唐祖一阵兴奋,在他看来,既然都来到华夏了,那自然就要尽情的享乐一番。

    至于父亲交代给他的任务,一块破血符而已,无关痛痒。

    燕都,沁园别墅群。

    沁园十六号别墅,陈恒坐在沙发上,身旁,是他的父亲陈儒堂。

    “爸,怎么样了?”陈恒问道。

    陈儒堂翻了翻手中的资料,扶了扶眼镜,一阵兴奋,“恒儿啊,腕表展所需要的腕表,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不容易啊,很多,都是流逝多年的孤品,我相信,这一次世纪慈善腕表展,一定会圆满的举行,到时候,咱们又可以为华夏的慈善事业做一份贡献了。”

    “爸,你是我的偶像。”陈恒,由衷出声。

    “傻孩子,那有这样夸自己父亲的。”陈儒堂笑了。

    “爸,以前,你喜欢腕表,还只是纯粹的个人喜欢,可现在,却将腕表做成了一份对国家有贡献的事业,你当然是我的偶像。”

    “不许再时候了,让别人听见,笑话!”陈儒堂一阵欣慰,抬起头,“哦,对了,你说你那个叫唐川的朋友,他的那块百达翡丽5016系列的孤品,没问题吧?”

    “肯定没问题,唐先生都已经答应我了,不过,他在云州城,我得赶紧给他打个电话。”

    “嗯,赶紧打,千万别误事。”陈儒山催促了一句。

    “好的,爸!”

    陈恒说着话,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唐川的号码。

    “喂,唐先生!”

    “你好,陈兄!”唐川站在枫山别墅的小花园,接听着陈恒的电话。

    “唐先生,再次冒昧的打搅你,真的是不好意思,我……”

    “陈兄,是关于那块腕表的事吧?”唐川打断了陈恒的话,“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的腕表站,是在燕都举办是不是?”

    “对啊,唐先生。”

    “那就是说,你现在人在燕都了?”

    “对,我跟我父亲都在燕都。”

    “行,我刚好也在燕都,你来我这里取吧。”

    “啊,唐先生,你也在燕都?”陈恒一阵激动,“那好,唐先生,我马上过来,你的地址是……”

    “枫山别墅!我等你!”唐川,挂断了电话。

    陈恒放下手机,看着陈儒堂,一阵兴奋,“爸,唐先生答应了,而且,他人就在燕都,让我们过去取呢。”

    “是吗?”陈儒堂也兴奋了起来,“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过去啊,他住在哪啊?”

    “枫山别墅!”

    “你说什么?枫山别墅?”陈儒堂顿时一愣,“那里,可是燕都唐家的府邸啊。”

    “燕都唐家?”陈恒也愣住了。

    难道说,唐川,就是燕都唐家的人?

    他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不过话说回来,在池山别墅群的时候,唐川又是买下池山一号,又是召唤直升机,而且,还戴着天价的百达翡丽5016系列,如果他不是燕都唐家的人,哪来这样的财势跟气魄?

    陈恒终于明白那天刘俊跟宋文倩是多么的可笑了。

    在唐川这个燕都唐家人面前,恐怕两人什么都算不上吧。

    想通了唐川的身份,陈恒陈儒堂两人更是不敢大意,换好衣服之后,陈儒堂快速的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打开,里面是块方形古玉,古玉洁白如脂,玉身中间,则有着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纹丝,纹丝纠缠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个活灵活现的虎头形状。

    “爸,这血符你还随身带着啊?”陈恒随意的问了一句,两父子都一个德行,对于钟表,有着痴迷的狂热,可对于玉石之类的东西,却不是很感兴趣。

    “这东西,可是我们陈家的传家宝啊,都穿了好几十代了吧,当初你爷爷交给我的时候,让我细心的保管,说是血符有灵,如果陈家平平安安,就当做一个念想,万一陈家有一天发生什么劫难,那就是血符易主之时,让我送给有缘之人,还说什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总之神神叨叨一大堆!”

    陈儒堂说着话,将那块虎头血丝古玉拿了出来,重新的放入了保险柜的一块绢布之上,然后,就将盒子递给了陈恒。

    “百达翡丽5016系列,那可是真正的绝世孤品啊,咱们可得慎重。”

    敢情这老爷子是打开保险柜拿个高级点的盒子出来啊。

    重新关上保险柜,陈儒堂没有任何的耽搁,跟陈恒一起,开着车,带上两个保镖,就快速的往枫山别墅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