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 不合理真相 > 正文 第170章 通话
    ,

    “打人。”段文建淡漠的说道。

    “你拿这玩意儿打人?”祁渊拦着他,看着他手中的灭火器。

    “嗯。”段文建说:“我要打死那混蛋,如果打不着,就喷他一脸。”

    祁渊:……

    沉默两秒,他说:“把东西放下。”

    “不。”

    “你不把东西放回去我不带你去见朱贵坤。”祁渊说:“有本事你打翻我然后跑出去。但你打我就是袭警,袭警少说也得拘留,我一喊人你就更见不到朱贵坤了。”

    段文建转过头,淡漠的看着他。

    片刻后,他转身回了会议室,乖乖的把灭火器放回了原位,然后这才出来说道:“带路吧。”

    祁渊看了他两眼,保险起见,又摸出手铐。

    他见了,一把夺过,尔后直接铐在自己手腕上,问:“这下放心了不?”

    “……”祁渊眼角一抽,他本来是想把自己和他铐上的来着,这样就不怕他挣脱自己去打朱贵坤了。

    但见他把自个儿铐着,便也没说什么,转过身在前面带路。

    不时地,衣服摩擦到手臂上的皮肤,贼鸡儿疼——虽然距离被苏平抽金条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

    他甚至忍不住怀疑,苏平是不是听荀牧说了自己“暗示”段文建揍朱贵坤的话,故意过来给自己一个教训,所以抽了几下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分明最后一把祁渊马上就要赢了,炸弹过后报双了都,手里还是一对二,苏平竟然借着电话遁走……

    走了一小会儿,来到了支队门口,却没见到人,段文建皱眉,声音有些压抑,问道:“人呢?”

    “叫你别拿灭火器,婆婆妈妈浪费了好多时间,人怕是都走了。”祁渊耸耸肩,说:“你在这等着,我去问问同事他们被带到哪个问询室了,我带你去旁听。”

    段文建没回话。

    祁渊也不以为意,再次嘱咐他别乱走,便找到个刑警问了几句,尔后回来见段文建果然还待在原处,便让他跟自己来,尔后带着他走到一间监督室里,隔着单向玻璃,这儿能看到问询的全部过程。

    苏平也在这儿,并没有直接参加问询工作,让祁渊有些奇怪,愣了愣。但紧跟着他就发现,问询室那头只有一个年轻人坐在那儿,荀牧也不再,显然问询工作还没开始,便又和苏平打了声招呼。

    “嗯。”他应一声,随后回过头,跟着便拧起眉心:“怎么把人家给铐上了?小祁,你搞什么名堂?”

    “咳咳,不是我。”祁渊说:“我收到消息说朱贵坤被带回来,就转告给了他,没想到他直接拿着会议室里的灭火器就出来了。”

    “拿灭火器干嘛?”

    “打人。”

    苏平:……

    他嘴角抽抽,随后管祁渊要了钥匙,帮他把手铐解开,尔后拍拍他肩膀说道:“年轻人,你比我还刚啊。行啦,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得。”

    “没那么多值不值得。”段文建淡淡的说道:“我不是置气,我想报仇,为我老婆报仇。”

    苏平又拍拍他肩膀,尔后指了指单向玻璃那头的问询室,说:“别着急,等询问完了再说吧,他未必是逼死了你老婆的……”

    “他毕竟打了我老婆。”

    苏平:……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轴呢?”

    段文建没回话。

    祁渊岔开话题,问道:“苏队,还没开始吗?”

    “还没呢,老荀在做准备。”苏平耸耸肩:

    “本来我是想直接扔审讯室里头的,但老荀说了,这家伙多次被抓,老油条了,审讯室那些戒具对他不太顶用,反而可能引发他的逆反心理,不如先礼后兵,何况现在没有实质性证据,先以相对柔和的问询手法比较好。

    我一听,倒也是这个理。毕竟这家伙治安拘留被放出来后,竟然还敢再犯且变本加厉的去拘留所放鞭炮,可知他轴的可怕,简直就是蛮牛一头,直接审他搞不好反倒不配合。”

    祁渊摊手:“我觉得问询也白搭。能先后两次因放鞭炮被捕,我寻思着这家伙仇警情节蛮严重的,不大可能配合。”

    “试试看咯。”

    祁渊又问:“朱晓红临死前的聊天记录查明白了吗?”

    “查明白……嘿你什么语气?”

    “咳咳,抱歉抱歉,我没别的意思……”祁渊汗颜,赶忙解释。

    “大致查到了。”苏平说:“也没有什么,朱晓红父母管她借钱,她推脱了,说自己现在压力也大,拿不出来。然后是一段语音聊天,内容未知,聊了什么也不清楚,就这样。

    我想,关键问题恐怕还是在这段语音聊天中,可惜这方面的内容,软件公司并没保存,也就无法提供。”

    “借钱?”段文建皱眉:“单单只是借钱的话,怎么可能至于抱着孩子跳楼自杀?她爸妈要借多少?狮子大开口了?威胁她了?”

    “五万。”苏平看了他一眼,说:“大概意思,朱贵坤被关这么多年,老大不小,也想通了,打算踏踏实实的干活,租间店面承包个菜鸟驿站,不然承包个水站送水也行,但还有点缺口,打算跟她借五万,而且愿意打欠条。”

    “五万?”段文建有些发愣:“只要五万,还愿意打欠条的话……没理由啊,这钱我们还能拿出来的。”

    顿了顿,他又问:“我老婆怎么回答的?”

    “说自己刚生孩子,正是烧钱的时候,实在拿不出来。”

    “他们骂我老婆了?”

    “也没有,回了句知道了,让她自己保重,顺带还问了她方不方便,要不要他们过来照顾。她说不用,你照顾她照顾的挺好。”苏平说:“字里行间,还是蛮温情的,双方似乎也都有着和解的意向。”

    段文建更加纳闷,在房间里踱步。

    “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呢?”

    苏平摇摇头:“都只是在各个群正常的闲聊,而且她也没怎么说话。”

    “语音电话什么时候打的?”段文建想到了什么,问道。

    “大概在结束聊天后半个小时左右,直接来了一通语音电话,她接了,通话时长二十分钟。从时间上看,她挂断后不久就直接跳了楼。

    所以我说,这段通话应该是重点,可惜我们无法得知他们到底聊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