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 柯南之命运法则 > 正文 恶魔的面貌与天使的假面 316 命运法则开始转动
    阿纳这边,今夜还没有过去,校园周围十分安静。在女子宿舍,一间间房子挨着,大门上都标着门号。

    一间标着三零四的大门微微一动随着便慢慢被推动,一只大眼挨着门缝黑瞳打转观察着。

    “….”这只眼睛观察了一会便慢慢推开了门,月光的照射使得女孩一瞬间没适应过来,阿妮眨眨眼睛看着月光笑了起来。

    “好漂亮,这就是月亮么….”

    “对,这就是月亮,第一次看见吧,对于你来说。”突然一旁传来声音,而这个人正是柯南班上的转学生,哀丘比特。

    “你是….谁?”看着坐在阳台上的那个女孩,阿妮眨眨眼睛,道:“好像在哪见过你….”

    “嗯,当然见过,因为我就是你啊。”哀丘比特看着这个比自己稍大的女孩说道。

    哀丘比特是个小学生,而阿妮看起来就像是个初中生。

    “喂,哀丘!”柯南挥手跑过来,看到阿妮在这里愣了一愣。

    “江户川同学,你还真是慢呢。”哀丘比特笑道。

    “这里可是女生宿舍,你以为我一个男生进来这里容易吗?”柯南眯着眼睛回道。

    “可你还是进来了,闯入女生宿舍的笨蛋。”

    “还不是你说在这里就能告诉我真相,所以我才过来的。”

    柯南从东京和哀丘比特来到江古中这里是有目的的,之前哀丘比特说会告诉柯南自己到底是什么人的真相,但是必须去江古中,所以柯南就跟了过来。

    柯南对这位救了自己的哀丘比特非常好奇,所以非常想要知道真相。

    “现在告诉我吧。”柯南认真起来,道:“告诉我真相。”

    ….

    邪殿,在这场盛大的聚会上,高敞的空间分为两层。二楼比下面一楼装饰要昂贵和华丽的多,哪怕瞭望台和楼梯扶手都是铂金镶嵌,只是相比二楼的人比一楼少许很多,闲杂谈话也寥寥无几。

    其中一桌角落里的小酒席上,一桌围着几个人,其中阿内就坐在一旁。

    “阿内,你这段时间好像总是出入表界,这是为何?”阿内身边一位白发披肩,中分秀发,脸显得还比较年轻的女人歪头靠近他亲近叫着名字问道。

    “邪殿的人都忌谓我是无眼死神,都不曾敢与我交际,我只能去表界与其他人交往了。”阿内低头正在吃树叶,结果身边的女人探头问话,简单说出缘由,对于这个女人显得没什么顾忌。

    “树大招风,你聚赛时有那么引人注目,太高调了,大家都不喜欢你。”

    “就是如此。”

    “你们说的很对,大同莲长老,郑大伯。”阿内面对周围的两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的话感到认同,谦虚的问候着。

    “阿内,我再嘱咐你一句,一个人有能力没有权利最后都只是一个孤独的王,千万不要一人单过世与百态。”一个脸上皱纹清晰可见,大蒜鼻的中年人看着他严肃地提醒着。

    阿内在外人眼里是第一邪门之主无眼死神,但在这些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后辈。他是当代最强,但不是每一代。

    “你父亲死后,你独自撑起了阿家的场面,我们一直都以你为傲,阿内。”

    “但是家族之中对于阿纳和阿妮的事一直心有余悸,她们到底怎么样了?你查到为什么她们会遇害了吗?”一个面相祥和还黑发依在的中年人看着阿内问道。

    “她们现在还没事,我已经安置她们,她们的事我也查了不少,反正和蚩尤有关。”

    “四家啊,当初害人被我们驱逐出去两年,现在被抓捕回来却因为王室身份,实力关系而重新获得自由!混蛋!”

    “没办法,王室这边好多人都偏向蚩尤家,就算伤害同门之人依然可以逍遥自在。”

    “我们申请法则….”

    “不行的,王室现代多数都追随于蚩尤家,申请法则起诉多数王室都会往他们那边倒。”

    “阿内,你和一家那位千金发展怎么样了?有一家的协助,我们也能很快抓住蚩尤的尾巴。”随着阿内的开头面前的两个长辈相互讨论着,说到一家就扯上了阿内和一家的千金。

    “我和阿纳有婚约。”阿内抬头表情平淡地强调着。

    “也是啊,毕竟从小订了亲,不能误了你父亲与阿纳,三家的约定。”黑发依在的中年人挺一下腰板说道。年纪大了腰板不好的样子用手开始揉着腰。

    “如果能与一家的人连上亲家关系那....”

    “郑大伯,我不会放弃与纳的婚约,能让我和母后单独相处一下吗?拜托了。”没等大蒜鼻的郑大伯说完,阿内立即说出自己的观点开始撵人。

    “好的好的,不过你一定要留心四家,毕竟当时你父亲的死和他们也脱不了关系,我们相当于仇家。”郑大伯见阿内态度坚决小声说完,转身和其他人离开。

    “他们也没有恶意,内。”阿内身边的女子见自己儿子刚才话中有意赶人有些不满。

    “我知道,妈妈,我只是想在你怀里撒撒娇。”阿内见周围没什么人了,自己这桌又是角落的一桌,遮人眼目放下以往的姿态,趴在身边女子的双腿上叫着妈妈说着孩子气的话。

    “乖,好久都没听你叫我妈妈了。”阿内的妈妈伸出手摸着躺在自己双腿上的孩子。

    她知道,这些年来这个孩子虽然有着无人撼动的实力,但也因为这个实力导致周围的人妒忌。被同族人排斥,阿内尝尝出去和外界接触。

    这就是为什么阿内总喜欢出去收徒弟,而不是安稳在家和同族人玩耍的原因。

    “妈妈,我最近好累。”

    “你是个让我自豪的孩子,家里人也都非常以你为傲,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不用去和王室的其他人去斗。”

    “但我想做个王,我想做个让所有人都认可的王。”

    “不用做所有人的王,也没关系哦。”

    “但这个世界,不光我们邪殿,其它地方都存在着我不愿看到的事情。在表界一段时间,我发现这个世界好扭曲,我想改变它。”

    阿内在灵界闯荡过,在周围所有地方都转悠过,见识广泛。

    “你觉得你能改变吗?”

    “那我要这第一有何用?”

    “….你天赋虽高,能力虽强。但是一个人改变世界谈何容易,你这样只有苦了自己。”

    “是我自命清高吗?”

    “不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阿内的母亲盯着怀里的孩子,道:“你的实力让周围的人都害怕你,可是如果你不是第一,大家就不会远离你。”

    “嗯,大家都讨厌我,所以我也讨厌所有人。”阿内其实也只是个19岁的孩子,而且因为从小天赋异禀,超出同代人太多,和同代人相处不来。

    性格逐渐孤僻,而正因为强大的实力,在外界也吸引了不少人。

    不过大多数都反目成仇了,玖十内,梢十迩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曾经是阿内的徒弟,但是最后却和圭之光一起背叛了阿内。

    ….

    在江古中高校的校路中间的花池路过一位女老师,穿着正装,怀里抱着课本。

    “!?”突然感觉身后走过什么东西,女老师一转头却又不见什么。

    在女老师转头看着花池的时候,绕着花池看一圈却没注意花池另一边,梢十迩躲在那里。

    “呼,最近神经太紧张了么。”说完女老师就离开了。

    “….”梢十迩坐在地上倚靠喷泉边,表情冷淡地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抬头看着一旁的女生宿舍。

    哀丘比特,阿妮的雏形,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魔法,指的是一股能力,能够操控火焰冰霜雷电等大自然能力的一种称谓。而想学习魔法便是要看你们身体里有没有与生俱来的魔力,魔力是与生俱来的,如同天赋一样。

    “魔力能使得大自然的能力被自身魔力牵引使用的必备导体。”哀丘比特坐在女生宿舍的走廊护栏上,看着站那的柯南与阿妮。

    “在灵界被称为超能,灵界每年都会举行十二试炼,那就是觉醒魔法的捷径。”

    “你这是说的什么?你会魔法就是因为你是灵界人吗?”柯南握紧拳头,道:“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当时会说我会死,还有诅咒什么的,还有你之前在雾之丘说小岛元太他们也会死,那是怎么回事?”

    柯南之所以想要知道哀丘比特的秘密,不是她的身世,而是之前她说大家会死是怎么回事?如果这样不管的话,小岛元太他们死了的话可就是柯南的责任。

    “不单单你的那些朋友。”哀丘比特盯着下面的柯南说道。

    “什么意思?”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所有人。”

    “诶?”

    哀丘比特突然张开手臂,在月光的背影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柯南,道:“这里的所有人,大家都会死。”

    “什么?!”对于哀丘比特的话,柯南不敢不信,因为之前自己就差点死在她的手里!

    “大家都会死,这个世界的大家全部已经被命运决定了。”

    “你在说些什么?什么命运?你又是….”

    “我是命运女神。”

    “诶?”

    柯南也不知道哀丘比特凭借着什么说这里的大家全都会死这种话,但是之前他差点死。而且命运女神,那是什么?

    “我是命运女神,能看透世间所有人的命运。”哀丘比特翘起二郎腿,道:“这里的大家都已经命运走到终点了,所以我才来想办法挽回。”

    这里的所有人都已经命运到了终点,也就是说圭真涅、工藤新一、毛利兰、黑羽快斗、中森青子、服部平次、远山和叶等等大家都会死。

    正在与黑猫对决的基德也无法逃脱命运,在这里的大家还什么都不知道。还不知道已经大难临头,一直过着往常的生活。

    恐怕只有一个人知道,并且正在做出防范。那就是圭之光,他贯穿灵界与邪殿,一定知道这些,并且在做出防范。

    “命运法则已经开始转动,是否会就此停止,就看你了。”哀丘比特低头看着在那一脸茫然的阿妮,笑道:“我就想着你差不多已经被纳姐姐带过来了。”

    “哈?”阿妮眨眨大眼,还没有反应过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