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本相在此有何贵干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第二次
    瞧一眼董怀成,陈大相微微眯缝眼睛:“你觉得我该去吗?”

    “丞相大人恕罪,在下并非想要贿赂丞相大人,只是一桌赔罪,请大人恕罪!”

    瞧不出来情绪的情况下,董怀成很聪明,先道歉再说。

    陈大相心中忍俊不禁,之前自己是见过这董怀成一面,不过只是擦肩而过,对方应该没看到自己。

    上次却追捕烛龙,从孔星淼府中出发的时候,正好董怀成过去回禀事情。

    倒是没想到看着耿直人的孔星淼手下,竟然有这种货色。

    今儿,就当给孔星淼帮个忙吧!

    “走吧,吃饭。”径直起身,陈大相擦擦手就往外走去。

    剩下三人没回神,互相对视一眼,许杰立懵逼,两老头却是眸底现出惊喜。

    “好好把握这次机会,真要攀上丞相大人,其余那些也就不用你费心了!”

    董怀成低声吩咐一句,紧赶着快步跟上。

    后面许洪呈忙着小跑,心里说不高兴是假的,虽然自己有钱,不过在这睦疆城找可不是有钱就能站得住脚。

    不是没想过找找关系,可除了董怀成帮忙,其余的一个个不是眼高于顶,就是狮子大开口。

    许洪呈夹在中间,实在有点儿难受。

    难能可贵这次突然凑上来的机会,着实意外因祸得福。

    瞅一眼后面不听话的崽儿,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只剩许杰立心情像是坐过山车,根本没明白啥情况。

    一行四人过去,之前陈大相只是听说,并没有来过这儿,上次的食物中毒事件搞得挺严重。

    “听说那件事情让你们因祸得福,还运气挺好的?”陈大相站门口自顾自问了一句。

    许洪呈笑笑:“这全都是托了董大人的福,他正好在酒楼,所以及时处理事情,不仅没有人员伤亡,还抓到了是对家酒楼的人捣乱。”

    “许老板谬赞了,作为巡捕营,这都是我该做的。”董怀成看似不好意思的谦虚开口。

    陈大相却一句话没说,直接进去了酒楼,董怀成面上有几分尴尬,不敢造次,紧赶着跟上去。

    酒楼挺热闹,一楼已经基本上坐满了,直接带着上去二楼,空位也不太多。

    特意准备了一个阳台上的位置风景独好,陈大相却指过去角落一张桌子信步过去,边走边说道:“这张不错,还是这边吧……”

    “……”许洪呈和董怀成对视一眼,都瞧一眼阳台上的位置多有惋惜。

    要知道那位置不止上面看下面清楚,下面看上面也同样清楚。

    就算待会儿没谈成,只要传出去丞相大人在这儿吃饭的消息,酒楼生意顿时好上三番都不止。

    然而……

    算了,一计不成还有第二计。

    讪笑着上前陪坐,许洪呈一挥手店小二就过来了,望过去陈大相:“不知道大人有什么感兴趣的吗?”

    “准备点儿特色菜上来吧,我也不是很挑剔。”陈大相往四周看一眼随口道。

    把不住陈大相意思,许洪呈一挥手让人下去,自然是什么好让拿上来什么。

    “听说此次天汀州找到一个先祖的头颅,是天大的祥瑞之兆,不知道是否为真呢?”董怀成给陈大相倒了杯酒,闲聊开口。

    “嗯。”陈大相点头,也没多的话,气氛一瞬间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这边……”

    “这许家酒楼,一个月给你贡献多少银两呢?”董怀成还想硬着头皮开口,却被陈大相一句话给打断了。

    “……”董怀成懵了一下,没明白什么意思,正想问却听到陈大相继续开了口:

    “这里的东西二楼和一楼品质有明显的差别,人也有明显的差别,同样的菜竟然是不同材料做出来的,也真难为你们这么费心了。”

    “……”

    许洪呈和董怀成两两一对视,眼底顿时多出一抹紧张,没想到这陈大相观察这么仔细,连这种细微差距都能发现。

    董怀成忙着给许洪呈使眼色,许洪呈眼珠子滴溜溜转,这才清了清嗓子解释:“那个……这价钱是不一样的……材料不同,价钱也会不同的,我们可不会做那种坑人的事儿!”

    “是吗?”陈大相淡淡一句话,面上虽然微微笑,许洪呈两人却惊觉周身气氛有些冷。

    喉头滚了滚,正想解释两句,却被后面的动静惊了一下,好像有些呻吟声,扭头一看,一个人直端端的往外跑。

    正在疑惑间,不止一桌人,连带着好几桌人都开始往外跑,一个个捂着肚子龇牙咧嘴。

    更有甚者已经倒地不起,连挪动步子就艰难。

    这架势……还真让陈大相赶上了。

    “愣着干嘛,上次不是你收拾的吗?快点儿找大夫,然后通知巡捕营的人过来,下毒的人肯定还在这儿!”

    陈大相一脚就冲着董怀成踢了过去,瞧他刚回神的模样,真怀疑上次是怎么处理事情的。

    忙着给店小二吩咐一声,董怀成回头来陈大相已经扶起来就近几个人。

    见他没注意自己,一把拉过许洪呈压低声音:“你怎么不说一声啊!这种事儿是能来两次的吗?你这酒楼不想开了是吧!”

    许洪呈面有着急:“不是不是,这次真不是我,真不是我……这次怕是玩儿真的了。”

    “什么!”董怀成声音顿时高了八度,吸引不少人看过来,脸色一黑,暗自道:“把你的人都找齐了,待会儿找不到人也要找到人。”

    眼神微微变化,许洪呈点头:“明……明白……”

    忙着下楼,紧赶着是店小二带上来大夫,把脉之后确定是被下了巴豆。

    都给喂了解药,才看着大家伙儿稍微恢复点儿,陈大相起身看向许洪呈,质问出声:“许老板,第一次是有人陷害,这第二次怕没那么简单了吧!”

    “这……这说不定也是有人陷害!”许洪呈舌头一个打结,最后还是开了口。

    “……”好吧,反正陈大相也确实不太清楚:“这边……”

    “来人,把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陈大相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楼梯口传来一声吼。

    面有意外转过头去,还以为是董怀成,结果看穿着,似乎并非是巡捕营……</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