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斯莱特林大法师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谁是你
    ()?“哐当!”

    门前的那些高个子巫师全都七歪八竖地躺在了地上,鼻子里无一例外的失去了气息。

    他们个个脑袋着地,发出响亮的声音,让本来就不牢实的木板发出一阵嘶嚎。

    这些家伙身前站着三个人里昂仍然保持着他那一头金发白肤的模样,不过他拿着魔杖的样子就像是在指挥乐团倒不像是在打架。

    保罗这样想。

    里昂看见费雷克望向自己,于是也抬起头轻轻微笑。他知道这家伙的心里肯定也很爽——

    他从那几个高个巫师的身体上踩过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踩着一张厚厚的毯子这大概是因为脚步挪动间掀起这些人的衣领,无意显露了那些卡罗林家族的家徽,所以他踩得格外用力。

    里昂用魔咒把所有的箱子都浮起来,硬生生往自己的新皮包里头送,虽然最后还是勉强塞了进去不过无意间发出的皮革开裂声让他抽了抽嘴角。

    “light-nokada(轻身咒)。”他拿起魔杖对着皮包挥舞个不停,这才让那因为重力而产生的下坠感受堪堪停止。

    做完这些,他伸出自己的手,让那把钥匙顺从地放到了他的手掌上,又在里昂的手指上转了一圈后拿进了他的衣服里。

    “好了,我们走吧——”

    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着费雷克问道:“干掉他会有什么麻烦吗?”

    “不会的,主人。www..org”费雷克立刻摇了摇头,他说:“在这儿干活的人都是些垃圾货色,别人只求他们去死还来不及——其实我早觉得他该往其他地方逃了。”

    里昂满意地点点头,他看向斯内普的黑眼珠,对着他挤了挤眉毛。

    这个家伙难得地露出了微笑,他轻轻踏出门,最后离开这个破屋子,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不过他高兴的表情也就仅限于此了,他一离开这里,就吃惊地向回望,然后捂住了眼睛那间木头突然房子如同太阳一样熊熊燃烧,释放出巨大的热气和光亮。

    那些尸体也一起跟着沉默的燃烧,虽然面前只有木材发出的“噼啪”声,但费雷克觉得自己似乎听见那个商人在得意地哈哈大笑果然是个狠角色。

    这一帮家伙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里昂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热气扑打在脸上,整个夜晚都简直要被照亮了。他觉得这里看上去就像是在开着篝火简直像个舞女似的,要招呼每一个人过来凑凑热闹。

    里昂的脚步动得飞快,在魔咒的作用下看起来就像条影子——因为这里无法移形换影,他们只能跑出去。www..org

    此时他受够了这一条笔直的街道,费雷克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这是比狗屎还弱智的设计。

    “这里有管事的人吗?”

    里昂感到胸口像是火烧,不管怎么样都有一股让他难受的感觉上下升腾,也许是因为刚才如风一样扑面而来的火焰让他不大好受。

    这时候他们的步伐突然统一地慢了下来,右手都齐整地向袖子里掏进去。

    费雷克看着里昂的脸色不大对劲,他知道自己的主人或许是有些不太愉快因为那些之前不知道藏在哪里的巫师都奇怪地涌了出来,他们一个个拿着魔杖,脸色像是没吃饱的毒蛇。

    但自己一行人向着相反方向走过去的身影,看起来也确实不正常。

    他妈的!怎么现在都滚出来了?不是没人吗?一帮垃圾!

    里昂心里窝火极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当黑巫师也许还不够格——至少比起这些像食腐动物的家伙是这样的。

    街道上的黑巫师无不打量着这一群陌生人只要脑子没毛病,大概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什么人有关。

    不过弗兰克他们在先前的间隙已经喝下了变形药水,所以红胡子的名号大概在这儿不会被叫出来。

    “我想他们都是管事的——”

    费雷克的脸庞像是用刀子刮过,下颚也没了他标志性的大胡子。此时他的眼睛深沉的像块儿冰。

    “啊,真好,这么多人欢迎我们。”

    里昂冷着脸说出打趣的话,虽然他感觉到好几个巫师的视线锁定了自己,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对着自己脑袋上来一个魔咒——

    现在还没人动手的缘故,大概是因为他们在等一个领头羊?

    毕竟都是群黑巫师,谁没做过杀人放火的事儿呢?他也已经看到有好几个人跃跃欲试了,他们的眼睛尽往自己腰间的口袋里望。

    斯内普歉意地望了里昂一眼,他俩都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尽管里昂并不在意这些麻烦,但是斯内普还是感觉有些愧疚——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里昂把视线投向街道的尽头,他估计那大概是一百英尺的距离,不过此刻却让他感觉像是邓布利多办公室的阶梯那样漫长。

    那些巫师还在打量他们,这些平静底下满是贪婪的目光让他们神经发紧。

    “实际上,按照规矩的话,我们给上一笔加隆也能出去”费雷克喃喃着,眼睛死死看着面前的这些土匪:“只是干掉了一个垃圾而已……但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他看着那些抬起来蓄势待发的魔杖,感到心头一跳。

    是不一样。

    里昂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他又想起了那个精美华贵的卡罗林家徽,不由得感觉更加火大。

    做得好!卡罗林!你把我惹毛了!

    不论是他还是斯内普,在这个时刻都毫无怀疑的明白了,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些下好了的套子,也许就是卡罗林家族底下无数个圈套中的一个——不过是恰好让自己钻了进去。

    渡鸦有大问题……没有渡鸦内部的消息,他几乎不能相信卡罗林家能有这么大能量这种知晓消息的手段几乎就是梅林在世。

    自己的选择区域却有些宽广,他开始后悔那天带上一大堆纯血贵族。虽然有几个真正的怀疑对象,但都是自己的亲信——

    敢做这种事儿?他看着面前的一大波巫师——几乎相信了这是个必死之局。

    干!!

    里昂感到心里面有些说不清楚的懊悔。他此刻才真正感觉到自己的鲁莽冲动,一股劲只想着把渡鸦的爪子放大,结果出了这种乱子。

    好吧,那就来玩玩儿吧。

    不管你是谁。

    他咬咬牙齿,脚步随身边的三个人慢慢移动然后轻轻向下踏了踏。

    “阿瓦达索命!”

    “粉身碎骨!”

    几乎是同一时间,这四个人挥舞魔杖,魔力如同电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