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商旅记 > 正文 第六十八章:肮脏之物(2)
    ,

    第六十八章

    被这样一提醒,十二立刻察觉到了问题。

    这里的老鼠根本不像是原来那样行动毫无规律可言,严格来说只有那一只,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里。

    大概一个小时后,就会有新的老鼠过来,而原来的那只老鼠不知道窜到什么地方。新来的老鼠仍然是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里。

    真是诡异,本来就讨人厌的下水道被这样一搞就显得更加讨厌。

    “有智慧的东西吗?”无名问道:“是魔物吗?”

    “不像,那个家伙的智商低的可怜。如果是你来盯梢,你会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一个小时吗?”十二说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们被某种东西给盯上了。”

    “我已经能够猜到指挥这些老鼠的家伙,如果不是一个人的话就是个大老鼠,不是巫婆就是老头子。”无名无奈的怂肩:“有兴趣跟上去看看吗?我很无聊,需要给自己找点事情以免自己无聊到自杀。”

    “话说你不是有自己的空间吗?”邪影忽然想起来这家伙能够撕裂空间来着,这是它从自己这里得到的祝福,但是有段时间没有见他用过了。

    “这里的空间被锁死了。”无名犹豫了一下说:“我没办法像原来那样可以随便的行动,每次穿越空间都需要消耗我大量的体力和魔力。所以我现在不能这样做。这里也有魔人,而且和那个城市里的不一样,是个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力量的魔人。那家伙隐藏在这个城市当中,就连教会的人都无法断定它的存在。”

    “很有可能,毕竟能过锁死空间这样的行为本身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又是魔人吗?”炎的眼睛亮了一下:“说不定我能够找到帮忙的家伙。”

    “不一定,这家伙很谨慎。选择自己藏在这个城市里面,藏得好到甚至这里教会连圣职者都没有派过来。这种家伙我不觉得你能够把它拉到你送死的计划当中。”邪影想都不想就泼了桶凉水。

    “又是个胆小鬼吗。”

    “你不能指责那些做出正确选择家伙是胆小鬼,你也见识过教会会为了一个不一定有的魔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用数倍的战力差来直接让敌人断绝一切的希望,同样以此来减少战损。如果让外面知道这里有一个已经成长起来的魔人,你觉得它们会派来多少人?你可以试着劝这个城市和教会为敌,你也可以趁机看看教会对付反抗者的手段。”邪影顿了顿说:“它们会毫不犹豫的开战,它们的犹豫和仁慈,从来都是在对方屈服的前提下。”

    “你闭嘴。”

    “哈,好吧,以后的魔王大人。”邪影用嘲讽的语调说道:“不过说起来,那个老鼠我觉得可以去看看。”

    “你可是曾经和天使有关系的东西,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正是因为如此我无比的确认那东西没有魔力的蕴含也没有圣法力的家伙,只是一只老鼠而已。而且,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老鼠很干净?在这个下水道里,作为一只老鼠,他干净的有点太不正常了。”

    ......

    小蜘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老鼠,托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小老鼠被吓得一动不动,因为它的两边个站着一只猫。

    它哪里见过这样的猫?一只形如天使的长有羽翼,一只长有蜘蛛腿就像是恶鬼从地狱爬行而来。

    “这东西从昨天晚上就在看着我们。”暗的声音嘶哑的如同风箱开动。

    “我,也发现了。”灰的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老鼠。

    它用爪子戳了戳这小东西,它被推动着腰完全不动弹。很有弹性。虽然自己的爪子是骨头的,但是仍然感觉在按压着软绵绵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只猫对于这个小东西有着莫大的兴趣。虽然不知道这个老鼠到底对猫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心里带着兴趣。

    而且莫名其妙的想往嘴里塞,虽然这东西看起来不比队伍里的伙食好。

    这个老鼠现在被抓在了这个房间当中,并且关上了所有的缝隙以免这东西跑出去。

    旅店里还算高档的房间里现在塞满了怪物,还有仅剩的货物。

    床上的被子到现在没有被动过,因为小蜘蛛在墙角缩成一团。两只猫是睡在棺材上面。

    而那个老鼠就站在窗户口看着它们,一直都在看这几个家伙。

    都已经一个晚上了都没有换地方,这要是再发生不了,不是眼瞎就是没有经历过超自然事件。

    “吱吱。”这个小东西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不过这个老鼠不是昨天那一只。”小蜘蛛犹豫了一下说:“同样的老鼠应该有很多,到现在我大概察觉到了五十只左右,就在附近。”

    这样说着,他扭头看着一个洞口处在努力着想要弄开蜘蛛网的小蜘蛛——经过测试,那东西能够割裂金属。

    “想要救自己的朋友吗?”暗想要去抓住那个东西,但是却发现小蜘蛛把蜘蛛网撤掉了。

    只是瞬间,被围住的小蜘蛛从缝隙当中窜了出去,在那个洞口一闪而逝。

    “你放跑了他。”暗顿了顿说道:“原因,我需要原因。”

    “我在他的身上留下来记号。”小蜘蛛顿了顿说道:“我用魔力在上面留下了记号,当然,我没有伤害到他。只要他在这个城市里,我就不可能跟丢。”

    “你要去追它吗?”

    “我有点兴趣。”

    “那就一块去吧,我也对那东西有兴趣。”

    “我也,想去。”灰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东西,看起来,有意思的样子。”

    这几个东西互相看着对方,然后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

    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忽然就引起了这些家伙的在意,原因很无厘头,就是因为那个老鼠看起来软绵绵好可爱,以及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感觉会很好吃的亚子。

    对于这样的怪物来说,这种有趣又无厘头的事情根本就毫无抵抗力呀。

    德诺斯看着这些东西跑出去,耸了耸肩。

    他并不担心这家伙会遇上危险,而且这些家伙只要放着不管就能得到这个城市的一首情报。如此稳定的得到情报的渠道真是太棒了。

    而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这个城市相对来说是如此的安全。他们是来休整的,而他的任务只是采购各种需要的东西而已。

    现在在门口的就是他昨天买来的马车,问科尼买来的马车。

    那个家伙作为一个在这里呆过很久的家伙,自己手上又有能力。得知是神官大人需要马车,当然得祭出来好东西。如果不是硬塞的话连钱都不要。

    一共四辆,第一辆先拉过来当作样品,剩下的还在制作当中。

    不过说是马车,这东西不需要马。而是用蒸汽动力驱动,里面用一个被成为方向盘的东西来转弯。德诺斯看的是真的感到震惊,这东西可远比马要强多了,至少不会在遇到暴乱的地方就注射镇定剂。

    他现在就在鼓捣这个马车,就是再往里面做简单的布置。

    德诺斯用手敲着上面的外壳,啧啧称叹这东西的坚固。有这东西在的话哪还有不敢去的地方。

    当他打开了亚克的钱袋就知道这货到底有多富足,一把抓下去都是纯金币,连个杂色的都没有。

    估计也是亚克重新来了精神,好久没有聚集过如此多的人,所以也想要好好的整顿一下自己的道具。以便自己在接下来的路途当中更加的顺利。

    而卡尔在旁边坐着,看着经书的同时用余光看着那个在旁边的鬼爵。这家伙的胆子是真的肥,仗着自己不会被打死就当面调戏洛丽......说是调戏有点过了,其实就是有事没事就和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搭话。这家伙还弄了一种叫做五子棋的东西,从来没有听过说的事情。可是规则听起来的确很有意思,他现在就在和洛丽用石头在石板上玩这个。

    至于石板上的棋盘?哦,卡尔用手指画出来的。他用手指压过的地方就连石头都裂开了。通过控制力道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一个棋盘。一方面是为了给他们的娱乐提供道具,另一方面也是在提醒这个小子别太过分。他不介意让他裂开来。

    洛丽现在笑得很开心很开心,那张可爱的脸配上这笑容真是让人心软。以及她现在也换上了很好看的衣服,不再是修女的袍子,而是一个带着淡蓝色肩披的吊带白色长裙,还有羊皮短靴。

    昨天第一次的,他带着了洛丽在周围的商业区逛了逛。这的确是个不小的城市,居然在这种混乱的世界当中有了商业街这种东西。卡尔俸禄一直都没有用出去,攒着攒着就变得很多。所以昨天他当然不会在对洛丽的事情上过多的节省。他承诺过会给她买漂亮的衣服,那些衣服现在单独放在一个大木盒子里。

    也不用像原来那样只吃很简单的食物,因为这里的食物不是配给制,而是通过劳动赚钱后购买的。这说明这里的产量很好,不用担心因为分配不均而出现大面积的饥饿。原来它们生活的城市里,所有人都处于慢性饥饿的状态。洛丽在他这里也都是一直饿着肚子。

    而这里,只要有钱就能买到食物。而卡尔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所以它们昨天单独找了一个餐馆认认真真的吃了一顿饭。吃饱的,好吃的。

    或许早就应该开始这个旅行。卡尔这样想,就算是没有亚克他也应该带着这个孩子进行一次长途的旅行,去很多很多的地方,见很多很多的事情。不在因为食物和衣服而发愁,同时好好的见识到这个濒临崩溃的世界美好的一面。

    “这位客人?”忽然,卡尔听见身后有人在叫自己,他扭过头,看见旅店的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

    “我们做的事情有影响到你们的营业吗?”卡尔期待这家伙回答似的,这样他就可以先带着洛丽回到房间。这样就可以远离这个叫做鬼爵的家伙,跟这个家伙在一起他总觉得不自在。

    “不是。”他赶忙摇头。

    卡尔有点失望,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在等待着他说什么。

    “你是神官?”老板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问。

    “是的,我是神官。”但是卡尔用的很正常的声音回答,声音之大,就连在路对面的人都听见了。

    原本还吵吵嚷嚷的人忽然就不说话了,应该说所有听见的人都不说话了,只是很扭头看着卡尔,每个人都在看着他。

    卡尔皱了皱眉头注意着周围,金色的瞳孔中仿佛着倒映着咒文。他合上了自己的经书站了起来,站起来的他比老板还要高上一点。

    这里是不被教会管控的区域?看着反应,估计是很讨厌神官。

    卡尔可不怕这些家伙来攻击自己,他最不怕的就是打架。而它们只要表现出来对教会的抗拒,那么它们肯定会派更多的人来介入。甚至会强迫它们在行政系统的当中留下教会的印记。直到现在还能有着如此的独立权,想必这些家伙也不敢直接的表现自己的怨恨。

    洛丽察觉到了不对,有点担心的看着卡尔,然后伸手放在了他的手心,卡尔反手的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但是这家伙却忽然跪在他的面前,如此的突然,简直可以说是措手不及。

    “大人,求你救救我孩子。”他用哀求的声音说:“他快要死了,我无能为力。”

    “我不是医生。”卡尔停顿了一下后,从这个男人的眼睛里看到的了绝望的神情:“不过如果你孩子的问题是和腐化有关,那么我能帮上忙。我会去看一眼,但我不确定能不能治好。”

    “我也跟着去。”洛丽眨巴着大眼睛说道:“我不会添乱的。”

    “我本来就没打算让你独自一人。”卡尔扭头用带着杀气的眼神看着也想去的鬼爵,强行帮他把想去的念头给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