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盛世贵女之王牌相师 > 正文 第72章 泓泰文化广场(二更)
    在去泓泰文化广场的路上,何荣接了一个电话,他没有避讳秦烟和宫井夜。

    “李总啊…对,我快到了…你先看着,到时候我去找你。”

    宫井夜好奇的问:“何总,我听说那个李总在珠宝界的名声不怎么好,咱们和他合作妥当吗?”

    何荣和气的脸色变得十分难堪,甚至有一丝厌恶,“李庞他何止是名声不好,简直是恶名昭彰!”

    赌石里,花几百万买翡翠原石,结果切出几万,甚至完全不值钱的翡翠,这就叫做‘切垮’。

    那这些切垮出来的废料都去哪儿了呢?

    李庞就是专门收集翡翠废料的商家之一。

    翡翠废料经过酸洗与注胶后,就会变得十分漂亮,不懂行的人很容易上当受骗,以为这些B货翡翠就是真货。

    十块钱一斤批发的翡翠废料,经过加工,以百倍的价格在各大店铺、商场售卖,其中的利润巨大无比,简直难以想象!

    何家三代人打拼了四十年才发展成如今的规模,而李庞只用了七年,他的李氏珠宝集团就直追蒂福天珠宝公司。

    珠宝界的商人对李庞这颗老鼠屎痛恨至极,不仅是因为李庞挠乱市场,他还奸诈无比,他和别人合作时,按照自己的心意制定合作规则,钱都是他赚,苦活都是对方干。

    念及至此,何荣突然看向秦烟,“秦小姐,你能不能帮我看看面相?”

    宫井夜:…发生了什么事?

    他总觉得自己跳过了一大段剧情,刚才不是在讨论孙总吗,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迷信剧情了?

    “可以。”秦烟只是抬头扫了一眼,淡声说:“你唇角微微发颤,口唇两边拂绕的黑气,这种玄武色代表你今天会被小人陷害、还会失财。”

    宫井夜觉得这话太扯淡了,他见过算命先生看相,人家都是看了半天,仔细斟酌才能下定论,哪像秦烟张口就来,说话好像…都没有经过脑子。

    什么唇角发颤,他怎么没看出来?

    何荣猛地拍了一下大腿,“李庞肯定就是陷害我的小人!”

    “哦?”秦烟挑眉。

    “我前段时间带着一位有经验的老师傅看准了一块重二十公斤的毛料,里面极有可能出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何荣回忆道,“李庞这个癞皮狗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亲自来找我,说他要和我连手拿下这块毛料。”

    当时他血气冲顶,想拿刀砍死李庞这个不要脸皮的东西。

    公司下一个季度的财务报表全看这块毛料了,李庞突然插一脚,就等于活生生从他手里瓜分走一半的利益。

    宫井夜心里也是一惊,“何总,我们怎么不知道你看准了一块毛料?”

    何荣冷笑,“我故意没说,就是怕有人哄抬价格,争抢这块毛料。”

    宫井夜眼里有些震撼。

    既然何总没往外说,那秦烟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就是看面相看出来的?!

    他不敢说话了。

    他怕秦烟突然说自己有血光之灾。

    以后老妈去寺庙烧香他再也不敢拦着了…

    泓泰文化广场听起来很文雅,但它实际就是一个大型的赌石广场,到处都是摆摊的毛料商。

    秦烟第一次来,难免觉得有些新奇。

    她几乎每个摊位都会看上一眼。

    何荣和宫井夜没有任何怨言的跟在她身后。

    “秦小姐,要不我替你挑几块毛料吧?”何荣见秦烟只看不买,以为她拿捏不准不敢买。

    “不用。”秦烟捧着手中的毛料,她感觉到了里面清清凉凉的气息,比那些灰气沉沉的毛料感觉好多了。“这块,买了。”

    何荣连忙去付钱。

    秦烟看了眼指尖缠绕的元气,她似乎知道了怎么分辨毛料里会不会出翡翠。

    接下来的十分钟,

    她总共选了十块毛料,钱都是何荣付的。

    谁这个时候跟他抢着付钱,他就跟谁急!

    “秦小姐,你需要解石吗?”宫井夜问。

    赌石最刺激的部分就是解石的过程,通常每个解石台都聚满了人,热闹不已。

    秦烟:“你把这些毛料送去解石台吧,如果这十块都出了翡翠,我可以送你一块。”

    宫井夜笑笑,“那我去了。”

    这十块毛料怎么可能都出翡翠,秦小姐真是会开玩笑。

    赌石就跟赌博一样,十赌九输,能出一块翡翠就已经很不错了!

    秦烟眼底露出狡黠,俗话说眼见为实,就让这位宫设计师亲自感受一下这句古语的含义吧!

    何荣:“我们去场内看看吧,里面的毛料出翡翠几率高一些。”

    秦烟:“我已经买了十块毛料,多了对我来说也没用。你不是还要和那位李总一起买毛料吗?”

    “对对,那我们现在就去吧!”何荣正觉得心里没底,有秦烟在,他忽然觉得什么都不用怕了。

    有大佬在身边,就是觉得无比有安全感。

    何荣微胖的脸庞露出迷之笑容。

    秦烟:…

    “哟,这不是何总吗?”李庞从走廊另外一头走过来,“刚才还有人跟我说看到你的车了,我纳闷你是不是偷偷去找卖主了,正想着去找你。”

    他满脸横肉,一身匪气,像个混混头子穿上了高端人士的西装,依旧掩盖不住他浑身上下的流氓气。

    他身后还跟着一群男女,穿着不俗。

    隐隐有以李庞马首是瞻的意味。

    何荣眼角抽了抽,扬起一抹真情实感的假笑,“李总想多了,我做生意一向讲究诚信,既然决定跟你合作,又怎么会做吃独食的无良勾当。”

    李庞对着身后的众人笑了两声,然后对何荣招手,“我刚选了一块毛料,你眼力好,过来帮我看看。”

    何荣脸色难堪起来,李庞把他当成什么了,手下的狗腿子吗?

    秦烟插着衣兜,眉间藏着寂凉和冷漠,“他英年早逝,你没必要对他阿谀奉承。”

    何荣险些笑出声,李庞这个王八蛋嘚瑟不了不多久了!

    他心里暗暗坚定,一定要抱好秦烟大佬的腿。

    她的话,就是阎王手中的生死判决笔。

    谁能逃得过她的预言?

    李庞把毛料往地上狠狠一砸,戾气十足的吼道:“谁诅咒我?何荣,你背后藏着什么人!”</div>